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故乡的老井

2019-01-17 22:34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张会鸽
摘要: 故乡的老井 文/张会鸽 一汪汪澄澈之水,是大自然博爱的给予;一口口香甜之露,是天地间无私的馈赠。从蹒跚学步到青涩少女,从花信年华至四十不惑,享一份清凉,品一缕甘醇,感念流年的飞逝。岁月悠悠,故乡那口老井,一路伴我踏歌前行。 两棵高大的皂荚树,

故乡的老井

文/张会鸽

      一汪汪澄澈之水,是大自然博爱的给予;一口口香甜之露,是天地间无私的馈赠。从蹒跚学步到青涩少女,从花信年华至四十不惑,享一份清凉,品一缕甘醇,感念流年的飞逝。岁月悠悠,故乡那口老井,一路伴我踏歌前行。

    两棵高大的皂荚树,经年累月,似左膀右臂忠诚守卫,春去秋来,不离不弃。阳光自树影穿过,斑斑驳驳,映照你身。老井,你的威严肃穆,植根我心。

    我来,你一直都在。我瘦小的身影,倾力将辘轳转动。汲一股清流,洇湿了苍苔。俯身,那一泓明净中有我清秀的面庞,如花的笑靥。

    骄阳似火,于斑驳树影间觅一处绿荫,清水矮凳,浣衣濯足,丝丝凉爽,透于身而沁于心,于是,洒一地童真,冁笑嫣然。

    流火七月,摇一把蒲扇,于竹榻上坐听《牛郎织女》,体味一语浪漫。闻传郎才女貌,葡萄藤边漫步;比翼连枝,老井深处诉情。原来后土之间,人亦多情;皇天之上,仙亦有爱。翌日清晨,满怀好奇之心,于老井边俯首探看,只见深幽之处水波荡漾,如明镜空悬,但悄然无声。待夜幕暗沉,意欲再探,然黑夜漆漆,唯愿“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完聚”。

    童年,有我多彩的梦。  

    驻足老井前,观往来人流,如织如梭。朝沐晨阳,沉沉水桶一肩挑,步履稳健;夜幕低垂,肩上扁担晃悠悠,身轻如燕。 叹父辈们伟岸的身躯为我遮风挡雨。 也曾想我柔弱的双肩,何时能挑起重担,如轻盈的舞者,一路莲步姗姗?

    童年,有我憧憬的情。

    观一街两巷,汲水之人络绎不绝,看老井沧桑,不分朝夕慷慨给予。问父亲,那井有多深,水有多长?缘何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父亲告诉我,山亦磅礴,水亦浩瀚。生活如山,方知山之高大;做人如水,乃悟水之情怀。

     老井,你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醪糟米酒,甘甜醇美;自酿陈醋,余味悠长;农家泡菜,新鲜爽口;水磨豆花,细嫩柔滑。试想,若不经井水的洗礼,哪来缕缕幽芳?  

     老井,你至清至纯,润泽一方。

     月圆之夜,两根红烛,三根檀香,一鞠深深的叩拜,是母亲对你的虔诚。熏染我心,我心亦然。

    一方水土一方人。百户乡梓,守望相助。 瓜田李下,挥汗如雨;老人榻前,递茶送水。 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井水如蜜口口甘冽,人心似水颗颗清纯。

    老井,你至善至美,人人称颂。

    寒来暑往,老井伴我款步前行,洒下一路欢笑,收获一地金黄。

    斗转星移,我来,你依然在。只是再无汲水之人,更缺了欢声笑语相伴。你威严骤减,肃穆无存。久久凝望着你,我黯然伤神。

    念你,恋你,几回回梦里寻你。蓦然回首,雾霭氤氲中,故乡那口老井,股股清泉涌动,滴滴甘露含情。移步井沿边,见那水伸手可及。我欣喜狂然,鞠一捧入口,其味悠悠,沁我心脾……

梦里醒来,恍惚中我顿悟了:

老井,只偶尔在梦里;

故乡,却一直在心里。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