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王发宾《蓝色的库库和屯》新诗集出版

2019-12-22 19:56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王发宾
摘要: “库库和屯”(归化城)是一座具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库库和屯”是蒙语,译成汉语是, “呼和浩特”。《蓝色的库库和屯》一书主要记述了呼和浩特的发展历程。诗人用一首首饱含深情的诗歌抒发他对这座城市的热爱与敬仰,特别体现了四十多个民族生活在这座古城的年



 王发宾《蓝色的库库和屯》新诗集出版

《蓝色的库库和屯》简介 

“库库和屯”(归化城)是一座具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库库和屯”是蒙语,译成汉语是“呼和浩特”。《蓝色的库库和屯》一书主要记述了呼和浩特的发展历程。诗人用一首首饱含深情的诗歌抒发他对这座城市的热爱与敬仰,特别体现了四十多个民族生活在这座古城的年年岁岁,是怎样通过相互交流、融合、团结、奋斗,在抵御自然灾害谋求共同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和生存能力。特别是草原文化和农耕文化的结合使这座古城逐渐地成为塞外的一颗明珠。解放后这座古城在党的关心爱护下,有了飞速的发展。进入新时代草原各族人民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奔跑着,守护着祖国的北疆。


作者简介

王发宾,呼和浩特市人,中华诗词学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书画家协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书协首届、二届内蒙古书法研修班学员,第五届内蒙古大学文研班学员。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并临习书法、篆刻到现在。书法尊崇传统兼融各体,擅长草书。诗歌以自由诗、古体诗、散文和散文诗为主,作品散见于《内蒙古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日报》《文艺报》《诗刊》《人民文学》《散文诗》《散文选刊》《诗林》《星星》《草原》《神剑》《深圳特区报》《伊犁日报》《伊犁晚报》《当代小说》下半月《当代文学选粹》《中国诗人》等。曾在多家刊物多次获奖,书法作品被内蒙古自治区人防办、中国新闻社湖南分社美术研究院、汝洲中国书画院收藏。出版有《战士的心在燃烧》《蓝色的库库和屯》。2012年被国际艺术(文化)事业联合会评为“国际华人最有影响力艺术大师”。


  

《蓝色的库库和屯》赏析

   李蕙芳


 诗歌赏析的角度甚多,我的发言拟从情感、韵味、结构三方面谈谈感受。

    人类情感无所不在,文学作品更离不开情感的浸润。王发宾的长诗《蓝色的库库和屯》蕴含的情感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

    长诗以饱含深情的笔墨,描绘呼和浩特从大窑文化至当代的漫长历史、璀璨文化,颂扬在历史进程中作出杰出贡献的人物、推动历史前进的人民群众。诗人对家乡的怀恋、热爱跃然纸上。

    抒写近万年的本土历史,读来却不觉冗长,这得益于诗人的巧妙构思。诗人用叙事文学常用的插叙手法,把万余年前的大窑文化至“开万象之新”的土默川安排在第一章隆庆议和与第三章建库库和屯之间,由此突出了阿拉坦汗设想并实施建城的主体内容;又展现了不可或缺的建城前的历史积淀。

    再说韵味。韵味是诗歌言语结构产生的情趣和意味。情趣容易理解,意味则需稍作解释。意味通常表现为含蓄,而含蓄是需要读者领会和体悟的。诗歌中最具意味的是意境和意象。

    细读《蓝色的库库和屯》会读出长诗的意境和意象。也因此,提高了长诗的品位。

    意境和意象是中国古典诗学的重要范畴,古代文论多有研究,但研究的重点多在描述,没有形成理论体系,也罕见对上述两个诗学范畴的界定。直至20世纪80年代,才在一些论著中出现相关定义。文艺理论家童庆炳认为,“意境是指抒情作品中呈现的那种情景交融、虚实相生、活跃着生命律动的韵味无穷的诗意空间”(童庆炳主编《文学概论》2000年版)。中国古典文学史家袁行霈认为,“意境是指作者的主观情意与客观物境的互相交融而形成的艺术境界”(袁行霈《中国诗歌艺术研究》1987年版)。至于意象,说法很多,大多近于意境,如英美意象派诗人认为,意象是指运用想象、幻想、譬喻所构成的各种具体鲜明的、可以感知的诗歌形象。

    二者是有区别的。我认为,意境展现的是完整的画面,而意象展现的是一物一景。

    理解二者及其区别之后,我们来赏析《蓝色的库库和屯》的意境和意象。

    下面的诗章描绘的是意境:

    第一章之牧羊人

    一个灵魂在放飞/一个人和一群羊融为一体/一群羊和草原融为一体/草原和天空融为一体

    第四章之驼城

    忍耐,如同一朵云彩/飘在大漠,飘在大海/飘在一个日子里/轻轻地绽开

    第十一章之一座城的智慧

    太阳、月亮、星星和白云/相聚在这座美丽的城市/从一清早,就开始运送/精神、食粮和空气

    下面的诗句可见意象:

