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大明宫美人

2019-05-31 17:44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宋鸿雁
摘要: 大明宫美人 宋鸿雁 清晨 7 时,我一如既往地走在通往唐长安城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的路上。 沿龙首北路东行,过驼队雕塑,穿右银台门,沿西宫墙往北快步疾行。西侧是翰林院遗址,可惜翰林院已了无踪迹,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绿地和高大树木,我想象着饱学的翰林学

大明宫美人

宋鸿雁

清晨7时,我一如既往地走在通往唐长安城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的路上。

沿龙首北路东行,过驼队雕塑,穿右银台门,沿西宫墙往北快步疾行。西侧是翰林院遗址,可惜翰林院已了无踪迹,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绿地和高大树木,我想象着饱学的翰林学士在此等候召见和差遣的情形。

东侧是麟德殿遗址,是大明宫内规模最大的一处宫殿建筑。透过密密的爬山虎墙,可望见残存的高大台基,光凭残存的台基即可想见麟德殿的雄伟气派。记得曾登麟德殿遗址,台基上尚存巨大的柱础和残破的地砖。遥想当年,宫廷宴会乐舞时,有多少美丽的女子曾在此翩翩起舞?

朝着九仙门方向继续北行,在一岔路口东侧,是大片的绿地和樱花树。春季,我曾流连花雨纷飞的樱花树下。沿着林间小路,旖旎而行。一组壁画和雕塑相呼应的景观就会亮了你的眼。帝王冠冕堂皇,侍从谦恭有礼,侍女温婉可人。每到拐弯处,总有一侍女左顾而望,很是特别,我总觉得她在望我,我亦在瞅她。

横穿宫苑西路,继续沿石板小路向东,想起春季盛开的西府海棠,也曾频频让我驻足。含苞时,红艳欲滴;绽放后,玉容月颜。看到海棠,总会不由自主想到杨贵妃。东坡居士曾深情咏赞:“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红烛照红妆”,恐怕再没有人比东坡居士更爱海棠!东坡居士以海棠花比贵妃,足证杨贵妃的明艳动人。

踏上朱红色的实木拱桥,桥下流水潺潺,两岸水草丰茂。进入木篱笆圈起的岸边高地,我的心情越发迫切,就如同痴情的男子渴望见到心仪已久的女子一样。远处蓬莱岛缥缈于晨雾中,岛上树木森森,垂柳依依。最高的树杈上憩着不知名的水鸟,湖面野鸭悠游。我奔向太液池畔,还好,采莲女悠然,美人依旧。

太液池,在大明宫北部,因池中有湖心岛蓬莱,故又名蓬莱池。我心心念念不忘的采莲女,就在太液池西池的西北岸。夏季,池岸长满茂盛的芦苇和香蒲草,太液池中荷叶田田、荷花玉立,采莲女就掩映在芦苇、香蒲草和荷叶荷花之中了。

池岸边的青石上,广袖舒裙的唐朝侍女悠然回首,纤手递出一支长篙,好似在召唤乘船采莲的女子快快上岸,可是船中的三名妙龄女子一点都不急于上岸。船头娇俏可人的侍女半个身子探出船去,伸出右手去摘一枝盛开的白荷,左手里刚摘的莲蓬反手交给坐在船中的娴雅姐姐。姐姐一面嘱咐她当心,一面顺势握住她的手,担心她一不小心滑落水中。船尾撑船的侍女,微笑地看着船中采莲的两人,对岸边召唤的声音充耳不闻,微微哼着采莲曲:“罗裙虹霓裁,芙蓉向脸开。泛舟烟波里,太液照影来。”云鬓上的红荷,映衬着她的芙蓉面,体态婀娜,柳腰轻摆,纤手微撑,点一支长篙,小船又悠悠然荡远了。

这副美妙的画卷,舒展在太液池畔,引得我天天殷勤探看。这是女雕塑家黄剑的《采莲图》,描绘了太液池莲花盛开时节,宫中女子移舟采莲的动人美景!有位学者曾说:太液池是后宫内池,宫女、妃嫔及皇亲近臣泛舟湖上是有可能的,但如雕塑所表现的采莲主题是难以想象的。唐朝诗人张祜曾赋诗:“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我想雕塑作者是深切地感悟到后宫女子的悲欢离合,才寄予希望地创作出生动活泼的《采莲图》,来表达自己对宫中女子深深地爱怜与悲悯!

