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龚学明又一亲情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问世

2020-04-10 21:13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龚学明
摘要: 以聚焦写作亲情诗而知名,诗歌令众多诗友、读者、网友失控落泪的诗人龚学明,倾力再次推出了倾注其心血的亲情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该诗集近日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龚学明继《冰痕》(江苏文艺出版社,2017)、《白的鸟 紫的花》(南京出版社,20

      以聚焦写作亲情诗而知名,诗歌令众多诗友、读者、网友失控落泪的诗人龚学明,倾力再次推出了倾注其心血的亲情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该诗集近日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龚学明继《冰痕》(江苏文艺出版社,2017)、《白的鸟 紫的花》(南京出版社,2018)、《爸爸谣》(江苏人民出版社,2019)之后,创作完成并公开出版的第四部亲情诗集。

龚学明又一亲情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问世


一,《世间万物皆亲人》是一部什么样的诗集

      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共收录了诗人龚学明2018年1月至2020年2月间创作的202首现代诗。共分9卷(辑)。分别为:《卷一:迟疑的复活》《卷二:这奇异的隐秘并不吉祥》《卷三:抒情的遗忘》《卷四:神态》《卷五:在波浪中延续》《卷六:伏暑吟》《卷七:一种恋声缓缓落下》《卷八:宁静不是服从沉默》《卷九:庚子遭遇》。诗集厚达315页,开本大小同前面的三本亲情诗集,置于书架整齐美观。
      诗集具体内容:作者以时间为经线,以情感为纬线,以树、石、雪、云、雷、电为载体,借助和关注大自然一年四季的循环,以生命的寂灭、复苏、旺盛、结果、谢落,来抒写自己对生命轮回的感悟、理解、哲思,融入自己的感情,或悲或喜,或忧伤或痛苦,或充满希冀或绝望无助。
龚学明又一亲情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问世 


二,《世间万物皆亲人》的特色和亮点

      1,保持了一贯的抒情性,诗歌中融入了真情,保持了情感的浓度。同时更具艺术性,注意节制和含蓄。
      龚学明以写作亲情诗见长。这几年来,作者先后出版了《冰痕》《白的鸟 紫的花》《爸爸谣》三部亲情诗集。作者从以沉郁的笔调浓重地抒发亲人离去的悲恸、自责、愤懑,到颂扬生命的美、亲情的珍贵、人性的伟大;之后,又进入到更大的场域、更深的情绪空间,从个体生命,到血缘家庭,到村庄群体,从具象而至抽象。《世间万物皆亲人》是作者对生命和亲情概念理解的升华,作者从对人的关注,进一步外延到了对人身处其中的物的聚焦。在作者看来,无论人和物都统一在生命的概念之下,世间万物和人一样,皆有悲喜情绪,人和物可以交流而相通,人在代替万物说话,万物也承载了人的诸种苦乐。本诗集是一个诗人眼中对自然的亲情式的观照。
      在写作上,作者废弃理性对诗歌艺术的束缚,更多地探索感性对语言的价值魅力,诗句和意象在看似随意中,获得了直觉、灵感的认可,在较大的诗意开合中,求得真诚的表达,并静候阅读者的进入,理解和认可。
      2,其中,作者刻意将一年中的24个节气用诗歌的形式写入诗集之中,成为诗集的第二个亮点。
      3,需要说明的是,本诗集处于编撰过程中时,庚子年突发千年不遇的疫情。作者和全国亿万人一样被困于家中,忧心忡忡,思绪万千,遂得诗多首,现以《卷九:庚子遭遇》收入诗集之中。收入本诗集中,一则从主题看,前后相符,验证了人与自然不可对立,需要亲近的道理;二则也算是一种记录,诗歌角度下的特别生活和经历。这使得本诗集更加贴近时间和读者。   
       4,部分诗歌进行汉英对照。考虑到海外读者的增多,国内读者对英语学习的需求,也为了交流的方便,久居于爱尔兰的华裔诗人、爱尔兰作家协会专业会员邹明珠女士和其团队成员詹姆士•福雷德里克• 李等,对本诗集中的第九卷的诗歌进行了英语翻译。明珠女士现供职于联合国某国际组织,致力于中欧间的文化文学教育交流事业。
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将远赴欧洲,与国外诗人的诗集并肩出现于书展、图书馆等。

三,专家对《世间万物皆亲人》的评介

    天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诗人,评论家马知遥,对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给予专业而肯定的评价。  

