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新湘行散记

2019-04-24 15:27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谭正开
摘要: 新湘行散记(一) 新湘行散记 谭正开 一、邂逅凤凰 下午六点多,我是怀揣着朝圣的心情走进凤凰的。 大学文学课上始认识沈从文先生。母校曾经人才荟萃、大师云集。先生为母校众多名师名人之一,有幸添列中文系门墙,荣幸之致!尽管时过境迁,此校早已非彼校,

新湘行散记(一)


                      新湘行散记
                          谭正开
        一、邂逅凤凰
       下午六点多,我是怀揣着朝圣的心情走进凤凰的。
       大学文学课上始认识沈从文先生。母校曾经人才荟萃、大师云集。先生为母校众多名师名人之一,有幸添列中文系门墙,荣幸之致!尽管时过境迁,此校早已非彼校,此中文系早已非彼中文系,但毕竟存在“血缘亲情”关系。这犹如一个穷人攀上一门贵族远亲,倍感亲切自豪,逢人津津乐道。
       好奇心使然,特意翻阅校史资料及相关文集《西南联大奇闻轶事》等,进一步了解先生身世背景人生经历。作为偶尔信笔涂鸦的文学爱好者,不仅对先生的才华佩服得五体投地,高山仰止;对先生的人品和精神也是油然而生敬意。当然,其传奇人生及浪漫的爱情故事更是脍炙人口,让广大学子耳熟能详。曾几何时,《边城》入选中学教材。反复品读之余,爱屋及乌,更神往那一方遥远的山水,灵魂的栖息地。
       暑假,自驾游贵州,起于千户苗寨,止于梵净山。打开导航,凤凰近在咫尺,欣喜若狂。临时起意,跨省越界。
       旅游旺季,在新城区转一圈,没找到住处。儿子有些急。返回入城口,慌不择店,订了个房间住下,直觉离主城区较远,好在推窗见沱江。
      刚下过雨。江水浑浊暴涨,来势汹涌,“夏潮带雨晚来急”。头晚宿于贵州镇远古城,那是一座秀美的小城,一条舞阳河穿城而过,在大地上画出一幅优美神秘的太极图。河水清澈平静,像一块温润的碧玉,几乎感觉不到它的流动,示人以桂林山水的格调。两边商业店铺鳞次栉比,夜游两岸,灯火辉煌,交相辉映。儿子一见眼前此景,与我在车上“铺垫”的差别极大,小嘴一撅,说还没昨晚那个漂亮。
        天色暗下来,加之雨后烟锁雾笼,眼前一派朦胧,不问西东,看不清全貌,我没发表见解。内心虽然也在嘀咕,难道真不如镇远古城,难道新西兰女作家路易·艾黎笔下的“中国最美丽的小城”就这感觉,那可就是徒有虚名,名声在外。
       安顿下来,不顾风尘劳顿和饥肠辘辘,顺沱江而下,向人多的地方进发。水漫河堤,顺堤岸蜿蜒而下的步行街多处被淹没,需要绕行。然而,来往穿梭的人络绎不绝,人气越来越旺,绝不是镇远古城可比的。远远看到《边城》中似曾相识的赛龙舟的虹桥(卧龙桥)标志。两边吊脚楼相簇相拥相望,把脚跟密密麻麻抻到水中。在人流中走进左岸一家小吃店,选择靠窗的桌子坐下,边吃边欣赏窗外的风景。走出店门,不觉华灯初上,倒影投入江水中,灯影幢幢,人影绰绰,一派朦胧喧嚣景象。
       二、边城奇遇
      从左岸顺虹桥漫步到右岸,走上青石砖铺就的步行街,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石板光滑锃亮,留下岁月沧桑。“老大”,身后传来吆喝声,下意识回过头张望,一个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中年男子乐呵呵冲我笑,“大哥,别看,就叫你。”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把一顶骑士帽扣到头顶,把两把手枪硬塞到手中,“我看满大街就你最像湘西土匪。”我有点懵,有点生气。
      自认为喝过几瓶墨水,鼻梁上架副眼镜,我虽说不上长成百面书生模样,就是皮肤糙点黑点,但也不不至于是五大三粗、胡子拉碴的洪金宝式的彪形大汉,更不是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成奎安式的反面角色。怎么就说我长得像坏人,而且是拦路抢劫的悍匪?我是进入“梁山水泊”一样的龙潭虎穴狼窝,还是来文化圣地朝拜名人?湘西到底出文人还是土匪?没等我发作,妻及俩儿被他的幽默谈吐和商业噱头搞得忍俊不禁。加之虚荣心作祟,对他的“强买强卖”没有太大反感,而是任他拉着左摆造型右换姿势,配合他咔嚓咔嚓按动快门。看着搞笑的匪气十足的快照出来,哑然失笑,乐意被其“明火执仗”打劫一回!仿佛自己摇身一变就成了占山为王的“座山雕”,或落草为寇的“梁山好汉”。
       本来,文人与土匪、文化与野蛮是矛盾对立的。可是,“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它们好像又是并存统一的。山东既有“梁山水泊”,又有“曲阜孔庙”;凤凰出过土匪,又涌现文人;先生早年当兵,后又“投戎从笔”,与文学结下不解之缘。这或许正是凤凰的神秘之处。
      溜达一圈,夜色笼罩。初来乍到,不辨东西,累并快乐着,打道回府。
                   
            03-21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