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回望石头河水库

2021-09-02 21:55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刘建奇
摘要: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离开石头河水库已经35个年头了。 1972年8月,我被派去参加修建石头河水库,这一去就是八年,八年水库劳动,记忆里犹如一曲亢奋的岁月之歌。 石头河是渭河较大的一条支流,发源于秦岭北麓太白山区,自南向北流经太白、岐山、眉县、从斜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离开石头河水库已经35个年头了。

19728月,我被派去参加修建石头河水库,一去就是八年,八年水库劳动,记忆里犹如一曲亢奋的岁月之歌。

石头河是渭河较大的一条支流,发源于秦岭北麓太白山区,自南向北流经太白、岐山、眉县、从斜关出后流入渭河。

 

回望石头河水库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以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为方针、全民大兴水利的形势下,省革命委员会调了上万人马,在秦岭脚下的斜欲关石头河两岸安营扎寨,要在这里拦河筑坝、人工造湖。石头河、石头多,千年万载没奈何,今日水大军来,要把河水库中锁那时的斜欲关口,如似小城镇,车水马龙,盛况空前,除了驻扎着省水电工程局4名工人外,还有来自岐山、眉县、武功、兴平、咸阳、泾阳六县万余名民工,工地实行军事化管理,民工以县为团,公社为营,下设连、排、班,工人也是军事编制。最高领导机关是“陕西省石头河水利工程领导小组指挥部,生活区距工地三华里,当嘹亮的上班号声响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夹杂着推土机装载车挖掘机、铲运机……,潮水般的从生活区涌向大坝工地。

 

回望石头河水库 

 

个年代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浪潮席卷全国,石头河水库工地同样处在一个大学大批促大干热潮之中,工地上的批会、誓师动员会、竞赛评比会形式多样大会小会接连不断,生产再忙,每周晚上政治学习从未间断,毛泽东选集五卷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通读的。工地实行全天24小时三班,八年里从来没有因雨天或过节日停过一天工。1976毛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三位伟人先后逝世的悼念活动,都是加班加点搞的。每年春节正是公历的一生产实现开门红的时节大家必须坚守生产岗位,在工地过一个革命化春节当时工地上各级干部作风普遍很扎实,同工人、民工实行三同生产三班倒、班班见领导,当年总指挥胡棣、王耿界等高层领导,都被工人、民工所认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民工住的是清一色简易草房,睡的是用木椽支起来的床上面铺着厚厚的稻草,每顿饭定额半斤粮,每天一斤五两,还得粗细各半搭配,忍饥挨饿是常事。工人干的大部分是机械操作、测量、化验类技术性活路,民工干的是土石方挖掘,洞子开挖、砼浇筑等粗活、笨重活。虽然当时劳动辛苦、生活艰辛,但士气旺盛精神饱满,总觉得修建水库意义重大,自己从事的工作是一项改造山河、史无前例的伟大工程,能为参加这巨大水利工程感到光荣和自豪。那时候每年回家也只有两三次每次最长休假也不过六七天。当时工地上流传一段歌谣至今记忆犹新,我到石河来参战,一颗红心斗地天。我随大坝一起长,大坝不起我不还

 

 回望石头河水库

  我初到水库工地,干的是东坝间削坡工程,安全绳将人吊在半山腰,抡起大铁锤,打眼放炮,三九寒天大雪纷飞,风沙裹着雪花,吹的人眼睛睁不开,被钻机震抖满是血口子的手用胶布缠了又缠。在排长的带领下,我很快便适应了。不怕石头硬,不怕任务重,一心只盼着完成任务。“我是一个风枪兵,开山劈石风尘中,身披银铠迎瑞雪,奋起铁臂斩石河”这就是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

大干苦干拼命干,比拼赶超做贡献。那个年月工地上的劳动竞赛是常态化的群众运动,形式多样的竞赛活动,赛出了水利大军你追我赶的精气神,赛出了干劲,赛出了速度。有一次我们兵团接受了指挥部下达的水库上游火烧滩房建工程,由于时间要求紧,任务重,兵团组织了竞赛,各营之间发起了挑战,提出了“力出尽、汗流干,决不让任务晚半天”的口号。信心胜于黄金,大家斗志旺盛、群情激昂,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抢晴天,战雨天,克服种种困难,中午工地一担饭,下午天黑才下班,加班加点,你追我赶,谁也不甘落后,以最快的速度,最经济的材料,硬是在荒山角下,乱石滩上建起了一排排住房。一个月的房建任务提前3天完成,受到了指挥部嘉奖。

 回望石头河水库

跃进的年代,火热的工地。年年月月工地上到处是一派积极争先、大干了再大干的热气腾腾景象,指挥部发出的号令一个接着一个,一场会战刚刚结束,另一个会战的进军号接着又吹响了,坝基灌浆,开凿输水洞、泄洪洞、开挖溢洪道、基坑砼浇筑、西坝段回填、环形道路施工、修建筛分楼料场……一项工程的终点,就是一个新的起跑线。

