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张珂诗歌撷羽

2016-11-28 11:37 来源:作家报 作者: 张珂
摘要: 张珂诗歌撷羽 尘埃 命运 你要把我绑架到哪里 其实我同你一样 只是风中的一粒尘埃 匆匆 一切都太匆匆 鸟的歌 云的飘 花的落 爱的背叛 泪的洗礼 夜的风声 死亡的脚步 湮灭的阴影 静静地等待 一个来自远方的回音 花之吻 不要因为花香 吹动了命运的旗帜 就以为花

张珂诗歌撷羽

 
尘埃
 
 
命运
你要把我绑架到哪里
 
其实我同你一样
只是风中的一粒尘埃
 
 
 
匆匆
 
 
一切都太匆匆
 
鸟的歌
云的飘
花的落
 
爱的背叛
泪的洗礼
夜的风声
 
死亡的脚步
湮灭的阴影
 
静静地等待
一个来自远方的回音
 
 
花之吻
 
 
不要因为花香
吹动了命运的旗帜
就以为花瓣里
隐藏着宿命的密码
 
除了墨汁婆娑的夜晚
千万不要相信
任何其他的黑色
 
尤其是黑色的湿吻
 
 
 
黄昏的鸟
 
 

栖息在晚霞编织成的枝桠上
漂浮的云里  有变幻
却没有空气
 
两人坐在海边
时光像达利用过的五彩
跌落在周围
将缱绻的目光
凝固在鸟
无声的啾鸣里
 
 
 
救赎
 
 
每一刻对孤独的固守
都是一首诗
每首诗
都是一块从天空跌落的石头
堆积着
铺垫着
通向未来的路
 
 
 
 
看见自己
 
 
看见自己
站在一条废弃的古道旁
如树上的秋叶
等待秋风的席卷
 
听见乌鸦
在头上盘旋
它们唱着流行了几千年的
古老的挽歌
 
感到土地
在脚下哭泣
黑色的泪水
汇成了通向未来的河流
 
那又怎样
 
那又能怎样
 
仍将走入
只属于一个人的
未定的前途
 
看见自己
孤零的背影
默默地走入了自己的尽头
 
义无反顾
 
 
困囚
 
 
时间
被囚入肉体的牢笼
灵魂的有期徒刑
却是人
无奈的一生
 
 
立春
 
 
雪花跌落的黑色的声音
在四处迸溅
在窗玻璃上结成
各种形状的回忆
 
看不清地平线
看不清地平线上的自己
也看不清看着地平线的自己
 
春天不知从何处
神秘地现身了
温存的呼吸
弄皱了冰凌的图案
逶迤地滑落
像串串血色的泪滴
 
 
 
满树桃花
 
 
温柔的一瞥
化作满树桃花
嫣红地悼念着早春
 
晚风吹过
馨香淹没了
没有告别的背影
 
某个冬夜
 
 
在未来的某个冬夜
这样厚厚的雪
会像寿衣
包裹着一具尸骨
 
北风
呼啸地吟诵
那些未寄出的诗
 
月光
如一只痴情的眼
在无星的角落
默数着未曾流出的泪
 
 
尼采的脸
 
 
尼采说:
人生的最佳选择
是不要生出来
不要存在
只要虚无
如果做不到这些
那么第二种选择
就是快点去死
 
可尼采说谎了
因为他选择了疯癫
 
其实疯癫并不是一种选择
它只是苟且
难堪的面孔
 
恰如你我的脸一样
 
 
鸟的春舞
 
 
遗失掉的东西
对于遗失者
才是永久的珍藏
 
得到的东西
已经被得到者
不经意地遗忘
 
两只瘦鸟
在初春的小提琴弦上
瑟瑟地舞蹈
 

什么也没听到
 
 
 
 
 
庞培
 
 
即使是天降灾难
也不意味着死亡
即使是分离
也不意味着永别
 
只是呼吸
美丽的定格
 
当地中海的波涛
在两千年后再次拍打海岸
我看见
那个娇美的姑娘
头上裹着我送的丝巾
端着一陶瓷罐的清泉
踩着木底鞋
踏着夕阳的余晖
从鹅卵石铺成的小径
婆娑地走过
 
 
 
 
 
 
 
秋叶 
 
 
一只颤抖的手
在山顶
拾起了一片
不颤抖的落叶
 
那只手
陡然间变成了
另一片秋叶
陌生  又熟悉
 
一阵风来
两支落叶
都跌入了山谷
 
那个坟墓
不是归宿
只是熟悉  太熟悉
 
 
 
 
入夜
 
 
冬日
最后一抹残阳
融入了
山后
冰冷的黑暗
 
留恋
像最后一只枯叶
被风
轻轻地吹入了
记忆
寂静的墓地
 
 
 
色彩
 
 
忧郁
是冬日苍白的黄昏
 
有人
正在云间
播撒自己被漂白的血
 
 
 
诗词的构成
 
 
时间的锋鄂
割破了血管
奔泄而出的鲜血
泼洒在纸上
血滴的形状
凝结成诗词的文字
 
还带着韵脚
 
 
诗的归宿
 
 
把心痛磨成残渣
抛下幽暗的深渊
 
在风中飘舞的残渣
或许会化成诗
 
在时间的彼岸
屏住呼吸
等待
风的抚摸
 
在未来的暗箱
张开双臂
期待
诗的沐浴
 
 
 
