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卢沟诗社抗疫诗选编 || 新发地

2020-07-09 09:47 来源:作家报 作者:卢沟诗社
摘要: 隔着小区的铁栅栏,在隔离, 在背负疫情。


新发地的寂静


楚红城


1

黑夜归还给黑夜,一点一点归藏于寂静的寂静

我对自己说,我没有去过新发地


就像跪在一堆谎言面前,发出救赎的声音


2

不写诗的时候,盯住三文鱼

反复地咒骂,狠狠地


也会把写成一半的废纸团起来

扔在地上。

为了听到自己摔痛的声响


3

两个女人捡鱼,活着的鱼,这些鱼在蔬菜堆喯哒

蔬菜一大堆一大堆

卖不掉扔了


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说


4

我对走过来的黑夜、月亮、树木说


我没有理由远离这块地方。公交车错过一站

陈留村,摇蒲扇的老大爷

冲我微笑


第一次像读诗一样,读他满脸爬满皱褶的笑容


5

联东U谷离新发地不是很远。翻手机翻看若干分析

没有肺的三文鱼,剁刀,剁板

冷冻链,这些词汇类似很多内情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现在趴在窗口读云,读一朵云推搡另一朵云


6

步行过草桥,风斜,雨斜

戴口罩的行人增多,他们用眼神互相鼓励


抵达虚无之境。梦游间,这一切,总会过去的

核酸检测单对我说


2020.6.18.北京联东U谷



蝉鸣


吴小猛


蝉那么犟

似乎不把夏搅个心神不宁就不捂住嘴巴

就不吃哑巴亏


在北京,在新发地市场的案板上

蝉鸣被三文鱼呛了一口

走调了


夏因之惴惴不安。而我所能听到的蝉鸣

虽然还是惯常的腔调

分明比往常沉重

无风时也会有叶片应声而落

仿佛提醒我

该拢紧口罩的带子



围墙外,青青的芹菜


孙淮田


她们全都青青的

她们细腰长腿

簇拥在一小块菜地

迎清风舞蹈,吟唱吴哝软语

她们没有嘴,照样喝水

她们不用戴口罩

可以自由自在地爱着

她们的情人,从井里

往上打水,绳子拴着水桶

一遍遍提升着她们

向上,再向上

把天色染青

不用飞翔,也可以飞向阳光

可以不落下一棵芹菜

不像我

隔着小区的铁栅栏,在隔离

在背负疫情



新发地的祷告


阿麦


我第一次无法落笔

在独处的时候

以一个回族诗人的身份  祈祷中国平安

世界安康


除此,湖面再无波澜

5


不哭,今天拎起又放下的菜篮子

       ——写给染发新冠的新发地


霍笑怡


多像翻到了一部故事的插叙页

吸纳了不知多少目光


去新发地的路上

菜篮子停下脚步

望着皂角树认真结它的果实,佛衣树专心摇叶子上的风

此刻

被剖开身体的三文鱼不动,四文鱼不动

手术刀停在半空

一台天平不动,等着检测仪

动的是生命,和另一端的砝码


进出口贸易,船只,海关检疫

多像三文鱼口中的一口气

吞下去的是命

吐出来的,是身外的

芸芸众生


按下惊恐,悬疑

提上更多自律,舍下不忍割舍的割舍

再一次,戴好口罩

朝着一个方向



新发地


程金玲


今夜无眠。一个消息比黑夜还黑,还要漫长


新发地码好的菜,次序乱了

也没有了出售后摔死在地上的鱼


三文鱼、海鲜、农贸市场

一时间是最炙热最敏感的词

仿佛每读一次,就会被针刺一下

麻痹了的神经,再次跳起


而我什么也做不了,一遍遍的翻着词典

找不到合适的语句



新发地


刘建生


我没有吃过三文鱼,刺身也只是

流传自日本的一个名字

有人要学习研究它,怀念它的美味

有人却要从这名字里弄明白疫情

的走向


它来得比较突然,鱼尾一甩

风云动荡,而北方一下谈鱼色变

甚至就连斩鱼案板也受了牵连

没人能分清这些鱼到底是来自哪里


谁也不知道

只知道疫情的洄游,一定有其诡异

之处,也许是梦,醒了后该吃鱼的

人还会吃鱼



新发地


张霄


你潜伏在周围。或某处

像小兽的眼睛,牙齿

预谋一场大风暴的来袭

蓄意谋杀人群的现场


你所制作的无道的论文

试图把“灾难”的旗帜举起来

斥充更加荒谬的言词

去扰乱人们意志

毁灭所有光亮,与温暖


你却看错了人类和谐的本性

看错人类反刍出来的无畏,以及文明的灯盏,始终蕴含着人们通向黎明的脚步



鲜嫩里暗藏的苦味


梁朵(江苏)