1976年初,指挥部运筹帷幄做出了当年截流决定,这一决定即刻成了工地上奋战的总目标,“急截流、想截流、千方百计为截流”的口号像似出征的战鼓催人奋进,撞击着每一个人的心扉,为了按期截流,数月里竞赛不息会战不断记得我所在营承担洞子开挖任务,大家手握风钻,精神抖擞的奋战在洞子里,三顿饭吃在洞里,常常炮声刚过,硝烟未散,就入洞内,搬石拉渣。在导流洞明涵工地土石方施工的兴平兵团冉庄、赵村、店张民工营,不怕疲劳、连续生产,没有机械硬是靠人抬肩扛赶进度。眉县兵团青化横渠营和我营在导流洞混凝土浇筑,为了按时完成任务,原先两个人拉一辆架子车供生料,后来变为一人拉一辆,人员减少了,每辆车任务量却不变,凭的是拉的多、跑的快。筋挣断、眼熬烂,24小时连轴转,誓为截流多贡献,那些日子里,加班加点是经常的,有一次下游河滩装料场地上的3号电铲被水包围,直接影响大坝上料,我营和其他兄弟单位晚上去抢险,一连干了十个小时没有休息,第二天便恢复了生产,其间外单位一位同志不幸意外触电身亡,献身了水利事业

1976926日是个难忘的日子,这天要截流了,工地上彩旗猎猎红旗招展、机车轰鸣、群情振奋会战现场树立着一幅幅大型标语,上面写着“打好截流这一仗,以实际行动悼念毛主席”“抓理论学习,促工程建设”,上午11时,截流开始,只见上百辆大型自卸车,来往如梭,把一车车石料倒进围堰龙,几十台推土机,轰轰隆隆,把砂石推向龙,上人冲到导流渠口,扒开了土石,把河水引导流洞。半小时之后围堰合龙了,截流成功,人们欢喜雀跃,整个现场顿时沸腾起来了之后,指挥部召开了声势浩大的庆功大会,省革命委员会发来了贺电你们取得了截流的胜利,这是继承毛主席的遗志,以阶级斗争为纲,广大水电战土战天斗地共同努力的结果……”

 

 回望石头河水库

胜利截流以后,大坝上料日夜不停,接着水库工程又面临着奋战大坝720高程,确保拦洪的宏伟目标,为了大坝安全渡汛,指挥部又多次组织了拦洪大会战,建库大军不知眠,昼夜苦战大坝间;生产任务超额完,要把洪水踩脚下那个时期整个工地想着高程、叫着高程、干着高程。挖、装、运、卸、碾大坝一条龙生产日夜不停,大型电铲(挖掘机)与大型自卸载重工程车紧密配合,为大坝源源不断地运送沙石,大吊车、平板式汽车为起吊转运设备穿梭奔忙,洞开挖运渣的扒渣机,电动矿石车时出时进,从不歇息,沙石筛分楼工地上老是灯火通明,昼夜作,长虹似的皮带运输机穿山越岭给大坝运送着土方,其场面热火朝天、雄伟壮观,新的生产记录不断出现,大坝上石、上土和上反滤料创下了17350m3的日记录,整个工地争时间抢速度,19784月,拿下了“760”高程,拦洪全面胜利告捷。在这期间,我所在营先后承担过防渗井开挖和回填,泄洪洞混凝土浇筑,生产反滤料等多项工程,由于学习抓得紧,全营齐心协力善打硬仗,任务完成得出色1979年终被指挥部评大寨式单位到了1980年随着导流洞封堵两洞两塔相继建成,水库下闸蓄水,修建了一个年代的坝高114米,库容1.47亿立方的水库工程宣告结束,民工撤营返回家乡,省水电工程局转战异地。临走时候看到营房门前黑板上那首《脚印》诗歌踩着曙光送月光,缩短黄昏与早晨,雨中脚印亮闪闪,冰上脚印汗水浸,脚印垒起耸天坝,高高站着创业人我的心情怎么也不是滋味

2009103日,秋雨中我回到了石头河水库,站在大坝顶上,着周边熟悉的温家山、双家山、八米源、群山环抱着水库,绿水清波不到尽头。毕竟把八年青春挥洒在了这儿,此时此刻辛酸和自豪一起涌向心头,那八年中工地上的人走了一拨又一拨,换了一茬又一茬,中途自己也曾犹豫过,由于家庭出身的缘故,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到底。作为当年大坝的主人虽然没有学到太多的知识,但却在劳动中磨砺出了刚毅和顽强,积累了忠厚和老实,这对自己来说,实在是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为以后在民营企业里打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回望石头河水库

 

 

 

此文曾在省市水利、石头河管理局网站及一些地方刊物上发表过。                           

 

                               

                        刘建奇 200912

 

        回望石头河水库                        

   刘建奇,陕西武功人,中共党员,市、县作协会员。长期在民营企业工作,公司副总经理。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