    第一章之信心决定成功

    未知,是要探索的/意志是磨出来的一把剑/在崎岖的路上举一把火/照亮的都是歌

韵味中的情趣至为难得。情趣获得莫过于幽默和滑稽。《蓝色的库库和屯》时有情趣。如第十章之庆丰街:“可是,拍马屁的非要把它拍出水/一浪一浪兴风而起,光绪三十年/善拍马屁的归绥道台,把慈禧/早年住过的庆丰街改称‘落凤街’”。

2019.12.16



用乡愁浸泡过的诗歌    

尚静波


      我常有这样的感觉:一个人,无论雅俗,若能在自己的生活里结识一个(或几个)诗人,而这诗人又视你为友,愿意和你来往交流是一件值得珍惜的惬意的雅事。因为,我所认识的诗人朋友大都是能诗意我的生活,从而让我的生活充满情趣和快乐的人,譬如这个拿了一迭诗稿要出诗集,并要我为之写序的诗人—王发宾。

      我认识王发宾应该不是偶然之事,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是长时间在作协做协会工作,又编辑着本地仅有的文学刊物,那么,和一直挚爱诗歌并创作风头正劲的诗人王发宾相识显然就成了大概率的事情,或者说,我们的相识是注定了的。认识了,且熟络了,我便称他为发宾,因为这样去了姓氏的称呼是透着些亲近的。

      其实,说到底我和王发宾的相识是缘于诗,交往也是缘于诗的—他的诗,他的那些长长短短发表了或者没有发表的诗作。我回忆,我和发宾交往这么多年,往来长谈或短话已不计其数,似乎唯一的话题就是诗歌。他每次和我相见,是很少谈论别的什么的,总是会拿出一沓已经打印好的诗稿或是拿出那部蓄了他许多诗歌的手机让我看,他会讲创作这些诗的灵感是怎们来的,他又为什么选择了这样的诗句来表达,从这些交谈中,我会强烈地感受到他作为一个诗人的兴奋,体会到他创作的冲动以及索词得句的那种喜悦。当然,他有时也会有写作受阻,自觉词不达意的沮丧和懊恼……那时候,他便真性情毕露,率真地去激动,去痛苦,这便让我觉得他是肯为诗歌去做一切的。

我是读过发宾许多诗的—那些发表了的或是还没发表的,凭我多年在文坛厮守的心得和做编辑工作的经验,我早已觉得发宾是一个可以写出来—在诗歌创作上取得成功的人。他的许多诗厚重而接地气,散发着浓郁的泥土气息,会让人想到犁铧翻开的田垅或是棚圈里卧地反刍的老牛;他的诗又那么蕴含着力量和意志,让人联想到战旗飘扬的火热军营以及那呼喊着队列口令的出操和行军;同样,他的诗又那么辽远和宽阔,让人想到草原下安详的羊群和炊烟升起的蒙古包,当然也想到年迈了的额吉熬的那一碗热气腾腾的奶茶……

      我说这些并不是妄说,我读过他已出版的诗集《战士的心在燃烧》,更在我们刊物上编发过许多他的诗作,所以,我敢说,我懂发宾,也懂他的诗。发宾很有些独特,他不象许多诗人那样外向,那样善言辞;在社交场合甚至显得有些呆板;但我知道,他总在思索,将许多东西放在思想的饼铛上,反复地翻烤,直至成熟。他的创作从不跟风,只写自己认为值得去写的东西,并努力地使用自己喜欢并熟悉的语言表达方式。从这点上看,发宾的诗歌创作是已然有了自己的追求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的,这是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他的诗歌创作的某种成熟。

      发宾写《蓝色的库库和屯》应该是有较长时间准备的,在完成这部诗稿之前,他就写过一些关于“青城”也即“库库和屯”的诗作,那些诗作反响很好,有人说,这或许成为他写作诗集《蓝色的库库和屯》的诱因和动力。但依我对发宾的了解,作为一个诗人,写作一本诗集去讴歌和纪念这一方生养他的热土是一件注定了的很值得去做的事情;只要写诗,他是一定会去做的。

      大家都知道,“库库和屯”—“呼和浩特”(蒙古语谓“青城”)是一座被历史铭记的,写入厚重典籍的塞外历史文化名城,它的独有的地域和民族风情以及在过往历史中发生于此那些令人无法忘却且充满想象的旧事,不仅只是过眼云烟般使纸页发黄,而是时至今日仍以一首诗、一本书、一支曲、一出戏……,撩拨着人们的心弦。应该说,这座不仅被文字记录又被人们口耳相传的塞外名城是许多人成就了它。同时,它也成就了许多人,譬如诗人王发宾。

