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蝶 季(组诗)

2015-03-19 11:48 来源:作家报 作者:任启发
摘要: ■任启发(北京) 蝶 季(组诗) 任启发 男,安徽大学中文系毕业。2001年在鲁迅文学院进修。现为中国纪实文学系列(外文版)丛书主编,香港卫视《墨趣名谈》艺术总监,《作家报》名誉总编。在《中国作家》《香港文汇报》《光明日报》《作家报》《绿风》《山

 ■任启发(北京)   
蝶    季(组诗)

  任启发 男,安徽大学中文系毕业。2001年在鲁迅文学院进修。现为中国纪实文学系列(外文版)丛书主编,香港卫视《墨趣名谈》艺术总监,《作家报》名誉总编。在《中国作家》《香港文汇报》《光明日报》《作家报》《绿风》《山东文学》等报刊发表报告文学、散文、诗歌、评论等约100万字。其中《一生无法逃避的震撼》入选春风文艺出版社《2006年大系:纪实文学》,《一盏油灯与七个孩子》入选《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年选(2010)》;评论《张竞生其人,张培忠其文》入选《2012中国文史年度佳作》;报告文学《直挂云帆济沧海》收录《国企传奇》(丛书二辑),人物传记《矢志不渝古井心》(安徽文艺出版社))。



 立 春
 
生命的影子在无边的旷野
悄无声息地移动
无数的精灵在月色朦胧中
悄然常驻的梦境
圣洁的珠峰雪在巅峰积聚
冰与火时刻煎熬着
善良的心坚贞的魂
在黑云密布的丛林悸动
 
思念那永恒的思念
永恒那思念的永恒
纵使半生在暗无天日中流逝
即使在生的尽头是荒漠
风伴雨行雨伴风生
你是雨丝我是风情
在沥风浴雨的岁月
在寒竹沐雪的世界
 
一切谜底在不经意间隐藏
繁华复萧条萧条复繁华
彩笛响彻长安古道
我斜挎一壶老酒在月色中
在飘雪的季节向梦想远行
在青石板路上你飘然而至
如雨如风如雪后的晴空
如梦中长念的旧梦
 
此刻即是亿万斯年
三生石上的那株翠柏
挣脱石缝甘露的滋润
前尘的风雨今生的激情
岁月无法洗涤对你的记忆
镌刻在灵魂的深处的字句
在爱与恨的柱石上沙尘掩埋
成熟的种子在烈火燃烧中爆裂
 
雨  水
 
那一刻仿佛在生命的深邃处
梦着花丛彩蝶的梦渐醒渐迷
飘逝的岁月从此驻足
记忆像长了羽翼在瞬间萌生
迟钝的感觉感受着冲动
在潜意识中蔓延
最后冲破了世俗的巨堤
 
大地的诗意在你的梦中栖息
沉寂堆积聚集万年的光量
如盘古开天的霹雳蓦然有了同盟
满怀期待的心因你而战栗
亿万年难睹的翠颜仙女
给了所有的生灵宿命的缘分
在横无际涯的时空演绎着
冰与火天与地蝶季与花季
 
 
惊  蛰
 
只有我能理解
你生命中最寒冷的过去
只有我能说出
你为寒冷付出的代价
酷暑中时时感受你的清凉
过去给了你寒冷的冬寂寞的雪
失落的心现在孤独地咀嚼一切
心在深深地诅咒混账的过去
 
看见了自己丑恶的尊容
无尚的热泪挥洒如雨
还有希望看见回转的迹象
还没有到天尽头
现在我恨不能碾成齑粉
给你寒冰岁月留一点温存
我甘当磷火
在黑夜中为你燃尽白骨
 
春  分
 
难道这真的是我们的宿命
谁又禁止了剥夺了那一切
生命是一道无解的方程
度量衡为何称不起量不准
天庭幽幽天规重重
无法判定情为何物
在化成尘埃前我还想再次倾诉
是强盗的行径把你的笑容夺走
 
我是你阳光的屠夫
是我的盗用爱字把所有美好
统统地打入死牢
我最大的成就竟然是摧毁了
你生命的根基
我在爱的废墟上低徊
悲伤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就像火过的森林沙掩的草场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伤害
不是清华园火锅的烫伤
只要经你轻轻的一吻
就会奇迹般痊愈
而我给你的伤痛
是永生永世都无法治愈的
即使押上未来所有
你永远能平等对待一切
即使再顽劣再卑微的生命
你向所有物质和精神
展示永恒与公正的
那是爱的馈赠与情的芳香
把大地和天空心灵的灵光
全部释放的纷纷扬扬
雪国的神奇雕塑
不会因为冬的离去而消失
 
