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炽烈的情感,古典的意韵—— 安娟英情诗赏评

2020-09-03 13:28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白 帆
摘要: 近日一口气读完安娟英的几首情诗(包括写给诗人李小雨的),被她炽烈的真情所打动,所感染。诗是什么?诗首先是抒情的。无论诗的形式、流派、风格怎样变化,抒情这一宗旨不能变。现在的诗受西方影响较大,不仅不注重节奏和韵律,还变抒情为叙事,对一件事没完


                     近日一口气读完安娟英的几首情诗(包括写给诗人李小雨的),被她炽烈的真情所打动,所感染。诗是什么?诗首先是抒情的。无论诗的形式、流派、风格怎样变化,抒情这一宗旨不能变。现在的诗受西方影响较大,不仅不注重节奏和韵律,还变抒情为叙事,对一件事没完没了的诠释、说明、解剖,有点像流行歌曲的结尾重复起个没完,已经背离了中国诗歌古典和现代主义的传统,因而距离读者越来越远。你读完一首诗,没有被打动,相反还要从理性角度反复琢磨,研究诗的内涵和意义。有的诗歌完全丧失了外在的美,就是意象的堆砌或词语的拼凑,读着读着,味同嚼醋。而安娟英的诗歌不是这样,她坚持民族诗歌的表达方式,并用自己独特的语言把内心微妙的情思呈现出来,直接向表达对象倾述,忧怨也好,思念也好,嫉恨也好,痴情也好,都通过文字传达出来,引起读者的共鸣。如《我不爱你,也不恨你》中有这样的句子:


我如初生的小羊
躲进温馨的心怀

任雪花钻入我颤抖的筋骨

虽然一切恨与你有关
只是我不想恨你 

因为实在是你叫我恨不起......


    诗中通过“初生的小羊/躲进温馨的心怀/任雪花钻进我颤抖的筋骨”这样新鲜的形象和细微切骨的感受,表达了诗人对情人既爱又恨,结果又恨不起来,说到底还是留恋的复杂情感。再看《梦的云彩》的结尾:


若不是闪烁的星星

来读出我对你依恋的幻想

被时光撕成碎片

至死你都不会明白

我就是你记忆里

最忧郁最温柔最动情

一片


    以云的形象自喻,传达出了对心上人的柔情暗恋,那种“用泪水酝酿的无缘”因为“彼岸的遥远”使“ 浪迹的身影总在/你的清辉中暗淡”,那种欲爱不能、欲罢不忍的惆怅和失意,只能通过柔美的诗句传悄悄书写出来,写出了女性特有的羞涩、矜持和怯弱。

    《瑶台旧梦》与上述几首截然不同,她冲破了内心的羞怯和禁忌,变被动为主动,向爱发起了大胆的进攻,把一颗挚爱的心写得赤裸而袒露,透过诗歌我们仿佛看到那颗火红的心因被爱燃烧得滚烫而颤动。在这里,没有羞羞答答的忸怩,更没有任何虚伪的掩饰,而是像瀑布一样飞流直下,从心底发出真诚强烈的爱之呼唤:


哦!干脆让我撇下所有

未曾向你表白的

爱和念

再次升腾靠近你

紧紧拥你入怀

落下终身不悔的泪

叫你从此——

腼腆千年

抚卷长相思

……

想你,怀中

海一样的奔放和热烈

想你,枕边

春风般温馨的呵斥

想你,想你

想有关你的一切

……

倘若就是无法相见

倘若就是无法相恋

倘若就是没有永远

永远——

哪怕只是你一个

躬身而消失的背影

我也要做

遍天下所有的梦

一直做到有一个梦

我的头能轻轻——

甜甜靠上你肩头…

……

想你  想你

想你  会拿我

怎么样……


    诗人以真挚的抒情表达了强烈而主动的情怀,那就是把全部感情都投入了进去,眼前心里全是恋人的形象和两个人的故事,爱已占满整个心灵的空间,像热恋,那种痴情,那种不顾一切唯有爱的痴迷令人感动。以致“倘若就是无法相见”、“相恋”,没有“永远”。哪怕你给我的只是一个“背影”,“我”都要在梦中追随你的脚步,直到找到你,“甜甜靠上你肩头……”