凌晨。尚未熄灭的炙热,依然熏烤

每一个行走在密密麻麻吆喝中的塑料袋、菜蓝子


整个京城被苦味包裹着

连同那盘摆放得像一朵玫瑰的三文鱼


刚被挥霍的芝麻酱

像一滩烂泥,没有出口


被暗恋过的鲜嫩肉汁

还要在摆满情绪的生命里

逗留多久


无端多出了二十一只小蚂蚁

他们继续爬行在黑眼神里



看“新发地"后的隔屏静默


萧路遥


1

凌晨三点半

街上的路灯醒着

环卫工醒着

出租车醒着

市场的大门醒着


2

蔬菜开始与蔬菜对话

并迎接

每一颗忙碌的星星

白口罩    蓝口罩

挡不住

张口说话的嘴巴


3

4月8日解封了江城

时隔数月

新发地再一次

吹响了哨声

三文鱼是原罪?

萝卜    青菜看着眼前

拥挤的蓝口罩、白口罩

又想起数月之前

那些倒下的白衣


十一


给一片黑沼泽写回绝信


方向(方小为)


一只干净的脚,踩进黑泥潭


温柔之下,又是一片死海

继续生长着黑罂粟、黑蝙蝠、黑苍蝇


它们只是一夜之间,换了新装

只是在我松懈的弦上,多放了几颗糖


我庆幸我的思想与警觉,又回到灯下

庆幸,依然站立的诸般眼神

没有瘫软下去


现在,坐在光明处的母亲告诉我:

“儿子,立刻给它们写回绝信

以刀刃的方式,直接切入黑暗内部"


“孩子,别让刚刚止住的悲声

再落到白瓷碗,与红眼圈内


告诉七岁的女儿,这个容易破碎的清晨

需轻拿轻放”


十二


新发地


张霄


原本一处活跃的现场

充满阳光的人们,在这里聚集

扩散

似夏日翻滚浪花的洪流

具有横阔辽远之势


陌生的熟悉起来。新鲜的

异地的

都在完成一桩桩数码交易的和谐过程

幸福的喜悦,如百花怒放

在这片土地上


你的潜伏,让人们丧失原有机警的空间中

布设残忍的阴谋现场

让人们在失去欢乐的时光中

走进痛苦的,恐怖的隔离墙


但,你却忘记:那里是泯灭所有魔鬼荒诞演讲的战场


十三


新发地


王文洪


菜篮子没海鲜,岳家楼桥南也没有海鲜

被封存的海水不再流动

被阳光莅临的市场

拉起一道一道隔离带


当橄榄绿遇到白色防护服

火焰不再跳动

溺水的鱼类沉入水底


我把自己归于它们一类

静静地看着

新发地的一个又一个大门


十四


新发地


王文洪


菜篮子没海鲜,岳家楼桥南也没有海鲜

被封存的海水不再流动

被阳光莅临的市场

拉起一道一道隔离带


当橄榄绿遇到白色防护服

火焰不再跳动

溺水的鱼类沉入水底


我把自己归于它们一类

静静地看着

新发地的一个又一个大门


十五


新发地,可以约吗


蔚翠


已经好多天了,三文鱼的案板

挡住了慕名而来的人

挡住了水果带着政府惠民的条款

走进千家万户

挡住了各种蔬菜的美意

挡住了牛肉羊肉猪肉,奔赴

精美瓷盘的速度。从6月11日始

到过新发地的人都要被检测


新冠病毒。食物最是纯粹

它不允许任何细小的歹意

和阴谋沾染,我知道

鲜嫩的句子可以从卡车上卸下来

整段整段的演讲词

从全国各地汇聚

那些诗,隐藏在食品好看的形状

和各色滋味里


可是新闻上讲,确诊人数与新发地有关

100多例与新发地有关

发烧咳嗽与新发地有关

大数据捕捉到了

任何一个与它亲密接触的人

我现在主动坦白,我曾有意与它

在某个下午约在一起


那个挡住我的三文鱼的案板

请听好。不管是两天后

还是两月后

我一定要与它见面

亲自打开首都的菜篮子,将成筐的

水果,成袋的蔬菜、水产和肉

书写成经济繁荣的文章

一遍又一遍,用好听的京腔

大声朗诵!