 
清  明
 
这是最黯然销魂的雨
仁慈的天地居然忍心
将一切生机封锁
黑暗潮湿你为何还不羽化
暮色迷离在迷离的夜色中
我的生命将指向哪里
哪里是我挚爱的天堂
哪里是我恐惧的地狱
 
坚韧的羽翼飞越死亡的峡谷
峡谷的缝隙沉浸着无数的梦
孕育着无数的生的雨
扣血的双手挽着纤绳
瘦弱身体拉出日的辰夜的星
在黎明化成生命的原始海洋
从此不再凄凉不再黑暗无疆
不再是漫无边际的猖狂模样
 
 
谷  雨
 
仿佛生出天使的翅膀
飞进了梦的天堂
梦境底色依然是林区的雪
没有丝毫的寒意
蝴蝶仙子在首善之区驻足
整顿一下衣衫
调整一下思绪
在灵光胡同偷窥前世来生
 
那里一座透明的水晶宫
激情的烈焰把深渊照亮
风动深渊中无数的奇迹
枝动冶炼我梦想的家园
心沸腾的燃烧飞灰湮灭
在焚烧中死而更生
希望在最后一刻植入
遥望记忆的花回忆的海
 
 
立  夏
 
生命的根在泥土中深植
初生如此脆弱不堪烈日
暗蓄力量仿佛不再生长
莲子深埋即使是污水泥塘
如此出众秉性让万物嫉妒
蝉蜕于污秽
善意向你致意
 
热浪翻滚
把清香散播大地
只有不堪忍受地蠕动
才深知展翅的真谛
只要有一颗
渴望飞翔的心
饱经痛苦的撕裂
一定会长出健翅
 
 
小  满
 
我在孤独寂寞中沉睡
日出日落无雨无风
满眼黄沙满心烟尘
所有的感觉都变得麻木无情
言语乏味形容枯槁神情迟缓
交锋败得肝脑涂地血流成河
在缺乏爱的世界里
怎么可能激情勃发
 
没有你出现在字里行间
苍白复苍白紊乱复紊乱
韵律成了一盒速食面
贫乏成为唯一的旋律
何来的四季晨昏
爱分崩离析心被蚕食鲸吞
不再歌唱黎明也不惧怕黑夜
麻木复麻木凄楚复凄楚
 
我不想在麻木凄楚中暂住
我想在昔日的战场上搏击
即使心中布满灰暗
你已远离的世界从此不再缤纷
因为泪眼终日模糊了视线
在黑白相间的世界里
理智与激情会在何时何地相遇
灵犀在点击中迸出火花
 
缘分的天空凭空响起了惊雷
爱河倾斜星星撒了一天
我在你的星空坠落
遍寻周天我的证人在哪里
无以为证的庭审靠什么赢得诉讼
有利的证据被屏蔽和藏匿
我是你天空的一颗繁星
只是被你一下抛到凡尘
 
我也曾不断的申辩
让我再次体味闪耀的星
即使把灵魂抵押给魔鬼我愿意
即使未来的一切不过是一句
所有一切无法兑现的诺言
死后没有墓碑没有空地
没有时间书写或者口述
能给你留下的只有痛苦和伤害
只有苦涩和悔恨
 
我真的是魔鬼附身
如果魔鬼如此痴情不可理喻
我情愿是有些许人情味的魔鬼
这是我所有的命运
生命给了我一次健康的登场
我的所有一切准备
都是等待着你的出现为你表演
你是我今生的高山流水
 
只有你知道我的每一个动作
每一个眼神所包含的真意
还在等待什么已经迎来了你
我久久等待的贵宾我太入戏
以为自己是你期待的一号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实力
所有的台词竟然如此生硬
我注定死无葬身之地
 
我的墓碑我的悼词我的墓志
所有的消息全部被消失
我在人间的一切痕迹随风而逝
这曾是你虚拟世界的名字
我怎么可以随意吟出泄露天机
我答应过你把我们的秘密永远埋葬
我应该是你神往的英雄
脉动在命定的路上义无反顾
 
 
芒  种
 
只有你的阅读与赏析
我的生命才有磁石的意义
我渴望自己有意义的生命
即使泥泞坎坷是我的日月星辰
即使前景无法预知
我依然咬着牙跋涉在风雨里
把艰辛当做粮食
把蔑视作为空气
 