我是个对呼和浩特历史文化有着极浓厚兴趣的人,读过许多文人墨客(其中不乏名家)所写的关于它的诗文,我甚至还编辑过一本名为《青城诗文百家》的厚厚的图书,但完全以诗歌这一文学体裁完成对一座城市数百年历史文化的缩写描摹,完成字字句句都浸润着情感和心血的歌吟,这则是我所知道的第一次,而发宾也就因此成为第一人。我还记得,两年前,发宾和我谈及创作这本诗集的构想时的情景,他说得很平静。但我听了却有些兴奋和激动,作为一个几十年的老编辑,我意识到这构想的价值和完成它后将产生的能让人耳目一新的阅读效应。我立马告诉他,这构想很好,千万别轻忽了这创意,一定要坚持做下来。他像战士出征时宣誓一样地允诺了。他没有失言,如今他把一本用A4纸打印出来的诗稿摆放在我的面前,半晌无语,墨香轻轻散开,沁人心脾……

       发宾的诗集《蓝色的库库和屯》共收录了长短不一的诗歌二百多首,从内容上说,或者从编辑顺序上说,基本上是由古至今顺延编写成的。这其实是有好处的,这样的编排宛如将一株大树枝干做了一个横切之面,其年轮便清晰可见。说白了,他也正是力图用这样容易被人理解接受的方式完整的展示“库库和屯”的诞生和成长,展示那些蕴含在每一首小诗中的城市沧桑往事和历史变迁……

阅读发宾的诗稿,我惊讶地发现印象中的北方汉子内心深处那么敏感那么细腻的柔软情愫。在他的诗集里不只是把重要历史时期,重大历史事件,简单直白,史料式的阐释,而是将它们分解成人们热爱的事物,那些事物是有温度的甚至是可以呼吸的,这样我们就透过整部诗集看到城市的骨骼,血脉,肌肉,丰满而具有生命的张力。

      不用怀疑,发宾太热爱这座曾叫“库库和屯”的城市了,他在这里出生,长大,并在这里娶妻生子,他在这里读书,当兵,工作,也在这里写诗。我曾在读他的诗后,多次感叹:他的诗有浓郁的土默川气息。如果把他的诗作为一次文学大餐来品味,那么我们从他的诗里就可以品出爬山调的本土的芬芳韵味,也品得出蒙古民族民歌直抵心扉的穿透力,我不想在这里举例,因为我认为这样会破坏了读者阅读而有所获的快乐,就象我们提前告诉一个兴致盎然的足球迷比赛结果一样,这不是一件讨喜的事情,何况对作品之评价是见仁见智之事。发宾对自己这本诗集是倾注了大量心血的,如同每一个热爱自己孩子的母亲一般,发宾对诗歌的挚爱和追求都化作坚持不懈地默默劳作,每一个词,每一句诗,每一个意境,他都反复地斟酌推敲,直到找到最满意的表达。我知道,他在编辑这部诗集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地增删和修改内容,以保证读者阅读印象的顺畅和完整。我知道,这部诗集中的许多诗的题目,他都是一改再改的;有时,每改一次他都打电话征询我的意见,乃至让我都觉得他如此毫不吝啬惜地投入情感和精力是会生出创作的疲惫和焦躁的;但他没有,他是那么精力旺盛地投入他诗稿的修订中,毫不松懈,直到敲定最后一个句点。

      发宾是个很有想法的人,这很体现本人对这部诗集装帧设计的个人要求和建议上,考虑诗集的内容和他对草原古城家乡的热爱,他对设计者提出蓝天、白云、草原及古城等设计元素,这都很得设计者认可。在整个封面及内文版式设计,他甚至连页码处那小小的装饰图案都考虑到了,这让我们看到了他诗集中那“页码标注处”与众不同的“马头琴”和“套马杆”,不知为什么,我先前并未在意这类细小之处。但听他讲完之后,我 头脑中的想象力和感知力就被他调动起来,—那两个小图案会让我觉得这诗集所代表的就象一个原生态的歌者对故乡的歌唱,每一页都是,满满的乡情和乡愁……

      我当然不能准确地说出这本书出版发行之后会发生些什么,但我有一种预感,我预感到这本书会得到这座蓝色城市的珍爱---这是一个孩子献给母亲的亲吻,母亲会因之而激动,她会伸出双臂拥抱她自己的孩子——这个叫王发宾的诗人,并把这本诗集珍藏在城市的文学宝库中。

      我还预感:一定会有很多像我一样喜欢诗歌的人,会喜欢这部诗集,这部叫《蓝色的库库和屯》的诗集,以及他的作者—王发宾。

 

 

              20198月于青城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