这样的真情无法不让人为之动容。而“想你,想你,想你会拿我怎么样……”这样带有调皮的句子更是引人入胜,让读者产生无限的联想。

诗的魅力在于诗人牢牢掌握主动权,借万物为我表情达意,活化古老的故事和情节,把一切写活。在中国,《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可以说家喻户晓,尤其在杭州,在西湖,人们总是会想起雷峰塔、断桥、长堤这些近在眼前的景物,还有根据“梅妻鹤子”的故事打造的孤山,这些都出现在诗人的《西湖三景》里,而通过这些独特的景物和典故,表达了作者内心深处的情感,如《孤山不孤》中有这样的诗句:



请允许我,同样以你

山顶的皓月为妻

梅林的白鹤为子

接受你牵挂千里的

云绕雾缠

接受你穿过流水的

凝望

接受你所有叶尖儿的露珠

渗入我们根底一样的

伤痛里


在情人眼里,孤山不顾,长堤不长,断桥也不断,全都是“牵挂千里的云绕物缠”,那种“酒醉的疯狂”,那种“心头一天比一天的痛”,都无法掩饰对心上人刻骨铭心的爱慕与思恋。在《长堤不长》中,诗人描述了“擦肩而过”的遗憾,那种独坐长椅的空空千年的悔恨,是永远无法弥补的,其实在情人眼里,长堤本不长,可为什么会因羞怯而错失良机?正如一位名人所言人生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再来。《断桥不断》结尾这样写道:“雪飘飞雪消停/断桥啊  断桥/你何时又真的断过?”现实中的桥可以断,但是情人心中的桥永远也不会断。这不是正是千古爱情永不褪色的真谛吗?诗人在这组诗中每个部分标题下加括号,来“续”前一首,表明的也正是此意。在写给著名诗人李小雨的诗中,诗人谦虚地把前辈诗人对自己的指导比作母亲对儿女温情的爱和哺育,那种感恩的心理通过这个比喻表达得淋漓尽致。这不是恋人之间的爱,而是一种更为广泛的爱。正像诗人近年来积极参与向灾区、山区的孩子送温暖、献爱心的行动一样,那是一种大爱,一种给贫困孩子和弱势群体奉献太阳般温暖的大爱,有了这样的爱,人间才会惠风和畅,春暖花开。

诗人写的虽然是现代诗,但能看出她有着深厚的古典诗词的功底,无论是在遣词造句,还是在意象的选取上,无论是在句子的对应,还是在修辞手法的运用上,尤其是在意境的营造上,可以看出诗人善于将民族优秀的诗歌传统与现代诗的创作手法和语言句式巧妙结合、融为一体,写出具有古典意蕴的、优美和谐的现代诗,这的确是值得当下一些诗人和评论家思考的问题。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并不是回到传统模式里去,但也绝不是抛开民族优秀的传统而全盘西化,以致丧失自己的本性和根脉。而坚持继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汲取古典诗词营养中的精华,再广泛吸收世界先进的、优秀的文化遗产,加以整合、融汇、筛选、提炼,就能创作出既具有东方民族特点,又先进独特的优秀诗作来。

有了坚实的古典诗词的功底,再融入现代的思想、情思和意蕴,相信安娟英的诗会越写越好,越写越精。祝福她!


白帆简介:白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哈尔滨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中国诗歌学会、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理事。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讷河市文联主席,北国作家杂志社社长兼主编。

安娟英,笔名:梁溪安静、诗的女儿 佛的信女,《中国诗人》主编 《诗路》常务主编,作家报编辑,特约记者 西北大学丝绸之路国际诗歌研究中心副主任,荣获爱心诗人,爱心大使奖多次。2019年荣获俄罗斯作家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