我茕茕独立
希望有一天你可以看见我
即使蓬头垢面即使衣衫褴褛
我的心依然保留着最初的挚情
我不会把血溅在你的衣裙
更不会用自己的污秽玷污你的心
这是你给我的最后通牒
我接受即使喋出了一条血路
 
不借月光 不惜朝阳
我不会畏惧什么魔障
请理解我的软弱
我可能会不住地回头
舔噬自己的鲜血和泪珠
我不是在博取你的同情
泪眼模糊只是想看看来时的路
只要瞥一眼你的所在
 
心中就会充满力量
即使那力量只能使我加速离去
我不会埋怨命运
我不过是人世的一粒尘埃
因为你有幸化成你天空的云彩
我错误地以为紧紧地拥在一起
就是连理的地比翼的天
爱在爱的愿景中开花
 
梦幻是梦想的根芽
在生命结束的瞬间
把自己的愿望坦诚给依恋
你的眼神让我无法忘怀
我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
我真的曾经期望能与你擦肩
永远留在你的身边
一起经历雪雨风霜
 
你是我的雪雨
我是你的风霜
我们在彼此之间穿行
不分彼此的一生
不必在乎时空
在时空的变换中始终如一
可是我犯了一宗罪弥天大罪
对你的爱演变成了巨大的灾难
 
在灾难来临我唯一可以做的
竟然是从你的视野消失
让你独自承受明抢暗箭
我是一个不堪一击的懦夫
胆怯成了我最好的护身符
血在井喷泪如泉涌
没有同盟者同情者同行者
孤独的路上寂寞的时光
 
荒凉的前景我将向哪里
我是一只迷途的羔羊
仅靠着自己的眼泪
面对无情的海洋无尽的坟场
我惧怕浪花涌起怕自己
成为向你炫耀浪花的暗礁
我会守候不让任何物种侵袭你
不会滋生更不会肆意繁衍
 
成为你花开花落的守望者
我是你窗前摇曳的翠竹
制成的彩笛依然是一身绿衣
演奏你熟悉又陌生的曲子
我的技艺已非从前
不会为了掠你的顾盼而频频出错
在你眼前晃动不停
我会在你不经意间拿出海螺
 
吹出海涛翻滚海浪激荡
没有你的飘舞我将在寂寞中
变成石头在戈壁碎成沙砾
等待风化等待扬尘
遗忘的种子生根发芽
弥漫在无知无畏的生灵
我愿意在消失前在心里
再一次呼唤你的名字
 
 
夏  至
 
我没有勇气看着血泪流干
你的仁慈成就我今生的高度
我仅凭自己的助跑
根本无法达到无法想象的愿景
我只是你生命的一次泥石流
改变了你的航道
你的眼泪是我唯一的毒药
我不能再复述自己的形状
 
你的负担加重我的罪过
我不想走的这样窝囊
无法把所有入梦清空
无数的星星围绕着你
而我只有你一个太阳
我已经感受到了光明的魅力
回到黑暗不久将抑郁而终
可是我没有权利强加给你
 
哪怕以爱的名义
我是一张没有中奖的彩票
我知道在你生命中的机率
我只能以壮烈远离弥漫的硝烟
不想让你看见我血流不止
想找一个僻静的角落舔噬伤口
可我撕裂的心丢失的魂
没有你在场一切都没有了荣光
 
赤条条的来空裸裸的离开
明知无法带走什么
可是总想痴心留下点什么
这是我的私心也是我的贪心
你最鄙视私心最不能容忍贪心
我真希望所有都化成泡影
映出你的颜容浸在我的心中
借着一缕月光伴我上路
 
我会在幽谷中细品你的斑驳
在风起的日子摇曳成生机
当成我生还的音响让绿光
成为斑竹上的一个斑点
制成绿衣彩笛十孔相依
伴着你度过四季
我像一个投机者畏首畏尾
难道我真的是你命中的克星
 
只能给你带来伤痛
我是一个稻草人经不起烈焰
我是一个空心人无视泪水
我是木偶土埂不识人间的烟火
我只是最普通的缺金少银的流民
早已没有离乡背井的土地
儿时戏耍的井台也已荒草凄凄
连不甘沉沦的心都将离我而去
 
