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品读尹人和他的诗

2018-08-23 14:57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张亚兰
字号:T T
摘要: 品读尹人和他的诗 张亚兰 一个朴实干练的乡镇干部,皮肤不白,个子不低,留着简洁的寸头,一张文气的娃娃脸看上去亲切可爱,却起了一个怪怪的名字——尹人。尹同隐,归隐、藏匿、回避之意,古代的贤人名士大抵如此。说明为人低调、本分、不事张扬,然所做之

品读尹人和他的诗

张亚兰   

一个朴实干练的乡镇干部,皮肤不白,个子不低,留着简洁的寸头,一张文气的娃娃脸看上去亲切可爱,却起了一个怪怪的名字——尹人。尹同隐,归隐、藏匿、回避之意,古代的贤人名士大抵如此。说明为人低调、本分、不事张扬,然所做之事却引人关注。忘我工作,经常给人以帮扶,一听到赞扬就脸红,因为他的淳朴憨厚,大家欢喜,朋友爱戴。

不抽烟,也没有其他不良爱好,唯一的嗜好就是吟诗作赋,很好奇,一个整天忙得一塌糊涂的乡镇干部,居然会写出那么多诗,打开一看,甚为吃惊。诗很朴素,带着生活的原汁,苦涩与疼痛。如《父亲的骨头》:有病的父亲∕说什么也不愿看病的父亲∕给钱也不要的父亲∕一切的一切∕使我看到了父亲的老骨头∕是世界上最硬的骨头∕但有时也最软∕看到儿女的不幸和艰难∕也会流下伤心的泪水。

这是诗人的父亲,一个刚强而又脆弱的父亲,一个从苦难日子中走过来的所有人的父亲。又如《补鞋匠》:为了别人的脚∕整天跟各种破鞋子打交道∕一针针缝∕一锤锤钉∕为了生计∕一生要摸多少鞋底∕补多少破洞∕受多少次肮脏∕补鞋匠∕我要向你致敬∕因为好多人连父母的脚都不碰∕而你一辈子要摸万人的脚∕带着追求∕把补鞋当成一门艺术∕在这个被人鄙夷的岗位上∕消耗掉自己的一生。这样的诗读着让人泪湿,教人感动。还有《不被赡养的老人》《妻子》等,都体现了诗人内心的柔软、善良、对于尘世里每一个弱小生命的关注、怜悯与尊重。

细细品读,尹人的诗也有一些朦胧,一些空灵。如《月光》:我想今夜的月光∕不由我独享∕还有树∕还有麦子∕还有风∕还有蚊子∕凡是月光能照到的地方∕所有生灵∕都沐浴着月光。多么美的意境,多么美的世界,在诗人独特的视野里,都闪现出一种妙不可言的神圣的光芒。再如一首《当》:当炊烟升起∕一定有些什么声音∕被我们想起∕当雾霾来袭∕一定有些什么东西∕越来越清晰∕当黄昏日落∕黑夜笼罩∕所有的思绪∕都不会归于沉寂。这些模糊不清,游弋不定的意象,给人留下一个巨大的空白,一个无限的想象与联想的空间。

诗人还写到生命中的困惑与迷惘,无奈与无常。例如《诀别》:一杯茶的功夫∕你已远去∕就像茶叶和水∕一旦分离∕就永远无法相聚∕只留下满口清香∕等待来世。又如《无奈》:在我无奈的忧伤中∕我看见了路∕但路却走不到尽头∕虽然路边长满了鲜花∕但我不知道我是要继续前行∕还是倒在地上∕做一株草∕化作春泥。

即便生命里充满了无法改变的无奈与无常,诗人依然怀抱着那一份坚守的美丽。不信你看:一颗流星划过天际∕那无畏的燃烧∕也许就是我自己∕生命也因此∕变得精彩∕精彩是今夜的光辉(《偶然》)。因为诗人珍爱生命,才会如此无畏的燃烧,才会在不断地磨砺与修炼中盘点自己,完善自己。如《两个篮子》:总有一个篮子去盛水∕总有一个篮子去盛果∕盛水的篮子∕满满∕盛了一篮子寂寞∕盛果的篮子∕空空∕盛了一篮子空虚∕这么多年来∕我提着两个篮子∕说不出来的空虚与寂寞。诗人写出了人类共通的对于自我的不满,是自责,是怅叹,还有一丝难以说清的遗憾。

诗人也写到关于人类历史,宇宙时空,瞬间与永恒的思考与追问。他的诗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海子顾城的影响,有些诗看似什么也莫说,又好像说了很多,情在左,爱在右,意在低处,境在高处,颠倒交错的意象让人莫衷一是,很难猜度,而诗中究竟隐含了多少东西,全在读者自己领悟。

一个扎根基层,奔走民间的乡野诗人,我们能从他密密的诗行间,窥见有为与担当,听到无声的呐喊和沉闷的倾诉。诗人用诗记录生活,讴歌生命,透视人类灵魂深处的隐秘和种种微妙的感觉与冲动,诗人也用诗给我们呈现出一个丰满而立体,独立又个性,不俗也不媚的人生。相信他的诗会因人而美,他的人也会因诗而亮,我敬重他!也祝福他!


二零一六年初秋


(作者简介:张亚兰,女,作家,陕西武功人,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武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一九八二年开始业余创作,著有散文集《野草花》、《秀一轮明月》等。)



编辑:国际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