也许女人更懂女人吧!采莲女们一举手一投足,都牵着我的心。她们是如此之美,让我想起了《诗经·卫风·硕人》中对美人的描写: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也许除了《采莲图》的作者黄剑外,再没有人比我更爱这些采莲女的。每日清晨,我总是脚步匆匆,沿着既定路线,心像被小手挠着,魂也被丝线牵着,魄总被眼波勾着。直到我远远望见太液池,望见蓬莱岛,望见小舟,望见采莲女,我悬着的心才能静下来。站在池岸,看野鸭划行荷叶间,听采莲女喃喃私语,嗅荷叶荷花幽远清香,感晨雾飘渺迷漫。清人张潮的话语如在耳畔: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这不正是在说我的大明宫美人吗?我心仪的采莲女!

在太液池畔流连,时间过的总是很快。面对赏心悦目的采莲女,我呼吸吐纳着荷香,拉伸舒展着腰身,一天都会神采奕奕!

不知不觉中,荷残秋已至。夏日荷塘是清新之美,秋日残荷更添萧瑟之致。荷叶枯萎,莲蓬垂头,让人心生爱怜。“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曾经的苍苍芦苇白了头,青青香蒲黄了发梢。沿太液池岸返回的路上,看到园林绿化人员穿着连裤的防水衣,站在池水里采割这些摇曳的水生植物。不由好奇,弯腰询问正在岸边将采割下来的水生植物进行捆扎的阿姨。阿姨手中忙着活计,顾不上抬头地解答:“秋天要将这些芦苇和毛拉草(也就是香蒲草)割掉,否则冬季会腐烂发臭的。”

心里感慨着园林绿化人员的辛劳,脚步却将我带回到宫苑西路上。大道两旁,树木花草错落有致:高处有国槐、杨树、栾树;中间为桂树、枇杷;稍低有木槿、红枫;地面铺绿绿的草坪。宽阔的大道上,辛勤的保洁大姐用扫帚清扫大道上的落叶,用手轻轻摘取花树上的落叶,再用夹子夹取草坪上的落叶……她们对一树一花一草是那样的爱惜,唯恐伤了花,损了草坪。

原来我们平日赏的美景,竟有这么多园林绿化和保洁人员在辛勤维护。采割芦苇的阿姨,清扫园区的大姐,她们不也是大明宫美人吗?

在麟德殿南西折,行不远,上金銮坡,北有金銮殿,南有大片空地,一列六骑的马球队迎面奔驰而来。人、马通体银白,浑然一体。马匹矫健俊美,腿蹄轻捷,当先一马昂首嘶鸣,余马听令列队。马背上的唐朝女子身形矫健,容颜清丽,左手引缰,右手执马球杆,就像接受检阅的女子仪仗队。每每行于此,我总要驻足向她们致敬!在大明宫遗址公园里,还有一处雕塑,反映了唐明皇与杨贵妃打马球的精彩瞬间,画面极具动感,精彩传神,感兴趣的朋友不妨亲自前往观赏。

日日穿行大明宫,冬的脚步也来了。出右银台门,南侧驼队雕塑广场上,一群大妈围成一圈,跳起热情的藏族锅庄舞,好似早冬的寒气也被驱赶跑了。胡商、驼队、着藏袍欢快舞动的大妈们,仿佛让我有了穿越丝路的感觉。

古丝绸之路,已然焕发新的风采;今日大明宫,正以绝世容颜,喜迎四海宾朋。唐代女子,崇尚自然健康之美;当代女子,更应传承自然健康的审美观。不知从几时起,一些爱美的女性开始割双眼皮、隆鼻、削下颌角,以期达到更精致的面容;还有一些女性丰胸、束腰、垫臀,追求所谓“S”型身体曲线;再到近期网上热传的反手摸肚脐、炫A4腰、锁骨养金鱼等,追求极致瘦身,以瘦为美几近病态!

其实,天地生万物,各有各的美!牡丹雍容,芙蓉清丽,海棠明艳,荷花高洁,菊花素雅,梅花冷艳……世间的女子,就如同这些美丽的花草,各自绽放各自的美丽,不必大家皆同。

那么,谁才是我心目中的大明宫美人呢?采莲女娴静如姣花照水,散发优雅之美;打球女矫健似凤凰于飞,激发活力之美;辛勤劳作的园林绿化阿姨、保洁大姐,展现劳动之美;跳跃的广场舞大妈,宣扬运动之美。难道她们不美吗?是的,她们是如此之美!她们都是我心目中的大明宫美人!

                  (201711月于长安龙首原)

 

宋鸿雁:青年作家。笔名鸿雁,汉族,毕业于兰州大学医学院,现供职于西安市某政府机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三秦文化研究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曾先后在《中国文化报》《西北军事文学》《自学考试报》《文化艺术报》《陕西工人报》《三秦都市报》《西安日报》《西安晚报》《阳光报》等国内刊物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