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为妻弟扫墓

2018-12-12 17:24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刘建奇
摘要: 为妻弟扫墓 刘建奇 2018年9月1日,天高云淡,秋风习习,我偕同妻子、妻兄和儿子从杨凌车站登上了西去的高铁列车,专程前往新疆祭奠41年前牺牲在巴音郭楞州和静县的妻弟,一路上一种厚重的牵挂和深深的怀念笼罩着大家的心田。 妻弟名叫胥志强,是乾县周城乡人

为妻弟扫墓

刘建奇

      2018年9月1日,天高云淡,秋风习习,我偕同妻子、妻兄和儿子从杨凌车站登上了西去的高铁列车,专程前往新疆祭奠41年前牺牲在巴音郭楞州和静县的妻弟,一路上一种厚重的牵挂和深深的怀念笼罩着大家的心田。



      妻弟名叫胥志强,是乾县周城乡人。生于1958年,1976年3月参军到铁道兵驻新疆部队服役,1977年5月5日在修筑南疆铁路中不幸以身殉职,时年只有19岁。那一年噩耗传来,家人们悲痛万分,乡邻右舍为之哀伤惋惜,他的离去带走了岳母老人家的灵魂,也给众多的亲人留下了永远的悲伤和思念。

      41年来,家人们总想去新疆为妻弟祭奠扫墓,但由于各种原因,始终未能知道他的安息地在何处,岳母在世时,每逢清明节,都要到村西十字路口朝西北方烧些纸钱,向妻弟祈祷一番。1985年4月妻兄想念心切,独自一人去了新疆寻找弟弟的安葬地,一路上到处打听,费尽周折,总算才知道弟弟原来所在的铁道兵部队已经撤销建制,整体并入铁道部,部队离开时,也没有向地方上作任何移交。他在新疆转了半个月找不到下落,无奈间噙着眼泪,只好返回。冬去春来,年复一年,尽管岁月的长河渐渐远去,但亲人们对妻弟还是有着魂牵梦萦的思念,每当提起为他祭奠的事都是无言的泪水,四十一载的等待疼了家人的心,白了家人的头。



      这次能去新疆和静县扫墓,我们亲属衷心的感谢三秦都市报和巴音郭楞日报两家报社,是他们的联动努力,才使我们终于跨过了41年的阻隔,实现了夙愿。那是2018年7月的一天,妻兄一位朋友在报纸上偶然看到了一则寻找烈士亲属的消息,当即用手机拍下转发给了他,当妻兄看见上面弟弟的名字时,既意外、又感动,差点惊叫起来,立马拨通了三秦都市报张姓记者的电话,确认了这一消息之后,又很快通知了家人,至此我们才知道妻弟现安葬在和静县新建的人民烈士陵园,他的灵魂至今还飘荡在生前修建的南疆铁路线上,飘荡在天山群峰之间。

      第二天下午,我们一行到达了和静县,从新疆版图上看,和静县位于天山南麓,地域非常辽阔,面积有39686平方公里,其中山地高原占了92%,南疆铁路自北向南,穿越在秀美灵动的天山之间。在和静县停留期间,我也了解到那段波澜壮阔的筑路历史,这条全长470公里的铁路,从1974年开始,当年铁道兵部队调集了万余官兵,历时十年,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风餐露宿,沐风栉雨,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克服恶劣环境和地质及自然灾害等种种困难,凭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修通了这条纵贯新疆南北大动脉,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这条铁路线上当年曾激荡出无数闪亮的星火,也承载了妻弟和战友们英勇奋战的光辉足迹。



      第三天清早我们便来到了和静县民政局,接待的同志十分热情,听了情况介绍后,对我们食宿作了周到的安排,并派专车送我们到了烈士陵园,陵园座落于县城东北方天山脚下,其面积之大,规格之高,在内地很少见到。秋日的园内,柏树青翠挺拔,庄严肃穆,在高大雄伟的纪念碑前我们先是敬献了花篮鞠躬默哀,后又跨上台阶,恭读着石碑上的文字,妻弟名字镌刻其中,此时不由自主的热泪直下,碑的两侧是铁道兵雕塑,浓缩着战士的群像,栩栩如生,让人肃然起敬。讲解员介绍到,这座陵园建于2014年,那一年和静县委、县政府为了更好的铭记历史,追思英雄,投入了巨大的财力,把为修筑南疆铁路牺牲后、就地散葬在铁路沿线的近200名烈士骨骸,集中迁葬到了这里。自陵园建成后,前来缅怀烈士的人们成群结队、络绎不绝。此时涌入我脑海的感念是青山处处埋忠骨,当年兄弟今安在,妻弟他现在和战友们一起长眠在这里,不孤单也不寂寞,虽然离开我们而去41年了,筑路的大军也早已远去,可他和牺牲的战友们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湮灭,他们的英名也没有因岁月的久远而失去光彩,相反他们的光彩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加显得透亮和耀眼,他们依然活在千千万万人民心中。作为烈属,我们要向和静县的党政领导和各族人民深深道一声谢谢,感谢你们给了妻弟这般归宿。



      离开纪念碑,进入到了墓地区,翠绿的柏树之间整齐的排列着约有200块石碑,柏树在山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仿佛是烈士们对我们到来的问候,环视周围一座座墓碑,我心中甚感悲痛,一股强烈复杂的心绪涌上心头,碑上每一个名字都曾经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每一个名字都记载着铁道兵修筑南疆铁路的壮烈岁月。



      在讲解员引领下,很快便找到了妻弟坟墓,墓体是用大理石砌成的非常壮观,坟头石碑上“胥志强烈士”五个大字格外醒目,刚到坟前,未及献上供品,我们几人就已泪如泉涌,哭成了泪人,妻子一下子扑倒在墓上嚎啕大哭起来,双手不停地拍打着坟墓,声声呼喊着弟弟乳名,血脉相连的情感,41载入骨入肉的牵挂,在这一刻全都释放出来了,刹那间撕人心肺的哭声连成一片,回荡在陵园的上空,惹得站在一旁的讲解员和司机也在不断的擦拭着眼泪,哭声引来了一大群前来祭奠战友的重庆籍铁道老兵,他们个个含泪劝慰着我们,搀扶起妻子和大家在一起拍了合影照。看到这些年已花甲的老兵,我忽然间想起了41年前妻弟与亲人们告别时胸带大红花、笑容满面的那一幕,而今天我们却以香蜡、清酒之仪祭奠在他的坟前,此时此刻我有了别样的感受。



      这一天归来住宿和静宾馆,我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入睡,在惋惜妻弟的同时,也明白了穿上军装和“献身”的生命意义。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使命,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担当,从保家卫国到和平建设,时代的主题在变,参军的青年在变,但不变的是人民子弟兵身上流淌的血脉、胸中燃烧的激情、肩上扛起的责任。妻弟为祖国建设血洒天山奉献了一个真正的军魂,他的爱国情怀和大无畏牺牲精神,已经注入了国家的血脉,他和牺牲的战友们是国家民族之魂的组成部分,为国捐躯,彪炳千古!

      志强,我的好兄弟,安息吧,往后我们还要再来看您。



      作者:刘建奇,陕西武功人,咸阳市作协会员,武功作协理事。写于国家第五个烈士纪念日

      2018年9月30日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