十六


新发地


刘耀华


新发地传来的噩耗

如同一声闷雷

猝不及防的北京人

寝食难安


这无孔不入的病毒啊

让亚洲最大的

农贸批发市场

沦陷、蒙羞


短短一周

一百多人被病魔附体

等待检测的人们

踟蹰在骄阳似火的街头


灾难骤然来临

越来越多的人为新发地周边的百姓祈福

相信百折不挠的北京人

一定会战胜病毒

续写壮丽


十七


新发地


马成丽


仔细辨认,仔细聆听

一个新与一个新让我逻辑混乱

新发地市场人来人往

我脚步匆匆

你是从新发地来的吗?

她转动的眼珠子忽闪了一下

我颤栗

朋友圈、群,发了一个视频

新发地的皮卡车挤在了一起

猪肉市场一幢楼高

几百倍几十倍相比我的所在地

我走得更快

某月某日,躺在CT机的光照下

防护服反射冷幽的光

前进,后退

多么想紫外线能穿过细菌

照耀六月

一切平静


十八


新发地


陈小兵


菜篮子的形象

是经过许多年打磨,淬炼,传承

立成口碑,留在可以让人信赖的高度

人们谈论着从业者们的

虔诚与艰辛,你只静静听着

为所有人敞开怀抱

你的名字叫

新发地

从未想过,还有另一层含义

始于六月十二日

新冠北京的第二轮爆发

你难逃干系

一瞬间

你累积的名声,人脉,以及凝聚力

碎裂了,消失了,无形了

非常时期

命运会使用非常手段

但我相信浓雾消散之日

你将依然屹立

静静看着

这幻变无常的尘世


十九


三文鱼

     

李忠奎


百鳞之鱼,死不瞑目

说什么

“你为鱼肉,我为刀俎”

你这冰海之皇

躺在砧板上

也能让世界惊悚


你将大海畅游成汪洋

我将陆地站立成山峰

你掀起惊涛骇浪

我撑起一片蓝天

共享一轮夜月

将万籁安逸成恬静的童话


谁曾料到

历经杀戮剥皮之痛

饱受破腹剔骨之惨

你终于学会了以牙还牙

一尾巴甩出

血腥味竟然让生灵涂炭


北冰洋在咆哮中

喊着你的乳名

去吧,三文鱼,带上新冠

定睛于茫茫沧海

看那轮朝晖

是我捧给你的一抹残阳


二十


我和他们一样,坚强地活着


晓芳


稍稍安稳的心,又一次被提了上去


不知道哪一颗带毒的彗星,会突然降落


不知道山高水长的另一端

新发地的他们还在怎样,提心吊胆地生活


我们不怪三文鱼,果品,蔬菜

它们也一样爱这蓝天,湖泊和明晃晃的月色


在持续的高温天气里,口罩,防护服,消毒液

重新进入他们的生活

无论多难受,他们依然坚持着


多少年来,从来没有经历过

如此顽固的病毒

但风雨中的他们,仍一步步坚定地走着

与再次袭来的“新冠”对峙着


而我,必须相信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

我们都是无畏的战士


二十一


新发地,新发地


陈健


一块案板  一场口舌之欲

无数灵魂在味蕾上跳舞

无数恶魔匍匐于侧


新发地是谁又投下石子

尖锐而丑陋


狙杀与反狙杀

望远镜里反复聚焦


丛林里不要轻易落脚

陷阱是否在落叶之下,预判

蛛网和食人花又会开在哪里


我有左手和右手

你有右手和左手

现在,我们把双手举起

拥抱、握手、祈祷、击掌、携手……

但投降,绝不


二十二


新发地,又一次交火


王桂芹


一个冷不防

从北京,被称之为菜篮子的地方

射出来一支冷箭

弓弦动

大江南北,惊弓之鸟知多少


溺亡,那种窒息感

又一次

向我们袭来,将咽喉锁住

疼痛,如一根刺

却无法,从身体里拔出来


病毒面前

人类总是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而此时,两军仍在对峙

我方处处设卡

只为破坏敌人的循环战术

防止它遍地开花


十三


新发地


温雄珍


天狗一口一口地食乌云压着城,这个下午

太阳要

把农贸市场,水产市场,新发地

放进这个特大的菜篮子


人间多正气,朗日下的新发地

安静

安静中带着坚定


等穿防护服的消毒员走过后

等妄想藏身人群的病毒一一

被他们击杀

商贩回到自己的摊位

菜蔬,瓜果,肉类

重新回到售卖台


我们要有一粒土豆的沉实

一颗大白菜的隐忍


也就几秒吧,天狗不得不

把太阳一点一点还给人间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