万物沾满情感的芬芳——龚学明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马知遥

      龚学明先生的诗歌,从万物入手,让大自然和生活中的每个微小生物都具有了生命的灵性,都和诗人成为亲人般的对话情态。这本身就是一种哲学观,有了哲学的诗歌自成高格。这是很多人做了一辈子创作都难以发现的隐秘。
      当万物有灵的传统在诗歌中呈现时,我们似乎就恢复到了古老的传统。抬头三尺有神灵,中国民间最为朴素的伦理训诫经过艺术的传达,那就是举手之间都是亲情。人类只有和大自然和谐的相处、平等交流中,才会体会自然之美,自然给我们的滋养和恩情。所以诗人要写到树木,写到河流和雨水,写到街道上的落叶、板凳、灯火、雪花、各种植物和花朵。这些都构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也因为对生活万物的关注,他能身临其境,万物皆着我之色,故有《不闻不问》中诗人写道:“有时我们对雪不闻不顾/雪落城市,也落荒野/唯人间惊慌或欢喜,而山中/沉默如旧,雪落无痕/石阶引导我们向上/树依偎寺庙安心/我们死过,活着,只是/再来一遍。”在我们与雪的景况比照中,诗人看到的是生死的轮回,人淡如菊的意境。看到了人和雪的同与不同。同样是写雪,在《反光波动》一首里,他写道:“在南京,一场雪下得树/莫名其妙,又透彻心扉/冬天的趋势持续/由惊讶,麻木,到接受/有三个月的时日”。写这些雪中的树,诗人基本上是贴着人在写,经过连续凛冽的考验或挫折后,内心世界对灾难和考验的持续接收过程和变化历程形象生动。甚至具有灾情心理的共相书写。
       在《我童年的银杏树》里,我们基本上可以看到诗人温柔地对一棵银杏树细致的观察,而那棵银杏让他深刻地体会到了家族的温暖和力量。甚至于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在花草树木的代代更迭中,诗人更看到了生命的生老病死的必然。在写这些永恒主题时,他的笔触尤其显得从容。《多余之物》里,诗人对落叶的描述体会出诗人宽阔的眼界和心胸,这是境界的高下,也是诗歌优劣的分野。
“而大自然,比人类更细心
冬天是一次深刻的安排
清除丰富的视觉
让树回到贫困的开始
让河面辽阔便于谛听”
       在《干枝杜鹃》一诗里,我们更是从诗人的感受和观察里,读懂了亲情的牵挂和对其浓重的寄托。而在2020年春的大疫情里,这首诗歌尤其让人读来深有触动。“我们在寒冷中度着节日/靠亲情取暖/远行的注意力集中在/每日的天气和亲人的表情/在担忧和喜庆中交替”。如果这些活态的生物是诗人眼中充满情感的世界,那么静态的万物恰好又成为他丰富视野中的另一份馈赠。一张桌子,一个板凳,一节木偶,看似无生命的存在,在诗人那里也是另一个生命的前生今世,讲述着你无法轻视的命运。比如诗歌《板凳》《木偶》等等。
    由于有哲学的视角,龚学明的诗歌又具有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基本上 可以概括为以下三点。第一、和自然平视。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在诗人眼中都是带有情感的生命体,和它们的交流,感同身受,就看到了人类自身的境遇。这是写作的策略也同时形成了风格的一部分。所以,平视让诗歌的描述和叙事如同和亲人的对话,朴实自然毫不造作;第二、触物皆成诗篇。窗帘上的图案、羽毛、水仙等等,生活中抬眼所见,行走所闻的事物,微小的常被忽略的日常,在诗人那里都蕴藏着和生命和个体意义重大的秘密。它们关联着成长,关联着梦想,关联着一个人内与外的精神世界。所以,他在表达时需要凝神静气,需要近乎冥想中的言说。所以,你看到的语言是简单的口语式的,但句子与句子之间的跳跃又是极具现代和前卫的,这样带来的诗歌的阅读空间极大;第三、迂缓和从容的节奏,深情而浓重的情绪。白话诗歌发展到今天百年过去,一直没有更改的就是其抒情性。没有情感表达的诗歌一定是苍白的,但抒情不代表单向直抒那种简单化的直白的表达,标语口号的诗歌方式常常将诗歌艺术庸俗化了。而不同的现代诗人在表达时的方式各有不同。龚学明的抒情方式基本上是克制和隐忍的。对生命的美和善,对人世间的假和丑,在他四季轮回的文字里,在他对二十四节气的中国化的表达中,都有自己坚持的立场。
       读懂现代诗歌,培养诗歌读者,是多年来致力诗歌教育和传播的诗人的责任。好的诗歌一定是有浓重情感的,有深刻思想的,对现实有关怀和温度的。在表达中,不能是键盘的分行汉字书写,它有自己的方式和难度。所以现代优秀的诗歌是不可复制的,每一个生命个体表达着他对这个世界的独特的感受,因此优秀诗人的语言和表达就形成了自己的符号特点。解读他们的诗歌抓住他们的诗歌密码,基本上就能破解诗歌的奥秘。龚学明的诗歌是面向大自然的,他的诗歌是人与自然平视的哲学;他的思想又是面对日常的,是从自然万物中寻找现实生存的理想国,为现代人的生命寻找修复和治疗;同时他又在不断寻找创造性的文体突破,用他的言说表达不一样的诗体写作,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充满创造活力的现在的他。
       总之,龚学明的世界是丰富的,因为他视万物为亲人;他的品质是高贵的,因为他让自己的创作达到了自觉的高度;他的诗歌是优质的,因为他找到了与之匹配的哲学观。诗人的创作只有达到哲学高度时,他的诗歌就有了深刻的灵魂。
       此外,来自江苏的知名女诗人、评论家陈苏梅副教授,也对龚学明作品作了完整而详尽的剖析。上述两人的评论均收入本诗集之中。

