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李少君《闯海歌》,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2019-08-07 10:31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李少君
摘要: 李少君《闯海歌》,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神降临的小站》等,被誉为“自然诗人”。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作协副主席

李少君《闯海歌》,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李少君《闯海歌》,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神降临的小站》等,被誉为“自然诗人”。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作协副主席,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诗刊》主编,一级作家。

序曲

那一年,最流行的口号:为了自由与梦想

那一年,最激动人心的观念:实现自我价值

那一年,最轰动的大事:海南建省办大特区

那一年,十万人才下海南

我,一个耽于幻想者,终于行动了

我,校园十大歌手,要边走边唱

我,带着一把吉他,潇洒地挥挥手

借口寒假实习,社会大学有更多可学习

作别珞珈山的云彩,踏出宿舍大门

直接奔赴真正的远方和自由的天地

回头的刹那,我注意到了一件最细小的事

墙上的日历正指向1988年1月6日

收音机里正在唱着崔健伤感的歌: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我看过湘江和长江,也到过洞庭湖和东湖

我被1980年代启蒙出自我意识和个人精神

我想要自我实现自我超越就得去大海边

我迷信海洋是史诗、英雄与奇迹发生之地

我可以在海上建一座宫殿或某种海市蜃楼

以满足我的激情寄托我的梦想和辉煌

那些漂浮的岛屿与天上的浮云相映生辉

足以把每一天变成浪花飞溅的海天盛筵

一、北京到湛江列车上(略)

二、椰乡公主号渡海轮(节选)

椰子树、槟榔树、棕榈树,我第一次看到

海南话、广东话、广西话,我第一次听到

下了火车,改坐长途汽车,大家还是同行

在天低云低的南方坎坷公路上

穿过密密麻麻暮色包围的甘蔗林

我们心潮澎湃,从湛江开赴徐闻渡海港口

我的情绪一直在酝酿,我的喉咙一直压抑

一俟登上了渡海轮船,在浩荡海风的吹拂下

我站在甲板上,面朝大海和白云飞扬的夜空

看着远处的渔火和港湾辉煌的灯火

我再也按捺不住,拿出吉他,抱在怀中

放声唱出了刚刚写下的歌,歌名《闯海歌》

“我来自湘中,你来自京城

他来自陕北

我们来自四面八方

我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

闯海人

我向往大海,你喜欢蓝天

他热爱森林

我们对美有不同的理解

我们都热爱一个美丽的地方

海南岛

我追求自由,你渴望创业

他寻找爱情

我们兴趣各异爱好千差万别

我们都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

实现梦想

既然选择了翱翔,就要横行四海

既然选择了闯荡,就要乘风破浪”

我的歌声打动了很多人,人们围拢了过来

为我鼓掌,为我欢呼,有人亢奋

有人给我水和吃的,还有人给我钱

虽然我不断摇手,反复说自己不是卖唱的

但人们照样如此,他们进入了一种特殊情境中

有人低下头深思,也有人掩面哭泣

但没有人起哄,人们默默地散开

我还在沉浸在兴奋之中,久久没有平息

三、海口人民公园三角池

海口人民公园的三角池,闯海人集结中心

这里是联络据点,也被戏称为人才之家

一堵墙上贴满招聘广告、寻人启事和合作邀请

甚至,有过寻找知音同道共同创业的英雄帖

这里成了刚上岛的人才们的第一站和汇合处

十万人才下海南,人才满街走

每一个来海南的大学生都被称为“人才”

这里除了人才没有别的,除了人才还是人才

人才们在这里卖烧饼、卖报纸、卖水果

人才在这里擦皮鞋、摆地摊、修单车

人才在这里专售一毛钱一杯的茶水

人才在这里交流各种信息,从招聘消息

到电视机贩卖价格到汽车摩托车走私

还有哪里有小姐哪里有房租哪里有刀枪卖

人才要吃饭,人才要生存,办法总比困难多

白天各忙各的,晚上不约而同聚集公园草地上

往地上一铺刚刚看完的新一期《海南开发报》

自发围成一圈又一圈,有人大声喊话组织

有人弹起吉他唱起歌,有人热泪盈眶朗诵诗

到了深夜捡些柴棍点燃篝火,集体合唱流行歌

唱了一首又一首,从东方红唱到邓丽君

又从到费翔唱到崔健,唱到声嘶力竭就散场

我仿佛找到了组织,接连几天,在此流连忘返

膜拜各路大神,如饥似渴恶补人生经验思想

人才个个生怀绝技,人才个个谈吐不凡

见面动辄讨论天下大事,也谈创业雄心

还有财经商务,也有家长里短,旅途艳遇

每一个都可以做我人生导师,对我循循善诱

我在这里迅速成长,仿佛注入催化剂

很快少年老成,脸色常带深沉,表情忧心忡忡

毅然决定加入这闯海一族,为了自由和理想

即使流落天涯海角,也心甘情愿,绝不后悔

四、东西湖边的角落(略)

五、天涯海角(略)

六、天涯歌手(节选)

就这样美美地过了两天,第三天上午

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两个保安冲过来

“你是哪里来的?中年男子恼怒地问

我掏出学生证,说我是大学生

男子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

“你怎么能随便在这里扎帐篷唱歌?”

