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穿越时空的画卷——读《草原意象(组诗)》有感

2020-03-05 21:20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珠峰冰雪
摘要: 受崔荣德先生给《草原意象(组诗)》写篇评论之托。虽然我与诗人袁宏先生未曾蒙面,考虑再三,文学爱好者不相互捧场,有点愧对于文字的热恋,于是,我欣然接受。

受崔荣德先生给《草原意象(组诗)》写篇评论之托。虽然我与诗人袁宏先生未曾蒙面,考虑再三,文学爱好者不相互捧场,有点愧对于文字的热恋,于是,我欣然接受。

习惯性地用眼睛扫描第一首诗《马》,本以为寻常,一字一句却如三伏天遇冰淇淋。点滴溶化入心,让人倍感爽心悦目,不能止目。对于我这个在西藏生活十多年又久违二十多年的人来说,如见久别的老友,仔细端详一番,就会泛出当年美好的记忆。我一气读完《勒勒车》《白毛风》《芨芨草》《挤奶》《羊群》《经幡》《草原》《鹰》《石头》《山泉》《野草》等12首诗歌,让我欲罢不能,然后,又反复默读,越读口中越品出多年来再没能喝到、一想起来垂涎欲滴的青稞酒、酥油茶的浓香。西藏、蒙古虽是两地,但同样是草原自然风土人情的相似,让我再次从诗中找回对第二故乡的依恋。

《马》给人展现出一幅穿越历史时空的画卷。以“草原上/高出地平线的/驻立山冈瞭望远方的马”开头,以“马”喻一个民族,骏马瞭望的雄姿,塑造出坚强、有远大志向的形象。“暮色挤压过来”“哒哒哒的马蹄反复踏响”,让我们看到成吉思汗带领蒙古大军征战沙场,拓疆扩土的壮烈场景。“最后凝结成马头琴的呜咽”“撕扯着一个民族的伤疤”,和平与战争不断的交替,让马头琴也呜咽,人们期盼着和平,又不得不为和平而战,壮士悲壮。“众草抬起头/柔弱之躯托起草原的梦/仰天长啸/一支壮美的长调/在草原上空激荡”,新时代终于来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正豪迈地向我们走来。《勒勒车》与《马》有异曲同工之妙,这里不再深述。

  《白毛风》给人展示出一个民族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精神斗志。“白毛风在吹/天空鸟翼稀薄”,是遭遇逆境的表述。“河流潜伏在草丛”“毡房里的炉火烧得更旺”,表明以坚韧的态度对待逆境,保存自己,但突破困境的意志更加坚强。“羊群和马匹匆匆归队”“草原上那堆雪覆盖的石头/此时/它站得比阿玛还高”,越是艰难,一个民族更加凝聚,士气更加高涨。《芨芨草》中“我从未改变心愿/想把命/交到你的手中”,更是表达了为生灵的自由快乐、幸福安康,而不惜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和决心。

《挤奶》是奶场的一幅美好的收获图画。慈祥的阿妈穿着蒙古袍,在绿色的草原上,奶牛乐意地走了过去,主动配合张开后腿,阿妈伸出手去,挤满木桶鲜奶。《羊群》描绘出羊群在广袤的草原,自由奔放,肥壮后,拟人的手法,羊又反哺于人类对它的养育。《经幡》以经幡、神灵为寄托,写出对现实生活永远国泰民安、吉祥如意的祈祷。《草原》以一个昼夜,描绘出白天牧民和羊自由自在于美丽的大草原,夜色中,围坐毡房火堆旁,享受大碗喝酒、大块吃烤羊肉、放声歌唱、年轻人以歌求爱快乐幸福世外桃园的热闹场面。这正是人们安居乐业的向往,对自由和人性真善美的追求。

《鹰》,对于草原人来说,鹰是神物,人们顶礼膜拜。现实的鹰,专门捕食幼小动物,人们又恨它,诗中隐含着这对矛盾。“鹰腾空而起/仿佛带走了什么/草原发生了倾斜”,这里又让人们去思考带走了什么,草原为什么要发生倾斜,留给人们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悬念,韵味无穷。《石头》,草原人有堆玛尼石的风俗,来源于三世如来心咒八字真言,在一块块普通的石头上刻写上经文以及各种佛像和吉祥图案,并饰以色彩,使平凡的石头变成了玛尼石。虔诚的信徒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地把日夜默念的六字真言纹刻在石头上,这些石头就会有一种超自然的灵性,给他们带来吉祥如意。 

《山泉》,“寒冷封冻不住草原的愿望”写出人们抗争严寒的初心不改。“草原上/那丛沙棘树仿佛一位高明的智者/能知晓天地秘密”点明人们已经认识掌握自然规律。“一只花喜鹊在它枝头跳跃/呼叫”说明人们乐在自然规律。“沙棘树下/她先行跪拜礼”,表现出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然后刨开厚厚的积雪/像在拯救一条生命”是写在恶劣环境中求生存的能力,并且珍惜劳动成果,等等。

