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让情感和思想携手,不断攀升艺术高度

2019-09-23 13:54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李平波
摘要: 认识傅大为,最先是从诗歌开始的。 二十多年前,很偶然的发现一本神剑文学艺术学会主办的《航天人》季刊,信手翻阅,很快就看到了《当年那条河》这么一首诗: 岸上是我们/年华点缀出的花草/河里有一群逐日者/用星星擦洗疲劳/困难和寂寞流走之后/成功的喜悦/

让情感和思想携手,不断攀升艺术高度

——读《傅大为的诗》

 李平波

认识傅大为,最先是从诗歌开始的。

二十多年前,很偶然的发现一本神剑文学艺术学会主办的《航天人》季刊,信手翻阅,很快就看到了《当年那条河》这么一首诗:

岸上是我们/年华点缀出的花草/河里有一群逐日者/用星星擦洗疲劳/困难和寂寞流走之后/成功的喜悦/欢呼跳跃,打水漂//而今人居都市/心却迟迟不肯归巢/常常飞回河滩/落上那张宏图的梢头/继续争论/中国航天/在世界的准确坐标//

这首诗,令我这个文学青年一连读了好几遍,整个身心都被诗意饱满的真情,厚重的思想和精妙的艺术表达所震撼。读完之后,我特意把这首诗工工整整抄录在了笔记本上,并且记住了作者傅大为这个名字,还把名字和诗句结合在一起掂量,判断此人年纪应不在小的。

时间延续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神剑文学艺术协会在西安灞桥举办了一期航天系统来自全国各地20多人的文学笔会,笔者也忝列其中。就在这次笔会上,我有幸见到了大为。

大为真人的出现,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判断,原来他才三十来岁个小年青,个子高高,体格壮壮,跟认识的人说话谈笑,不紧不慢,但又活力四射,印象极深。

这次笔会之后,在所能看到的纸媒上,我留意了大为这个名字,果然就陆陆续续读到大为的一些诗歌和散文 ,而每一次都让我由衷赞叹不已的是,只看一眼标题:《焦裕禄》,《孔繁森》,《家住黑土地》,《陶渊明》,《司马迁》,《陆游》,《过秦始皇陵》,就能体味到大为情感格局之高之大,感知到大为思想分量的厚重和力度。

岁月的沃土,滋养着大为。忽然一天,就看到了大为应《中国航天报》之邀,为长征火箭100次发射成功而作的《中国长征》:“这是再圆梦想的时刻/这是再绘图腾的出征/塔架巍峨,银箭裂空/中国,中国航天/站在长征火箭的肩头/站在世界瞩目的眼神中/做第一百次美丽造型”,开篇就是顶天立地的宏阔豪迈扑面而来,仿佛那民族化身的长箭,就矗立在国人面前,威武在长天的瞳孔里。时隔不久,又读到了大为的《月亮,我们来了》,“月亮,我们来了/我们踏着古老神话的火轮而来/我们鼓着悠久传说的翅膀而来/”,踏着神话的火轮,鼓着传说的翅膀,神奇的意象,美传妙达,又那么的亲切——月亮,我们来了。身为航天队伍中一名员工,大为饱蘸浓情的航天诗歌一首接一首亮相在中央电视台的朗诵节目。《长征火箭,直挂天庭的立体组歌》,在诗刊社主办的“改革开放颂”诗歌大赛中,从80000多首诗歌中脱颖而出,荣获二等奖第一名。《跨越苍穹》被全国顶尖级的《诗刊》转载,诗中写到:“这是中国北京,宣告的时刻/2008:9月27日16时35分”,“一双大手,代表13亿中国人/庄严地推开宇宙的大门/向太空,递上中国通行的名牒”,“翟志刚向舱外跨出一步/华夏民族就飞跃了一大步”,字里行间,飞扬着中华民族今非昔比的长空浩气。《月亮,我们来了》和《跨越苍穹》两首诗,同时被收入《中国朗诵诗经典》一书。

手机的功能一天比一天强大,大为的诗歌也与手机比肩同行,诗艺与思想,太阳一样升高。报刊,网络,时不时就枪响一样“咚”地一首,“咚”地一首。那一首一首诗,风浪一样冲击而来:《三月,在柳青墓前》,“缘着他名字的色彩/——这三月最醒目的路标/我们来到黄埔村”“我们与沉默的麦苗一道/随风弯腰,深度鞠躬/悼念蛤蟆滩蛙声四起的日子”“守望三月的麦地/守望黄土塬下炊烟的背影/他把半个多世纪的时光/守候成一弯孤独”,对柳青的怀念和敬重,以及诸多深度的思考,全都艺术地融入在字里行间。他的长诗《秦岭的章节》,更是精彩多多:“让黑风口的黑风/吹成一双会飞的大脚/将黑河水的黑浪/拍作一对逍遥的翅膀/向上的骨头,在抬升中/硬朗出虎跳石黑黢黢的/三千尺仰天长啸”,“天圆地阔,你居中禅坐/经书置于东山,大悲咒萦绕云间”,让风让水生脚长翅飞翔,骨头抬升,仰天长啸,意象奇绝,气度浩大,诗句中想象、比喻、象征、哲理、思考、胸怀和追求等等,溢美流光,一浪一浪地冲激和照射读者心神。