 
小  暑
 
此刻,因为承诺我远离了一周 一周足够天地诞生一次
一个真正意义的轮回
我孤寂中独自品尝辛酸的况味  泪水和着雨水寂寞流淌
红烛滴泪的时刻爱已随风远去 岁月风化玫瑰情人日夜远离
你的决绝让我手足无措 
不知此后如何
如何风吹 如何雪落
我曾渴望漂泊后的归依
港湾也有巨浪也有风吹
如此短暂又漫长
使我重新回到痛苦与绝望的深渊  不管我的命运是否会沉沦
这不是你的期望 这不是  
我在心中一次次的呼唤
没日没夜地修炼五百年
如果命运如此刻薄 何必
让你在那一刻奇迹般地出现
如果不是仙侣奇缘
哪有这样的真情互动心心相映 没有怨恨只有尊重
只有不求回报的思念  
爱的痴迷不悟 爱的水深火热  你是我心中晶莹的雪
我不敢亲吻不敢拥抱 怕你融化使我心生敬畏  但爱的信息
一刻也没有停止发送
你无法拒绝 又如何能够抗拒 
 
大  暑
 
你可以选择放弃
这对世俗对社会
未尝不是一种责任
一种选择的理智
但这对于善良忠贞
浪漫的你
无疑是一种灵性的虐杀
我曾梦想和你在心灵深处私奔 
在心灵极地举行一次冰雪的婚礼 在一株胡杨树上亲手刻上
“我爱雪长眠于此”和胡杨树生长站立倒下
等候三千年再腐朽
我苦苦追寻千万年
千万个“七七”鹊桥
千万次的牛郎织女
西湖演绎过断桥残雪
一双蝴蝶相送十八里
今天人们可以原谅一切
宽容一切
请甩掉那些本不属于你的缰锁 这样你会活的更人性
现在你敢肯定你最幸福
你这么肯定
也许是你在雪地中
被飞雪迷住了视线 
你何不走出自己的挪威森林
我不该品评你的生活
但是我知道现在你拥有的
决不是你祈求和期望的一切
否则你如何解释仅仅一个星期
我们便迅速地释放了千年的爱意 你不觉得很神奇也很神秘
唯一的解释是
 
你我内心久久压抑的浪漫情怀
如火山喷发瞬间覆盖了一切
但是你的善良使你预感到
岩浆所到之处会伤及无辜
没有不掺杂痛苦的爱
你太善良太无助太无奈
你期望我们的爱永恒 永远快乐
这是可能的吗 
获得的快乐有多少
必然伴随有多少痛苦
有多大的天堂
就有多深的地狱
在炼狱中煎熬的一对苦命鸳鸯
只能在烈焰中用心血抚慰对方 妄想以身体和心灵的羁绊
换取对方的自由 
我们只能选择跨越即使殒身
现在只有一种选择 爱
只有默默忍受相思的煎熬
既然你选择了逃避
我只有把自己投进激情之波涛
重新回到唱给远方仙女的翠颜
不过上天给了你鲜活朝气
我的歌从此不再虚妄神经兮兮 也许那些是成全你的种子
也是毒害你的基因
既然是你的选择 我尊重 
 
立  秋
 
我为你单独建造了一个空间
只有我们两颗心碰撞
这是独特的世界
不需要世俗的默许
这是我们今生的创举
爱化成爱在彼此的心田流淌
尽管波澜不惊
 
我们彼此感动如雪的岁月
爱的深沉爱的日落长河
再也不要考验什么
我们的爱是天造地设
自由自在的归宿
激情五月天饱满如火似焰
可以融化坚冰
可以融化积雪
 
 
处  暑
 
仿佛老树重新发芽开花
青春的焕发激情的涌动
那段时光成为一生的经典
一生的朝思暮想
再不是盲目的追随
再也不是不着边际的妄想
一切都在现实中找到了根基
真实的力量击溃了所有的防线
 
做你永远的俘虏无力抵抗
匍匐在你的脚前为你纵情歌唱
尽管我的歌声还不够悠扬
随着歌声悠远的笛声传向远方
不管你是否会倾听
也不管你是否知道
在黑暗中在痛苦的深渊
有我在汲取爱的精华
 
所有的可以想见的理由
所有的欲望渴望奢望都不重要
我现在完全可以停止歌咏
回到幽谷不见日光没有月光
在酷暑中枯萎枯干枯死
我没有什么遗憾了你能给我的
我已全部领受不会逾越任何禁线
十戒已印在你的心灵深处
N世的信念怎能轻易变更
 
我知道传统和世俗的力量
已经做出粉身碎骨的准备
你已经伤痕累累
在这场不公平的对决中
我任性挥舞的刀剑
唯一的战果是你身心的创伤
只有你的忠贞坚韧机智
让这场绝对悬殊的决战进行下去
 
让你独自忍受煎熬
你的所有利器只是善良
我们是盟军唇亡齿寒啊
怎么会卑鄙到不顾你的性命
不顾四面楚歌十面埋伏
我们没有退路也没有出路
这还不是真正的败绩
我还没有在战场上真正的厮杀
 
