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朱春华小说:心中的良田

2020-12-01 09:23 来源:作家报 作者: 朱春华
摘要: 因为友善的心中,有一个渴盼,就是一定要将这片偌大的晒场搬走,劈出一片与他家往那片一样的良田,让良田里长出那令他心醉、沉甸甸、黄灿灿的稻谷……

  “友善哥……”在村委会支部书记办公室里,见到进门的同湾子和同族,60多岁、身材瘦小、皮肤黝黑、一脸皱纹,着褪了色的青色汗衫和灰色的裤子,一双球鞋沾满了泥巴的友善,挺肚子、个头不高、40多岁的村支书友德,热情地与他打着招呼。
  平常,湾子里经常见面,友德支书从来不与他说一句话,此时见他对他如此热情,友善感到诚惶城恐。
  早晨,村会计黑皮子到友善的家里,请他到村委员会去,说是友德书记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找他商量个事情,由于会计没有说明具体是商量何事情,他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友德支书见到友善在愣神儿,笑容满面中带着热情,说请他友善哥来村里,主要是因为村里今年要实施为村民办一件好事的重要事情。友德支书说了这句话,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友善,见友善一脸的茫然。友德支书继续说,经村两委决定,为村民所要办的这件好事,就是要在湾组的中心地势里,修建一口水塘,方便村民洗衣洗菜。听到此话,友善似乎意识到友德支书找他,商量所谓的事情,莫非是在打他家在湾组中心位置,那片水田的主意?
  此时,友善的心里感到自己的那片良田,似乎有了某种危险的感觉,意识到友德支书找他来商量的这个事,不是什么好事情。见友善的表情不太好看,友德支书笑了笑,以一个村支书的语气,给他做着工作,说是希望他以大局为重,积极支持村里的新农村建设,为了服务大多数村民,劝他让出他家的那片水田,修建水塘。
  友德支书为了做政绩,决定在村里的中心位置,重新修建一口“便民水塘”, 他把这个决定说成是村两委的决定。友善家的那片水田,正在村里几个湾组水田的中心处,地理位置稍低于周围水田,是一块旱涝保收的良田。
  友德支书干脆把友善通知到村委会他的办公室里来,对他说明了要与他商量的这个事情,就是要将他家的那片良田改修成水塘,同时还将他家水田旁的那口老旧水塘填平,建成方便村民晒衣和晒农作物的晒场,不但是两件服务村民的好事,还扮美了村庄的规划,对他也和盘托出。
  当友善听明白了同辈分,要小他二十来岁的友德支书,找他来到他的办公室的目的,是劝他让出他家的那片良田修建水塘的事情,在不愿意的同时,说这挖建新水塘,填平那口老水塘做晒场,是劳民伤财的事,他对此事想不通。
  友德支书见友善脸色不对,便不信自己拿不下一个种了一辈子田的农民,心里上有了这种把握,于是他开始满嘴跑火车似地,说这件为村民服务的好事,是否能够实现,关键就要看他友善能不能让出他家的那片水田,说他要是让出了那片水田,就是为村里作出了一个重大的贡献,村里的父老兄弟会感激他一辈子。否则,他如果不让出他家的那片水田修建水塘,其行为不但阻碍了村里的新农村建设,还是父老乡亲们的敌人……
  听到友德支书这番话,友善的心里紧张了起来,认为自己如果不让出那片金子般的良田修建水塘,就是阻挡了村里的新农村建设,就是与父老乡亲们为敌,他的心里有些害怕了。友德支书见到友善的脸上露出了胆怯的表情,便趁热打铁,说至于征用了他家的那片水田,村里对他给予补偿,让他彻底放心。
  那可是一片能年产几千斤稻谷,还有许多新鲜蔬菜的一片良田,友善的心里尽管不舍,甚至心痛,但是怎么能奈何得过村里新农村建设的需要,最终他不得已,心里一百个不愿意,甚至是非常痛苦地答应了友德支书,让出他家的那片良田,供村里修建新水塘。
  不久,被填平的那口老旧水塘上面,倒上了混凝土,建成了一个宽大平整的水泥晒场。那天上午,友德支书站在晒场上,舒展着他那圆圆的脸,挺着肚子,高兴地看着旁边那用青石砌了岸沿,新修建起来的椭圆形大水塘,用脚跺了跺坚固的晒场地面,向前来村里参观学习新农村示范村的各村村干部们说: “我们村新修建的水塘和晒场,不但是两件服务村民的民心工程,还扮靓了我们的活力村庄。”
  新修建起来的水塘,那口老旧水塘上新建成的晒场,却因为离四周湾组村民的住宅比较远,村民的各家各户都有门口禾场,户户都有自来水和洗衣机,新建的水塘,很少有村民去洗衣洗菜,一旁偌大的新晒场,也没有村民人去晒衣晒农作物……
  时间过去了二三年,已经年近七旬的友善,每次到由自家那片良田改造成的水塘前,面对着静静的水面,就想起了原来他家的这片良田,每年种稻种菜吃不完的情景时,喉结不自觉地滚动着,使劲地吞着口水。
  友善想到,村里当年所补偿给他的那点钱早已花完,如今家里吃粮吃菜长期靠买的情况,对他当初让出自家那片良田修建水塘的事,认为是他一生中最荒唐和最蠢的事,几年来他为此事而感到自责,有时因自责过度,还扇过自己的脸巴子。
  后来,因为长时间的后悔与自责,促使着友善一改往日老实本分的性格,他最终鼓起了勇气,三天两头去村委会,找到友德支书,每次抱着以硬碰硬的态度,说那口老旧水塘填成的晒场,都几年没有人去晒过东西,晒场的地面都长起了绿苔和荒草,说这样荒废着,不如把那晒场让给他改造成水田种稻子。友善的心里明白,晒场的地势与他家的那片水田改成的水塘高低一致,知道晒场底下,原来老水塘塘庭的泥土,一定与他家原来的那片水田的泥土一样肥沃,况且压在水泥晒场底的,也是他家那片水田的泥土……
  几年来,对友善三天两头来村委会的胡搅蛮缠,友德支书常常脸色阴鸷,十分厌烦。不过,他也意识到,当初把那口老旧水塘回填后建成的晒场,的确是个摆饰,认为荒废着也是荒废,不如将晒场让给友善,这样他就能落得个安宁。
  自从讨回了晒场的那天起,个头瘦小的友善,起早贪黑,每天扛着铁锤和羊镐,信心百倍地,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湿,奋力用铁锤砸,用羊镐撬,拼着老命敲挖着老旧水塘上面那坚硬的水泥块,双手的虎口处都被震出了血口子,手指手掌磨破了皮,也在所不惜。因为友善的心中,有一个渴盼,就是一定要将这片偌大的晒场搬走,劈出一片与他家往那片一样的良田,让良田里长出那令他心醉、沉甸甸、黄灿灿的稻谷……

  作者简介

  朱春华 高级项目管理师一级、大冶市保安镇老街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黄石市作家协会理事, 大冶市伍仁圃文学创作工作室成员,出版过小说集《古巷幽深》、长篇小说《石匠》,长篇小说《桑树林的恋情》荣获第四届铜草花文学奖特别奖等。

编辑:华文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