龚学明又一亲情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问世

四,《世间万物皆亲人》诗歌选读

我童年的银杏树
龚学明

伯父和堂兄领我们去
看一个神奇的传说
高大的银杏树伸向天空
蔚蓝深不可测,大风时常刮过

我父亲的出生地讲着不同方言
兄弟五人的长相得到确认
这个叫车坊的地方寂静
一棵银杏树
留住我的好奇

我必须抬头,银杏叶有的已落
没落的已经泛黄,像五兄弟相互牵挂
我的父亲年龄最小
在最远的枝叉上飘泊,我们走到大伯父
那片树叶,得大半天距离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棵大银杏树
已十分陌生,五兄弟的泪水
在地下流淌;
结下的银杏果各奔东西
没有惊奇,唯有叹息

选自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第6页


清明的泡桐花
龚学明

我乡亲们的脸上露出微笑
他们皮肤粗糙
手臂灰暗
穷人在四月看到了希望
他们在空中发现了气体的黄金

我被抛弃在城市
秦淮河畔,创伤已被新绿覆盖
风恰到好处一一一株难得的泡桐树
像我的乡下亲戚来看我
我被比我年长的亲戚搀回童年

紫色是忧伤,白色是善意
为什么不能虚荣甚至轻浮一回?
像那些绛红,大红,紫红的表情
“我们在本色中生活
只爱沉默的土地”
光和温暖照亮穷人不多见的好心情
而突然的雨
暂时还不能驱走
四月和五月的幸福

选自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第106页


李文亮
龚学明

天空的眼睛浩大
在混浊和清晰中
看到更多的悲哀

手术显微镜被深的遗憾
浅的埋怨留下
他带着微小的心思
和笑意离开

草地上野花
盛开众神盛装欢迎,带着一点嘲笑
他已成神,摇曳同情的眼光

将一根浅浅的丝线收回
留下肯定而明白的箴言
一只盒子的裂隙没有缝合

更多的孤独,更大的忧伤
当他说“是”
乌云落下,他被派遣往远方  


注:李文亮,武汉眼科医生,第一个在微信群提醒疫情的人,被民众誉为“吹哨人”,不幸被疫情吞噬。  选自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第251、252页

五,《世间万物皆亲人》的购藏方法

1,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定价90元/册。
2,为鼓励诗人们和读者、网友多多接触自然,践行在行走中发现诗意和诗歌的创作理念,作者特为购藏者准备了每双价值20元的春袜。购藏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可获赠春袜一双。
3,购藏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可获赠作者于2019年出版的诗集《爸爸谣》一册,《爸爸谣》定价90元/册。
4,以上两种赠送方式不兼得,可任选一种。赠完为止。
5,本省购藏者需支付每册10元的快递费,外省购藏者需支付每册20元的快递费,如有不足部分,由作者承担。
6,支付可通过加作者微信操作,收款后即寄出。需要签名者请告知。
龚学明又一亲情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问世

7,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全国新华书店将有售,但不包括上述优惠条件。
8,出于收藏考虑,本书控制印数,数量有限。
9,本规则解释权在作者。


六,《世间万物皆亲人》作者龚学明简介

龚学明,男,1964年农历5月27日,出生于中国江苏省昆山市张浦泾上村。1981年9月起,居南京,至今。
上世纪80年代求学于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分配至江苏新华日报社,扬子晚报创办工作至今。现为江苏扬子晚报《诗风》诗刊主编。
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长期致力于新闻和文学的写作,1984年大三时在《诗歌报》发表诗歌处女作,并陆续在《诗刊》《中国作家》《文艺报》《钟山》《上海文学》《上海诗人》《北京文学》等多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诗、散文、小小说、报告文学。
龚学明长期致力于亲情诗和八行诗的探索和写作,被誉为中国亲情诗现代主义写作第一人,其诗集《白的鸟紫的花》中112首写作其父亲的诗作,“是新诗中的独有文本”(杨克语),诗集《爸爸谣》“是百年新诗惟一专注献予父亲的诗集”(郭建强语)。作品入选多种选集。曾获《诗刊》、江苏作协等组织的多个奖项,第二届海燕诗歌奖,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优秀编辑奖,南京大学新诗研究所等授予的中国新归来诗人代表诗人奖。关于其诗歌的评论刊于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当代文坛》和《星星·理论刊》等。     
出版有个人诗集《河水及人》(安徽文艺出版社,1991)、《冰痕》(江苏文艺出版社,2017)、《白的鸟 紫的花》(南京出版社,2018)、《爸爸谣》(江苏人民出版社,2019),散文集《艺术创造人生》(人民日报出版社,2004)、随笔集《上海有梦》(珠海出版社,2011)等。其诗集被美国等国家的一些图书馆收藏,诗歌被译成英语,在美国、加拿大、英国、爱尔兰等国家传播。

龚学明又一亲情诗集《世间万物皆亲人》问世

5.jpg (0 Bytes,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昨天 18:52 上传

作者龚学明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