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朱春华:赶他走

2020-04-21 16:06 来源:作家报 作者:朱春华
摘要: 门外,灯光下围观的村民,愤怒地谴责了黑皮子,并一致支持两位民兵赶走他…

  居住在几公里外铁矿里的黑皮子,以往在周末的时候回到湾子里,在自家的地里种菜摘菜,常把摘好的菜带回到他在矿区的小家里。因为在湾子里有地,黑皮子从来不在菜市场上买菜。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村里所有湾组的大小路都被封堵了,路口都设置了卡子,卡子里的民兵不允许任何人和车辆进出,各个湾组与湾组,各个湾子与湾子之间,形成了疫情防控的堡垒,所有湾子里的男女老少村民,都戴着口罩,“全民皆兵”,严防疫情入侵。

守在毛家湾主路卡子口里的人,是佩戴了“疫情防控”红色袖章的青年民兵。他们为了防止外边的人把病毒带到湾子里,坚决不准外面的人和车辆进入。一时间,各湾组里各湾子的村民们,都自动终止了来往。

  黑皮子也知道这是非常时期,但为了能回到乡下采摘蔬菜,他曾向湾组的同族长辈组长老毛请求过,说他有时要回湾子,去自家菜地里摘菜,请他对他行个方便。但却被老毛给拒绝了。不过,因为是同族的原因,老毛只是按原则阻止了黑皮子,说现在湾子里的人反对住在外面的人回来,非常时期,人人都有危险感,大家都特别敏感,警惕性非常高。黑皮子听了老毛的话,心里想白天不准他回湾子,那就晚上回湾子摘菜。

  33号深夜,天下着细细的雨,个头不高,三十岁来岁,皮肤黝黑的黑皮子趁天黑雨夜,避开设置了路卡的主路,翻山梁穿树林,过地边田塍,悄悄潜入了毛家湾。黑皮子认为自己在这雨夜里回到湾子,神不知鬼不觉,放心地往自己家的大门走去。可是,他刚要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突然一道手电筒的强光光柱照在了他的身上,同时一声“站住”,让他吓了一跳。惊魂未定的黑皮子,见两个面部戴着口罩,左胳膊上佩戴着红袖章的民兵出现在面前,挡在了他与他家的屋门口上,其中一位民兵严肃地对他说:“我们早就等候在你的家门口了,你赶快离开湾子吧。”

近段时间以来,黑皮子常在深更半夜回村去自家菜地摘菜的情况,被村民们发现了,村民们怕他把病毒带回来,便向湾组疫情防控组组长举报了他。湾组的疫情防控组组长,是湾组里的民兵连长兼任的。

黑皮子定了定神。回过神来后,他连忙掏出香烟,笑着上前递给两个阻止他进门的民兵,请他们放他一马,让他进家里拿上装菜的袋子。可是,黑皮子没想到,他们不接他的烟不说,还严肃地警告他:现在这么严峻的疫情,万一带把病毒带回来了,不但害了他的父亲和娘,全湾子的人也会跟着遭殃。如果真是那样,湾子得被彻底封堵,所有人都得被困在家里,那该有多惨啊。黑皮子拗不过两个民兵的坚决态度,便放弃了进门的打算,准备返身离开。

  “讲不讲理啊?我儿子这都到家门口了,也不让他进家门。”见儿子黑皮子要转身离开,屋里面,他父亲打开了门灯,拉开了门闩,走了出来,一脸不高兴地对门外阻止他儿子进门的民兵说着气话,说他们多管闲事,他儿子回家进出家门,是他的自由和权利,谁也干涉不了。说着,老人不顾一切地上前去,拉起他儿子的手,往屋里拉。

  “把他们父子两人拉开!”两位民兵中的一位,态度坚决地说,另一位民兵立即上前,把黑皮子的父亲拉开了……

深夜里,一些听到黑皮子家门前吵闹声的邻居村民,都戴着口罩,纷纷从家里出来,围了过来。当村民们弄明白原因后,都批评那黑皮子偷偷回湾子的行为不对,说他偷偷地回到湾子里,如果万一把外边的病毒带回来了,全湾子的人都得遭殃。

  门外,灯光下围观的村民,愤怒地谴责了黑皮子,并一致支持两位民兵赶走他……


  文|朱春华 中共党员,湖北省大冶市保安镇老街人。高级项目管理师一级、助理机械工程师,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黄石市作家协会理事、大冶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古巷幽深》(作家出版社)。


朱春华:赶他走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