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交易风波

2020-04-04 15:35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 齐菲
摘要: 清明节放假第一天下午四点钟左右,孙靖轩妈妈打来电话,焦急地说:“孩子被班里的几个男生骗走了一千元钱,这几个男生分别是王建旭、任恒毅、任添翼和刘振捷。”我一听吃惊不小,这么多钱,怎么骗的?

清明节放假第一天下午四点钟左右,孙靖轩妈妈打来电话,焦急地说:“孩子被班里的几个男生骗走了一千元钱,这几个男生分别是王建旭、任恒毅、任添翼和刘振捷。”我一听吃惊不小,这么多钱,怎么骗的?我安慰孙靖轩妈妈说:“别着急,慢慢说。”通过孙靖轩妈妈的陈述,我终于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最近班里几个男生流行玩卡牌,孙靖轩看到别人有而自己没有,很眼红,想跟别人索要几张,却遭到拒绝,于是擅自从家里拿自己的压岁钱来买,一开始是用二十元钱买上几张,后来为了得到更多的卡牌,就五十元钱五十元钱的买,那几个男生见孙靖轩这么喜欢,也趁机抬价,就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在将近三周的交易里,孙靖轩把自己的一千块钱全部花光,家长无意当中发现,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我听完以后,觉得这件事不小,决定细细调查一下。从哪入手呢?我稍作考虑,认为还是应该从当事人孙靖轩开始,于是我对孙靖轩妈妈说,让孩子接电话,我要问清楚。通过我们的一问一答,我对整个的交易过程又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其中包括交易的时间、地点、人物以及大约的钱数等。

接下来我就开始 一一向另外几个当事人进行核实。从哪儿开始呢?我在脑海里一遍一遍过着这几个孩子的名字,最后决定从刘振捷那儿开始。刘振捷这个孩子很老实,他妈妈这个人也很正直,只要孩子有错,从来不包庇不袒护。也正如我所料,电话一接通,刘振捷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了我,他的妈妈也在旁边补充和解释孩子表达不清的地方。原来刘振捷妈妈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孩子从同学那儿拿钱,然后上网买东西这个事情,不过他也早就制止了孩子的这种行为,并告诉孩子别人的钱不能要,有玩具大家一块分享。所以刘振捷就只从孙靖轩那里拿过一次钱,数额是五十元,但在家长的教育下已经还给了孙靖轩,所以他不欠孙靖轩钱。除了这些情况,刘振捷还向我讲述了其他同学和孙靖轩交易的情况。

第二个电话我打给了任添翼同学。据孙靖轩所说,任添翼和他交易比较少,大约是一百元钱。基于此我打通了第二个电话,结果任添翼妈妈说孩子回老家了,我一听就对她说,等孩子从老家回来再打给我,我有些情况要找他了解。就这样我挂掉了电话。

我马不停蹄地又拨通了任恒毅家长的电话。根据平时的观察,我知道任恒毅这个学生是个心眼儿很多的孩子,他也承认从孙靖轩那里通过卖卡牌赚过钱,但只交待了极少的一部分金额,并且我问一句他就答一句,半句话也不多说。后来我把任务交给他的妈妈,由他妈妈来问询,然后把结果告诉我。说实话,我当时心里也没底,因为我没有和这位家长打过交道,不清楚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他袒护自己的孩子怎么办?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打开手机,但没有任何关于他的信息,心中更加失落和不安。吃罢早饭,想想不能再等了,主动打过去,否则心里会一直挂着这件事而无心干别的。找到对方的手机号码打过去,是他爸爸接的,但正开着车,不方便接电话,说让我找孩子的妈妈聊,不过孩子的妈妈现在正在大棚里干活,要等到中午才有时间。哎,等吧。还好值得庆幸的是没多久,孩子的妈妈就打过电话来了。一听说话,非常朴实的一个农家妇女,实在!我们共通话十七分钟,孩子给他交代的很清楚,从孙靖轩那里拿了几次钱,花了多少,赚了多少……在这十七分钟里,我悬着的心渐渐放下来,心里也越来越敞亮。看来我原先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一点是令人欣慰的。但在和这位妈妈交流的过程中,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位妈妈明明知道孩子在和同学之间进行交易赚钱时,但并未及时制止,而是采取了隐瞒,并帮孩子把钱存着,只是轻描淡写的告诉孩子“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别老想着赚钱”!然后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如果这件事不被发现,孩子会继续交易下去,时间一长,一来影响学习不说,二来会让孩子沾染上恶习,这都是这位妈妈所想不到的。