《野草》中,写出了野草的闪光点。只要草原有阳光雨露,它就会生长、开花,马儿吃不尽,春风吹又生。“以月光作牵引/草原为产床/加快繁殖/用雄心和野性去占领一片草场”,引导人们,要向野草学习。

诗人以一物一景,生动刻画了一个民族的千年沧桑和现实的美好向往。诗歌表露出厌恶战争与现实矛盾冲突,向往安静的田园生活,珍惜现实的苦与乐,坚定信念,学会大爱,学会奉献,提倡尊重自然、敬畏自然、顺应自然而生,主张艰苦中学会适应而存在和发展。从写实蒙古族落于中华民族,从对物的思考回归于人性,同时,又包含着许多深刻的人生哲理,没有对一个民族的深刻了解,没有对草原的爱恋,没有对生活的热爱,没有对社会和人生的深入思考,没有深厚的文字功底,要写出这样极致穿越动感、历史与现实的统一、自然与人性的统一的诗歌,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时间仓促,本人学识水平有限,对诗人创作的背景、意图等不甚了解,对诗人的诗歌没有作更加深入、更加全面的理解消化,解读得不透彻、或者观点不正确等,还请原创诗人和读者给予谅解和批评指正。

         2020219日夜于四川遂宁

 

 

 

附:

草原意象(组诗)

 

 

草原上,高出地平线的

驻立山冈瞭望远方的马

暮色挤压过来

它用想像拓展着草原的边界

最后凝结成马头琴的呜咽

哒哒哒的马蹄反复踏响

在历史与现实间穿梭

以八百里加急不停地奔突

撕扯着一个民族的伤疤

 

叱咤风云的汉子,踏空而去

马群失去高明的驭手

一度陷入虚空,孤独围栏一样

堵截前行的脚步

远方刮来的风,猛烈地吹

众草抬起头,柔弱之躯托起草原的梦

仰天长啸,一支壮美的长调

在草原上空激荡

           2019-5-24

 

勒勒车

 

朗朗月光能否唤醒沉睡的草原

勒勒车越过自己的影子,爬起来

像一匹饿狼,向前奔跑

载着毡毯、奶桶、锡壶、酒具

毫无畏惧地奔跑

穿越风雪、沼泽、硝烟

搁浅在水草丰盈的河岸

 

光阴深处,勒勒车轰轰烈烈的一生

归于沉寂。像草原上那位老者

目光向内,咀嚼历史的箭簇

倾听战车掀起的惊涛骇浪

 

滚滚尘烟,抹去了草原的斑斑血泪

抹不去勒勒车留下的辙痕

它掩埋在草丛,状如一堆白骨

不屈的灵魂,依然在草原上游荡

         2019-5-28

 

白毛风

 

白毛风在吹

天空鸟翼稀薄

大地安静下来

河流潜伏在草丛

羊群和马匹匆匆归队

毡房里的炉火烧得更旺

 

白毛风在吹

吹白了草原的额头

吹得树枝瑟瑟发抖

草原上那堆雪覆盖的石头

此时,它站得比阿玛还高

       2019-5-30

 

芨芨草

 

羊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

为了这一刻,我坐拥滩涂

等待了一万年

狂风、暴雪、洪水

百般摧残

我从未改变心愿

想把命,交到你的手中

      2019-5-26

 

挤 奶

 

清晨,草原铺好绿绒绒的毡毯

搭建起宽阔的舞台

等待一场哑剧上演

 

奶牛走了过去,它是主角

阿妈穿戴一新,她是配角

奶牛张开后腿

阿妈伸出手去,轻轻一捏

奶水哗哗奔流

 

木桶里,白色的乳汁

荡漾成一个幸福的酒窝

太阳投下万道金光,恩泽人间

奶牛披着黄马袿,得到了加持

阿妈穿着蒙古袍

慈祥得像母仪天下的王妃

        2019-5-30

 

羊 群

 

那群俯首贴耳的羊

在草原深处撒野

时而聚集成一片白云

时而绽放成朵朵野花

它们欢快的歌唱

喝着山泉水长大

 

得到长生天的庇护

羊群知恩图报

面对高耸的祭坛

它们捐出自己的皮毛

捐出自己的头颅

捐出自己的肉身

仍至灵魂

这些食草动物

替人活了一回

    2019-5-17

 

经 幡

 

五彩经幡

在草原上空飘扬

仿佛在诵经、祈福

传播天神的谕旨

 

草原吉祥

万物抬起了头

谛听神灵的教诲

   2019-5-25

 

草 原

 