“海南岛政策不是象美国西部大开发

谁先来就谁占,就算谁的吗?

这一片海滩林子又没有人占据

我当然可以在这里安营扎寨啊!”

中年男子有些苦笑不得

“你还是一个大学生,这里是景区

有管理机构的啊,谁都随便来扎帐篷

那不是全乱套了吗?算了算了

反正目前你也没影响什么,你先这样吧“

然后,他和我和颜悦色地聊起天

他姓张,是这里的负责人,本地人

听工作人员说起我的事,来看看情况

最后,他还夸了我一句,都说你唱得好

尤其那首《请到天涯海角来》很受欢迎

也算是帮我们招揽了游客。他拍拍我的肩

说暂时不和我计较了,就算景区的天涯歌手吧

我就这样名正言顺地成了天涯歌手

我每天面对蔚蓝大海,唱出心中快乐

快乐感染他人,人们冲我竖起大拇指

有位游客问我:小伙子你为什么那么快乐

我说人都要自得其乐,才会活得饱满充实

一位皮肤黝黑老船长,每天都来听我的歌

没事时和我聊天,他说听我的歌很兴奋

他的老家在琼海谭门,曾经闯荡南海

最远到过永暑礁和曾母暗沙,如今年纪大了

前来投靠三亚的儿子,他会很多渔歌

我都认真一一记下,都是歌唱南海

“日日开船顺风浪,撒网捕鱼鱼满舱

南海是我祖宗海,护佑子孙世代长”

“渔姑靓丽又聪明,挑水下船勤织网,

阿哥开船掌稳舵,采海归来天茫茫”

“海鸥踏浪走四方,巨鲸巡游闯天涯

一生坎坷漂泊多,所幸港湾容我船”

……老船长一生闯荡,见多识广

这些都是他珍藏财富,如今倾囊教我

让我格外感动,我有何德何能

唯有好好唱歌,对得起他的慷慨

七、翡翠小城通什(略)

八、重返海口(略)

尾声(节选)

我是有大海的人

从高山上下来的人

会觉得平地太平淡没有起伏

从草原上走来的人

会觉得城市太拥挤太过狭窄

从森林里出来的人

会觉得每条街道都缺乏内涵和深度

从大海上过来的人

会觉得每个地方都过于压抑和单调

我是有大海的人

我所经历过的一切你们永远不知道

我是有大海的人

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和你们不一样

海鸥踏浪,海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沿着晨曦的路线,追逐蔚蓝的方向

巨鲸巡游,胸怀和视野若垂天之云

以云淡风轻的定力,赢得风平浪静

我是有大海的人

我的激情,是一阵自由的海上雄风

浩浩荡荡掠过这一个世界……

原载《大家》杂志2018年第六期,收入江苏人民出版社《闯海集》

关于《闯海歌》的评论

01

来源:《中华读书报》

文章:《我是有大海的人》——读李少君《海天集》

作者:安琪

《闯海歌》注定成为《海天集》中的一座巨岛,对熟悉李少君诗歌的读者而言,《闯海歌》太真、太硬、太写实、太突兀,作者从过往的时光中一锹一锹挖出水、挖出土、挖出人,筑成这座巨岛。

《闯海歌》无疑就是广阔的生活。全诗以诗剧体的形式叙述了“我”跟随“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经历,“我”坐火车、过海洋、乘长途汽车到海南实地考察之后决定大学毕业直接到海南谋生,期间遇到同样闯海的外乡人、热情的黎歌王以及不可避免的困难和对困难的化解……全诗最后以“我”创作的歌曲《我是有大海的人》作结,巧妙地把作者自己喜欢的作品自如地放了进来。

写作《闯海歌》这类诗歌是一种冒险,它必须破除语言的洁癖,有时甚至必须颠覆诗人心目中深深扎根的诗之定义,且随我翻开《闯海歌》第三首《海口人民公园三角池》,看看诗中出现的招聘启事、合作邀请、擦皮鞋、摆地摊……这些意象怎及海浪涛声椰子树有诗意?对此西川早有预知,在《唐诗的读法》一书中西川有一段精辟之论:“忽然哪天化工厂爆炸,石油泄漏,地下水污染,股市崩盘,你写诗试试,你写不了,因为你那来自他人的、属于农业文化和进士文化审美趣味的、模式化了的、优美的、书写心灵的所谓‘文学语言’,处理不了这类事,因为你在语言上不事发明。”

