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别样战场的词人情怀——读《萧月集》

2020-08-25 16:36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范诗银
摘要: 近年来,陆续读到企业、金融界诗人词家作品集,越来越明晰地形成了一个印象,商场如战场,这样一个别样的战场,锻造出了这样一些有特色的词人,砥砺了他们不一样的情怀。 作为金融家的张珂先生,为诗词界奉上了《萧月集》。仅这个名字,就会使人产生不少联


近年来,陆续读到企业、金融界诗人词家作品集,越来越明晰地形成了一个印象,商场如战场,这样一个别样的战场,锻造出了这样一些有特色的词人,砥砺了他们不一样的情怀。

作为金融家的张珂先生,为诗词界奉上了《萧月集》。仅这个名字,就会使人产生不少联想。或是走向战场前,向天一望所看到的那弯月亮;或是大胜而归后,又望见依然无语的那弯月亮。萧然苍凉中,有一条落寞而颀长的身影昂首向前......

《萧月集》全书210首词,用了108个词牌。其中,长调18个词牌,30多首。周笃文先生选注一代词宗夏承涛先生的《天风阁词选》,200首词,43个词牌。其中,长调16个词牌,43首。其长调词、词牌与张珂先生的长调词、词牌相当,小令词、词牌略有差异。这样一个简单的统计,为了说明这样一个问题,一个比较成熟的词家,在词的词牌运用、长短调分配上,大体如此。

短调小令,有利于就景抒情,抒发一时之情怀,如“珠润玉圆,四照玲珑”。此论用于《萧月集》中,亦称恰当。张珂先生小令词占百分之七十多,写得比较多的短调有浣溪沙9阕,如梦令、忆王孙各8阕,鹧鸪天、蝶恋花各6阕。夏承焘先生《天风阁词选》小令词也占百分之七多,排在前三位的是鹧鸪天20首、浣溪沙20首、玉楼春12首。浣溪沙、鹧鸪天和玉楼春,都脱胎于七律,玉楼春就是仄韵体的七律。当然,这些词牌写出来的作品,却比七律活泛了许多,节奏清新明快,清词丽句颇多,因而喜欢用得人也就多。蝶恋花也大体如此,亦如多半首七律。如张珂先生的《蝶恋花·春初》:“小瓣淡香花欲破。新鸟盘桓,细数盈盈朵。醉起鬓边灰发获,镜中憔悴疑人错。扶遍栏杆心伤若。暗唤春风,再解尘封锁。病酒书台烟雨墨,半庭残日匆匆落。”67字句都是典型的律句。如梦令和忆王孙,篇幅偏小,容量有限,用得不是太多。张珂先生用得多,恐怕与事业太忙、闲暇太少有关;是否与自己较长时间创作自由诗,从而形成了与自由诗有关的思维模式有关,纯属妄猜。

长调词利于“即事叙景”,若“精壮顿挫,闳深曲挚”,自有章法,自成高格。这些说法,亦可用于《萧月集》中作品之评判。张珂先生写得比较多的长调词有凤凰台上忆吹箫3阕,满江红3阕。凤凰台上忆吹箫写得人不是很多,宋朝词人张玉田、晁补之、李清照都写过。李清照的“香冷金蜺,被翻红浪”那首很有名,但她也只流传下来这一首。这个牌子,属于委婉中有清健意的基调。这种基调,读前人的词和张珂先生这3阕词,可以感受的到。满江红写得人很多了,检索一下,大约是凤凰台上忆吹箫的10倍。有名的是岳飞、辛弃疾、刘克庄的仄韵体,姜白石的平韵体。岳词应是剑拔弩张的代表,白词相较而言,则要委婉得多,吴文英写得平韵体也比较温婉。夏承涛先生《天风阁词选》长调词最多的是满江红,有12首之多。其中,一半是平韵满江红。他倡导集辛稼轩与吴文英与一体,这一现象,似乎可作为一个例证。《萧月集》3首中2首是平韵体。英雄男儿不写满江红是很遗憾的。张珂先生写了2阕平韵体,1阕仄韵体。由此也可看出,作者是有男儿气概的,也是有探索精神的。就如在战场上一样,无时无刻不探索着出奇制胜之道。

以上分析,可以佐证这样一个判断:张珂先生的词,刚健中有委婉,清丽中有力道,这是情怀使然。下面再选2阕分别作于2010年和2014年长调和小令,读读别样战场上的词人情怀。

《满江红·春残》:“天地孤峰,闲时望、千般残梢。英翠乱、红阳泪下,隐约心潮。不恋梨花新露挂,绝别青柳旧鞍凋。夜深沉、竹影伴一人,清月销。    风来晚,忘苦邀。江南岸,背粉苞。共天涯秋黯,寂寞香桃。暗叹曾经迷醉处,几多春水浪浮漂。故影知、楚梦绕梁幽,惜断桥。”读这阕《满江红》,可知这个战场上的词人,心中都有一个人生的高目标,孤峰高耸,百花凋谢,高处不胜寒,越是成功者,这样的感觉就有可能越强烈;但是,奋斗的欲望又使周遭之物充盈着生机,梨花、青柳、竹影,也来陪伴着孤独;故知犹在,绕梁还温,断桥堪惜,总是有希望的。“英翠乱、红阳泪下,隐约心潮。”色彩对比强烈,引发感情波澜陡起,的是好句。

《浣溪沙·春游》:“红叶花香两岸楼,旧年绿柳小桥流。轻帆任去地天游。鱼客酒酣发意气,雁群飞过不回头。几杯能尽远眉愁?”读这阕《浣溪沙》,可以感受到那个别样战场上的词人的闲情逸致,红花绿柳,小桥轻帆;鱼客雁群,杯酒远人。其实,几分孤独,几分闲愁,就浸润在这春游里。战场上叱咤风云,回过头知音难觅。难副春情,空掷意气。过来人应不难有同感,工作真的不易,生活真的不易,胜利真的不易。下片3句的雅与俗,值得一说。“鱼客酒酣发意气”是直白之句,“雁群飞过不回头”也是平素语,全靠“几杯能尽远眉愁”一句雅句相救,才使白句不觉白,俗句不觉俗。这样笔法,当然是炼句功夫的体现。

词是艺术品。词如玉,摩而生润。关于这方面的有关情况,如词的结构分析,语言再造的被接受,词谱例词的参照与避让,词的味道及色彩等等,这些问题与张珂先生的词摆放在一起,都大有可研究处。因时间关系,来不及细谈了。

最后,以《虞美人·题萧月集》一阕,结束我的发言:“疏星两袖双襟雪。圆缺萧萧月。搴云征影过长天,印上长风阔水玉笺寒。     

春虹漫卷飘秋叶,记取拳拳热。俊声谁已就琵琶,旧梦初心一阕一枝花。”


范诗银,笔名石音、巳一、苍实,1953年生,1972年参军,2008年退休,空军大校军衔。曾任空军航空兵某师副政治委员,国防大学中华军旅诗词研究创作院执行副院长、执行总编辑。现为中华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华诗词杂志社社长,上海大学中华诗词创作研究院荣誉院长,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委员。出版诗词集《天浅梦深》《响石二集》《响石斋诗词》《虹影集注评》《诗银词》《石音集》。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