黎明徐徐拉开夜幕

众神隐退

草原缓缓展开画卷

毡房似长眠者伸出的拇指,点赞

央金推开房门

牧羊犬围着她跳

十八岁的姑娘出落得

像一尊女神

马厩的木门推开,马蹄密集如雨点

敲响草原的鼓面

羊群在圈内一阵阵躁动

如大坝内洄环不定的水

渴望打开一道闸门

散落四周的石头,目光冷峻

光芒收回了内心

风吹过草原,经幡招展

羊须草伏地而跪,念念有词

太阳披着霞光出征

草原之王回到了草原

 

暮色四合,天地融为一体

月亮爬上山冈,率领众神复位

炊烟袅袅,毡房被依次点亮

众仙吹乐,歌声嘹亮

夜幕之中,群星闪烁

每颗星辰都拥有自己的名字

草原的孩子,身处异地

也能找到出处和归途

毡房内火塘明亮

阿玛大碗喝酒,一只烤羊

献出皮囊和肉身,为草原尽忠

阿妈站立身傍,菩萨一样慈祥

阿妹鼓着腮帮吹旺火苗

锡壶内,烧开的水正在翻滚

毡房外忽然送来悠扬的长调

央金那颗心噗噗跳动

一个新的世界正在降临

        2019-5-28

 

 

五月的草原

鹰在盘旋

扇动着巨大的翅膀

牧羊犬仰起头

鹰影牵动着众神的目光

 

鹰俯身向下

以横扫天下之势

马匹和羊群受惊

鹰降落玛尼堆

像一名萨满教徒

给草原布道

 

鹰腾空而起

仿佛带走了什么

草原发生了倾斜

    2019-5-25

 

石 头

 

石头长久地活着

牧民俯下身子

为石头折腰

 

像待见自家兄弟

抓住石头不放

用它垒筑一座神坛

供人下跪、磕头

安放灵魂

 

经历崇高的仪式

石头活出了气度

心中盈满月光、马奶酒

和祈祷之词

      2019-5-23

 

山 泉

 

寒冷封冻不住草原的愿望

草尖上滚落的泪水,涵养了山泉

零下四十度

活在表面的事物,含着屈辱

转移地下,闭关修炼

 

草原上,那丛沙棘树仿佛一位高明的智者

能知晓天地秘密

一只花喜鹊在它枝头跳跃,呼叫

此时,乌云格日朵穿着蓝袍子

提着一只红色塑胶桶,走来

 

沙棘树下,她先行跪拜礼

然后刨开厚厚的积雪

像在拯救一条生命

裸露出来的泉水,纯洁、干净

仿佛刚诞生的婴儿

         2019-6-5

 

野 草

 

怎样一座草原才能装下一棵草的孤独

只要拥有一寸光阴,一口喘息之气

它就抓住一滴水的恩泽,一爿阳光的温度

沿着生命的阶梯,不断攀升

将信念和意愿植入苍茫,让渴望的花朵

绽放在风中。相知的雨水降落人间

浇灭了一场妄念,宁静和淡泊的草甸

可以安放游离不定的魂灵。时间的马匹

纵横驰骋,草原风吹不断,野草摇摆不定

错过了相识的机缘,自残或它残无济于事

相隔一米之外的我,在等待中觉悟

任那小小的生命做替身,在野地抬起头

以月光作牵引,草原为产床,加快繁殖

用雄心和野性去占领一片草场

             2019-6-4

 

诗评者简介:郑明生,笔名珠峰冰雪,工程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诗词协会会员、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会员,作家报栏目作家、多家书刊编委、红土地文学社秘书长,遂宁市青艺摄协会员。著有《小花草根集锦》《思露花语诗歌集》、回忆录《凝重的回望》、长篇小说《风骨神韵罗汉竹》,合集《当代诗人选集》《当代十家诗选》,作品入选《当代千人诗歌(精华卷)》《放歌百草原(第二辑)》《放歌集——青州九龙峪》《穿越时空——校友文化之旅圆梦纪实》《当代方阵·经典短诗》《品读织金》《作家报杯全国文学艺术大奖赛历届获奖作品典藏》《雪域边关,我敬你》《遂宁当代文学作品选(19492019)》《2019四川诗歌年鉴》《爱祖国爱家乡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集(遂宁)》等,作品在《解放军报》《人民武警报》《西藏日报》《作家报》和新浪网、中国诗歌网、华文作家网、中国诗歌流派网《诗歌周刊》及《军嫂》《中国风》《世界华文作家》《巴蜀风》《中华诗魂》《诗词四川》《遂宁在线》《遂宁日报》《川中文学》《文化遂宁》《遂宁诗词》杂志等国内国际刊物网络发表,被多家刊物聘为编委(编辑)。获“杰出作家”“中华百杰诗人”等荣誉称号,多次获全国优秀文艺作品征评活动一等奖、二等奖、银奖等。

 

诗人简介:袁宏,笔名懿土,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1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高级研修班(诗歌班)学员,当代诗人。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