现在,李少君正自觉地走在对当代语言“发明”的路上。

02

来源:《中国艺术报》

文章:《“观看”的诗学》——读李少君《海天集》

作者:王家铭

《海天集》里的叙事长诗《闯海歌》作为当代诗歌长诗写作的重要实践,依然延续了他习惯的路径,但又因为其叙述性而有着特殊的风貌。

《闯海歌》献给海南建省办特区30周年,“致敬海南岛致敬海南人民致敬自由与梦想”,是献给20世纪80年代人的典范之作。诗中记述了80年代末一位大学生校园歌手为了自由与梦想,“奔赴真正的远方和自由的天地”海南岛,最终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雄伟地展现了当时海南的自然景观和社会氛围。整首诗热闹、昂扬,一别于其他诗安静内敛的语调。“我被1980年代启蒙出自我意识和个人精神/我想要自我实现自我超越就得去大海边”,用长诗来记录一个年代的精神,谁读了这首《闯海歌》,谁就会深信理想不会失去,永恒的精神永远纯粹、热烈,谁都无法冷眼旁观于火热的事实。更何况这首诗在美学上有着令人沉湎的感染力:诗中的“我”与老船长一起出海,听黎歌王唱山歌,这些奇特的经历让人想起拜伦的《唐璜》,虽然是完全迥异的主旨;列车上众多“闯海人”的言语似乎有莎士比亚喜剧式的幽默;校园歌手“我”由流落天涯海角到走向公开演出舞台,甚至有一点普希金《叶甫盖尼·奥涅金》中青年的影子,不同的是本诗中的“我”在时代氛围中实现自我价值……

03

来源:《华西都市报》

文章:《我们是有大海的人》——李少君《海天集》的精神图像

作者:李瑾

他通过最后一首也就是第107首诗——目前而言他创作的最长的作品《闯海歌》,一下子将《海天集》的神性气质调整到“现实”的平台上,“问题”的浓度加重了,这首诗表明,尽管他在赞美、歌唱,但丝毫没有逃避现场、逃离社会,而是将个人的神经末梢扎入时代的脉搏之中。

李少君一面低吟“林子里有好多条错综复杂的小路/有的布满苔藓,有的通向大道”(《在北方的林地里》),一面高唱“那一年,最流行的口号:为了自由与梦想/那一年,最激动人心的观念:实现自我价值”(《闯海歌》),就是试图在诗歌中,寻求个人和现实的统一。统一的目的,实际上是一种“立法”,换个词语表达,即孔颖达所说的“立德,谓创制垂法,博施济众,圣德立于上代,惠泽被于无穷”。在李少君这里,诗歌是启蒙的、拯救的也是理想的、现实的,他始终没有忘记,诗歌与这个世界在法度上是息息相关的,并可以为后者提供某种理性规范。

04

来源:《延河》

文章:《自然诗学:实践与探索之路》——评李少君《海天集》

作者:朱必松

“既然选择了翱翔,就要横行四海;既然选择了闯荡,就要乘风破浪。”这既是李少君在长诗《闯海歌》中的言说,也是闯海者共同性的心声,有着普适性的意义和“美学范畴认同”。

李少君在《闯海歌》中抒写的经验绝非是他个人的单独经验,而是综合了闯海者共同性的人生经历。

李少君在《闯海歌》中的自然主义经验的抒写,不是一种遮蔽,而是一种敞开,一种诗性的澄明。

“日日开船顺风浪,撒网捕鱼鱼满舱/南海是我祖宗海,护佑子孙世代长”“渔姑靓丽又聪明,挑水下船勤织网,阿哥开船掌稳舵,采海归来天茫茫”“海鸥踏浪走四方,巨鲸巡游闯天涯。一生坎坷漂泊多,所幸港湾容我船。”这是李少君长诗《闯海歌》中最经典的文字和映像,技术性地完成了从自然诗学到政治性诗学的嬗变,凸现了《闯海歌》的生命美学和价值,以及一种隐形的,能够广泛认同的主流话语的历史性安置。

如果一个人的视野只是乡土的,他精神上永远也只是乡土的;如果一个人的视野是世界性的,他就拥有了这种世界性的可能。李少君在《闯海歌》中借喻一个漂泊一生的老船长形象,生动地完成了从肉体到精神双重意义的隐喻。

《闯海歌》中的尾声有着神来之笔,吹响了其整个诗作思想者的集结号:“我是有大海的人/我所经历过的一切你们永远不知道/我是有大海的人/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和你们不一样/海鸥踏浪,海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沿着晨曦的路线,追逐蔚蓝的方向/巨鲸巡游,胸怀和视野若垂天之云/以云淡风轻的定力,赢得风平浪静/我是有大海的人/我的激情,是一阵自由的海上雄风/浩浩荡荡掠过这一个世界……”李少君之所以受到推崇,就是因为他不囿于地域、民族、国家、语种等等、而是有一种世界性的眼光和格局。

他对印度圣雄甘地有着英雄主义的崇拜情结,并试图以自己肉身的受难来博取对弱者的同情和怜悯之心,这其实就是一种理性和爱的旋转与升腾。在其长诗《闯海歌》中只是借喻一个流浪歌手的“壳子”,只是借喻这个流浪歌手的“肉身”来安抚自己无处藏身的灵魂。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