这是一个需要呼唤善意的时代,大为的诗,一首一首地响亮着真善美的音律。做为航天企业员工,他有许多业务须尽心尽力而做,当选省国防职工作协主席以后,更增添了新的繁忙。凭着业余时间勤奋刻苦,他把航天诗写出了一系列经典文本,而作为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个体,他的思绪更多地着力了对人生人性、对生命的意义、对历史和现实的思考。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在大为的脑壳里,似乎建构着一座诗歌的加工厂,他的脚步走进哪里,视觉、听觉、嗅觉、味觉、感觉都能机敏地为他捕捉到诗的元素,经过思维精到的数控加工,很快就从他的一杆如椽妙笔之端,开出绚烂馨香的诗歌花朵。他写终南山的枫叶:“这个秋天,叶子摆开/色彩的盛宴,款待了我/她用血的滚烫、火的热烈/隆重推开终南山的/两扇朱漆大门/用她皇族独占的高贵底色/为我铺就朝觐的路”。他写“无字碑”:“从媚媚的一声媚娘/到日月当空高照/一路惊雷滚恨/一路爱情独占春天/它本身,就是矗立的碑/横冷竖艳的女人碑啊/高高撑起了大唐/撑起了,中国史册上/独一无二的精彩”。他听黑头唱秦腔:“撕裂了闪电/揉碎了风/我看见,古原的肺叶/连绵咳出粘稠的血/煌煌历史烟尘/涌出秦岭的声道”。读来令人荡气回肠,欲罢不能。

在他的诗句里,不只轰鸣着铁马丹心,同时也流溢着柔软温馨。晨练,他把长长的马路视为:“笔直得如同一位智者/”。晴天,他说:“太阳你早/世界你好”,阴天,他说:“没有太阳可以问候/我就问候一滴露珠/问候蚯蚓,湿漉漉留在/泥土上的一段舞蹈”。在飞往冰岛的飞机上,他写到:“地球东去,我向西行/向西,向着词语里最冷的/结满冰的那个岛/我带着东方温暖/带着能融化冰的/故乡的暖”。博大的胸怀里,是一颗暖融融的大爱。看到冰湖旁的车前子和蒲公英,他情不自禁心生爱悯:“车前子和蒲公英,这对世上/最卑微,最苦难的兄妹/”“称他们为兄妹,我是祈望/能给苦极痛极的它们/注入些许人性的温度/看来,苦难与卑微/是世界性的,普遍的/开着遍地苦挣苦扎的花”。他甚至在旷野看到一朵朵喇叭花,都感动不已:“齐刷刷吹响小喇叭/鼓圆了腮红,使劲向天吹/遍地喜庆,腼腆云朵/走进八月,我忽然想做新娘/让喇叭花吹来金风大轿/八个人的,把我抬走”。流淌在他心灵河床那一缕柔情蜜意,强烈地撩拨着读者心弦。

在我看来,大为嫣然诗歌的烹饪大师,随便给他个食材,经他的刀工处理,佐以他理所当然的调料以及先后顺序和大小多少,都会很快诞生一盘美味佳肴。比如,在冰岛,看见某房前有几个旗杆,立刻搅起了他一腔心潮:在“艾伊尔斯塔济/这家房主/东向竖立了三根旗杆/不过,在我/有一根足矣——/因为,我只有一个祖国/一面旗帜”。异国他乡,一颗游子的赤城,表达得坚实而强烈,含蓄而深沉,像一幅中国画,寥寥几笔,却完美得无以复加。我还读过大为的散文和小说,其感情思想,意境和文字同样的令我折服,但他的双脚和双手,依然是努力攀登的态势。有了新作,就微信里发给我看,我也反馈给他读后感言。他把姿态总是放得很低,还把一沓打印稿带给我,要我提提意见,这让我很心跳很脸红,话说回来,就冲着大为这种取人之长的谦逊,他的诗歌、散文,以及小说,怎能不更上层楼呢!我衷心地期待着大为更多更深度更厚度的新作问世。

 

2019.9.21.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