 
 
 
 
誓言的去向
 
 
把对自己的誓言
写在了海滩上
 
后来海浪来了
誓言不见了
 
它们被带到了海洋的深处
它们被融入了星空的尽头
 
 
 
死在当下
 
 
活在当下
就一定会
死在当下
 
为未来而活
或许就会
活在未来
 
 
 
 
所谓孤独
 
 
所谓孤独
就是被冰封了的火焰
等待着被永恒的深吻
融化开来
 
 
 
 
晚霞
 
 
无垠的沙漠上
只有风
挥舞着黑色的波涛
向无限
滚动
 
晚霞被烧成了灰烬
残骸以各种形状
铅一般地砸在了
迷途的心路上
 
呻吟
也被风带走了
 
带走了
 
 
 
 
无处伤悲
 
 
繁星用你的眼睛
看着我
却看不见
曾经的你自己
 
风在夜的梦碎里
解脱了自己
却找不到
丢失了的我自己
 
 
无诗
 
 
爱听你的声音
因为无声
爱看你的身影
因为无影
爱在梦里找你
因为无梦
爱为你写诗
因为那里不再有你
 
 
 
午夜钟声
 
 
圣母院午夜的钟声
来自懵懂的远古
来自无底的苍茫
来自一颗被破碎了的
迷路的心
 
每一声深沉的鸣响
都在敲碎一刻
没有归途的想念
 
是悲恸
却已无力流泪
是美
却已失去感动
是牺牲
却已无关神灵
 
耳聋最好
他能从容地抱着
会跳舞的精灵
走入永远的净土
 
嘲笑着我
一个梦碎的醉人
在午夜的钟声中
继续流浪
 
 
 
西塘静晚
 
 
曾有另一只手
轻吻过落花
不舍的红颜
 
曾有另一个夕阳
坠落在风中
迷乱的深眸
 
曾有另一只笔
蘸过天际泼来的墨汁
记下无解的深情
 
曾有另一双脚
踏过重叠的坟墓
走上了历史的不归路
 
 
 
 
血色的笔
 
 
忧伤
如永不愈合的新鲜伤口
时间汩汩地流出
 
是谁
在用笔蘸着血
在星空上
书写着自己的碑文?
 
人会死
别怕
有一种存在
叫永不褪色的血色墓碑
 
 
 
 
 
烟斗
 
 
从烟斗里
飘出的缕缕青烟
是要从身体的囚笼里
越狱的灵魂吗?
 
可越了狱
又能逃到哪里呢?
 
不是刚从灵界的海市蜃楼里
发现了自己的身影吗?
 
 
 
夜曲
 
 
深冬的子夜里
流淌着
蓝色的多元的月光
 
玫瑰状的忧伤
是关于背叛的
小提琴曲
 
汩汩而出的思绪
已无关挣扎过的
委屈的血泪
 
种种曼妙的舞步
已无关妒忌的
青春的情欲
 
继续流淌吧
回忆的黑色的凝固的午夜
 
一个吐着雪茄的夜影
要陪着你
跳到最后一只
无悔的圆舞曲
 
 
 
 
夜晚
 
 
夜晚是风
吹走了我的醉影
不经意地挂在了
月钩之上
 
 
 
夜莺
 
 
夜莺
不是歌
是泪的等待
  没有归宿
 
 
 
夜伫
 
 
子夜
将孤独放大成分秒
 
十五的冬月
与隐藏在残影后的风儿
默默地细数
 
 
 
隐士的骨灰
 
 
隐士的超越
在于凌迟自己
刀锋
升华了灵魂的孤独
解放了心灵的痛苦
 
隐士把自己的残骸
拖到了山巅
为了获得一份干净的骨灰
他要举行一个绚丽的葬礼
 
因为他相信
罡风
会把骨灰吹远
直到弥漫天涯
 
 
 
 
 
 
有谁
 
 
有谁
会与我一起为我的梦忧伤
 
是伊甸园冬夜里的孤独
是春花期盼的朝露
是人性痛苦的毁灭
是地球脱轨时的惊叫
 
还是你回眸里的阴影
一如从前
 
 
语言
 
 
她的眼睛
永远是最准确的语言
 
为什么还要发明文字?
是要化解她眼神中
迷离而遥远的幽怨吗?
 
 
 
振翅欲飞
 
 
十字架上
那颗被鲜血染透了的
低垂着的头颅
在两侧被紧紧地绑着的双臂
自然弯曲着的双膝
 
这不是死亡
这是被解放了的灵魂
振翅欲飞的姿势
 
 
重逢
 
 
我没事
我依然完好
 
被裸露的自己
仍然在光荣地裸露着
 
自从在那个深冬的雪夜
被你
剥光之后
 
张珂,字无可,笔名风隐。祖籍山东济南,生于辽宁沈阳,现为香港永久居民。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获博士学位。在国际投资银行界工作多年,曾任香港上市公司总裁。从事现代诗及古诗词创作多年。现为无可基金负责人,致力于哲学、哲学史、国际关系、历史学和文艺理论等领域的理论研究、出版和资助。

 
 
 
 

编辑:华文作家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