最后我接通了王建旭妈妈的微信,让王建旭来回答我。他讲了如何买卡牌,然后高价卖给孙靖轩,前后共有五六次,当我问及他的钱做何处理时,她说交给他妈妈了。此时他妈妈就在他的旁边,连声责问:“你不是说捡的吗?你这个熊孩子!”我在电话这头听得真真切切,但未作任何评判,心里却在想:同样是家长,刘振捷妈妈是那样教育孩子,而王建旭妈妈却这样做。“捡来的钱”,当孩子说这句话时,作为家长就没有在脑子里多画个问号,“捡来的”、“从哪捡来的”“怎么捡这么多”……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知道钱来路不正,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下去不是害了孩子吗?真是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当我问询完了之后,就对

王建旭妈妈说“你给孙靖轩妈妈打个电话吧,首先给人家道个歉,然后该还人家多少钱就还多少钱。”王建旭妈妈答应了就挂了电话。后来根据孙靖轩妈妈反馈回来的信息得知,王建旭妈妈的做法更是让我大跌眼镜,使我更加了解了王妈妈。她在电话里对孙靖轩妈妈说“我的孩子是从孙靖轩那儿拿钱了,但除去买卡牌的本钱和跑腿的钱,就剩下没有多少钱了。”孙靖轩妈妈一听不愿意了,说“我们也不是想要回多少钱,关键是想通过这件事来教育孩子,告诉孩子他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同学之间的友谊不应该被金钱所腐蚀……”

王妈妈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在钱上斤斤计较,还在纠结钱的多少……

后来任添翼妈妈也反馈回信息来了。她说她对孩子在学校做的一切一概不知,也从来没发现孩子由什么特殊状况。怎么会这样呢?原来由于她的工作性质而导致没有时间管教孩子,所以孩子从一年级开始就吃在小饭桌,晚上在小饭桌写完作业才由孩子的爸爸接回家,但她此时还没有下班,第二天孩子上学时,她却还在睡觉,就是这样整天和孩子没有交集,所以对孩子缺乏了解。不过通过她的问询,孩子倒也承认了自己和孙靖轩之间的交易,但有所隐瞒。

就这样,通过我的了解,孩子们交易的整个过程渐渐明朗,但我还想知道得更详细一些,于是我决定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再亲自问问那几个学生。

周一开学了,我利用上午第三节音乐课的时间,把和孙靖轩进行交易的四个同学叫到了我的办公室, 单独和每一个人进行了交流,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给他们讲清楚利害关系:人不怕犯错,就怕有错不改,改了错依然是好孩子。在我的“软硬兼施”下,四个人互相检举揭发,结果又有了新的发现。任恒毅又交代了一些自己的情况,同时也揭发了王建旭隐瞒没说的一些情况。而王建旭一开始矢口否认,后来在两个同学的一致指正下,他最终承认了自己干的一切。最后我大体上计算了一下,把他们从孙靖轩手里拿的钱加在一块,总共将近九百元钱,和孙靖轩妈妈说的一千元钱,还是有点出入。可能是孩子们交易过程拉的战线比较长,有些数目记不清了,也可能是孙靖轩自己花掉了一部分钱。我想那一百多元钱就当给孙靖轩买个教训吧,这整个交易的过程都源于他对卡牌的痴迷,没有他对卡牌的痴迷,就不会有这种不正当的交易。他也该吸取教训了。想到这里,我认为是时候该叫家长来解决问题了,于是我通知他们的家长下午放学后来跟老师见面。

周一下午五点半,家长们陆续来到。我们就在教室里把问题解决了。孩子们当着大人的面,一一陈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承认了错误,并跟孙靖轩道了歉。他们的家长,作为监护人,没有尽到教育好孩子的职责,所以要承担孩子犯下的错,分别赔偿给孙靖轩妈妈不同的钱数。最后,我针对这几位家长在这次“交易”中的不同表现分别给予了批评与指导,几位家长也欣然了我的建议。就这样,一场“交易”风波圆满落下帷幕。但事件本身留给我们的思考却没有停止。



交易风波

齐菲,山东平原县第一实验小学教师。从事教育教学工作三十载,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恪尽职守,谨遵教师职业道德,热爱学生,尊重个体差异,力争使每一位学生都健康快乐地成长,在教学的同时自己也成长着,快乐着。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辛勤付出的同时,她也满满的收获着:撰写的论文屡次在省市获奖,多次被评为校级优秀班主任,县级优秀辅导员,县级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