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拨开云雾见月明

2019-09-06 22:25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林辉
摘要: 一口气读完上海女作家凌寒最近新作《半生籽路——我与和田玉的故事》,心中简直是畅快淋漓,这是“玉”的江湖,虽然没有刀光,没有剑影,却有“玉”的深情,“玉”的风雨人生。当你沉浸在凌寒的小说世界里,只要一经手,便有一读下去,不肯放手的魔力。

拨开云雾见月明

 

读凌寒小说《半生籽路——我与和田玉的故事》 林辉

 

一口气读完上海女作家凌寒最近新作《半生籽路——我与和田玉的故事》,心中简直是畅快淋漓,这是“玉”的江湖,虽然没有刀光,没有剑影,却有“玉”的深情,“玉”的风雨人生。当你沉浸在凌寒的小说世界里,只要一经手,便有一读下去,不肯放手的魔力。

在开篇《疯狂的石头》中,买老李的玉石成了“我”的精神支柱,之前卖的玉石都是真货,十多年后再次相见时,为生活所迫,现实所逼,走向贩卖假货的道路;本应该拿着退休金过着舒坦的生活,但中国式父母都是为子女而活的,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榨取他最后的价值,就如法国作家巴尔扎克《高老头》笔下的高老头,做父亲的应该永远有钱,应该拉紧儿女的缰绳,像对付狡猾的马一样;这种“为奴为婢”的中国式父母的爱在社会存在普遍现象。

最让人触动的还是“我”与艾力这一幕,“我突然明白,他对我的感情实际上还是停留在十年前,一个小男孩对于一个成熟女性的仰慕中。是喜欢的,但又是纯洁的。”朦朦胧胧的情意,一下子想到川端康成笔下的《伊豆的舞女》这篇小说,他是天真质朴,他是憨厚纯粹,乃至眼神都是无邪的,整篇叙述下来画面唯美,像诗一样意境隽永,令人回味。

也许心中对“玉”有一个魂牵梦绕的情,“我”飞到了和田,在《玉龙喀什河》结识了在当地开车的司机温师傅,他的每一句“注—意—安—全!”在“我”身旁不断出现,远在千里之外的异乡,这种叮嘱像是家人一样;中国的女子,大概都喜欢“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男子,也爱慕“英雄救美”的柔情铁汉,在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风气日益下滑的环境,温师傅的表现体现出了人性的光辉和人性之美;显然,故事中的“我”为之动情,险些陷入情感的漩涡,“我”克制自己,并发出宣言:随心所欲的人生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悲剧,没有例外。

而在《逃脱黑山村》中,传说中的黑山村对“我”充满无限的吸引力,为了深入其生活环境,“我”一个弱女子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气概入住群租房——不如说是狼窝,想一想,一个貌美的女子在一群与狼共舞的世界,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惊悚!好奇!猎艳!在利益驱使,在危险时刻,需要大智大慧,斗智斗勇,这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

回到现实生活中,《小柯传奇》中的小柯这样的奋斗者比比皆是,他身上只剩下下八千块钱,和赚一个亿的豪情壮志,人生的大起大落,在充满物质的社会里,谁也无法满足当前的拥有,人人都想一夜暴富,一夜成名。但这种暴富或成名,需要智慧,能力,甚至还要加一点运气。

读到《玉见》这一章节时,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社会有些老年人越来越为老不尊?小说中的老陈就是一个不知廉耻,倚老卖老的家伙,为了霸占美玉,贪图美色,他不断诅咒自己:我有病!我有病!以此想博得他人同情和怜悯,用“我”的话说:“坏人变老了。”把市井小人的丑陋行径刻画得入木三分。

高手在民间,绝活出草莽。“我”遇到了玉雕师老尚,带着“怀疑”的心态和两块玉石初尝雕刻,当看到栩栩如生的作品之时,“我”的顾虑和担忧完全打消了——对于天才来说,破旧的小屋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在这里,老尚的人生有悲情的一面,也有无奈的一面。

至于《戏如商》,满大街都在上演这样的套路:新疆老帅哥以“关店”为由处理一批垃圾籽料,从最初的热情到后来的冷漠;当“我”的恻隐之心遇见长得像猩猩一样的女老板就成了灾难,她的眼泪让“我”买下假货,结果人去楼空,假的手镯证书也瞬间让人义愤“天下无奸不商”。

翻阅到尾声,我如释重负,脑海中闪现所有故事的境头,好像是自己亲临了一般。《欲》和《漂洋过海来见你》这两篇简直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在利益面前,阿东做起了小偷,被人打骨折,甚至铤而走险,刻意安排卖玉的人强奸小姨子……小智更是一个吃软饭的男人,他傍上了富婆荣荣,当荣荣得了绝症立下遗嘱后,便对她拳脚相加,人性变得野蛮、贪婪,丑陋不堪;相对后者,林馆长的超凡脱俗和无私奉献情怀,那是一种精神境界的自我追求。

整部小说徐徐读来,故事新颖,绵延跌宕,又让我想起世界著名民间故事《一千零一夜》惊悚好奇,一探到底。同时在对“玉”的认知世界里,从本书中有着“拨开云雾见月明”之感。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