血和泪应该流在那里
而不是龟缩在地下室
在暗无天日的石室摇唇鼓舌
靠码娴熟文字作最后的蛊惑
我真的很鄙视自己的一切
从头至尾像是一个超级巨骗
以为自己真的可以调兵遣将
摆出八阵图喝退百万雄兵
 
 
白  露
 
真正的失败根本无望的等待
平淡抱怨失望决绝
我不相信命运会用这种方式
没有丝毫悬念的剧情谢幕
我感到莫名的失望
我从没有过的羞耻憎恶
我理应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不管自己能否承担
 
自己的路都是自己走的
短短几天竟然发生天大的逆转
为什么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发生
多美好的前景居然变得无法收拾
忍受孤独和谴责的煎熬
怎么一口咬定一切都是骗局
都是谎言都是不负责任的许诺
我不能忍受他们这样不公
 
选择反击让他们承受蔑视的痛苦
让他们尝到撕毁人家尊严的苦果
这还是你吗什么都不再顾及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啊
出手这么重  一剑封喉
你的剑难道被浸了毒液
人生就是如此残酷无情
所有的结局都是伤痛
 
 
秋  分
 
心血燃烧烈焰绝不是无聊的呓语
没有人能够承受得起这种评价
没有欺骗没有说谎
只是有些想法暂时无法实施
这和蓄意欺骗有本质的不同
将来不会像现在这样
把过去所有美好的记忆
变成愤恨的怒火
 
以至于在以后的征程中
看见所有的鲜花都以为是精灵
夜里的噩梦时常提醒
所有的好意都可能是阴谋已久
所有的坦诚都被误认为是引诱
哀莫大于对自己倾心的过去全盘否定
自己的所有信念所有感情被无情地修正
把所有的都当成痴人说梦
 
在别人的嘲笑中把自己的一切
撕扯得狗碎鸡零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为什么偏偏给了我们
本性善良  本命仁慈
是什么将这一切撕裂断送
何时功劳簿上竟然有我的大名
恐怖无情我如何甘心
这不是我要的城池没有生机
丧失了未来的生存的意义
我不想用屈辱换取耻辱
流血流泪流脓什么都无法变更
小咬咬着不放  死叮叮死
伤害践踏难道所有的付出都成了罪证
面对不公怎么能够再用金的沉默
时间可以将一切有力的证据湮灭
 
寒  露
 
我知道上天并不会遗弃任何人
今天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
你突然来临是精神上的安慰
你也为我而痛苦这个世界除了你
谁还会在意我的存在我的感受
只有你会在梦中会在高烧中
用焦渴干裂的唇默念我的名字
睡梦中不断出现我的枯瘦的身影
 
你是我遭遇洪水的诺亚方舟
我不奢望你的真情呵护激情拥抱
我一定不惜一切代价
一切都会因你的出现而改变模样
我就是你改变的证据
自己拷问灵魂把对你的思念
一字一句的敲击出
只是期望有一天你能看见
 
只有你会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动
感动的让我的人生充满了神奇
没有你我的歌声会失去力量
无法传递到远方
我听到了远方的召唤
在夜色墨绿的翠藍外
那是我的地平线目视的苍茫
十岁以前从来也没有走出
 
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等着我
怎么知道我等你等到地老天荒
在天外有我心仪的女郎
我的心始终随着她的节奏起舞
虽然那鼓声时隐时现若即若离
除了我没有谁曾经听到
只有你能够读懂我的痴人梦想
你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
 
以一种独特的方式
使得我的尘梦充满了大欢喜
我是如此的幸运
在此后的岁月尽管没有位列仙班
我不会在意你是真正的自由自在
我知道我能为你做的很有限
但是你是我生命中
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霜  降
 
这是一场爱与爱的交流
心与心的碰撞
没有任何世俗的诱惑
我们创造一个纪录
属于这个世界的最纯粹的纪录
也许标杆不是升的最快
也许没有像样的场馆
甚至没有观众没有裁判
 
那是一项真正的纪录
脉搏是最好的计时器
只有用不停的脚步
来证明我们的坚韧
来捍卫做人的尊严
四周的景物移动
对于我都是那么匆匆
匆匆而过的心
现在感到一片空白
一条崎岖一道坎坷
好像命运的钟摆在久久地摆动
 
立  冬
 
漆黑黑漆的黑夜
没有星光没有灯光没有烛光
在繁华边缘的城郊蜗居窥视
听着儿时的狗叫熟悉又陌生
我的世界寂静地落雪
在湿湿的地上静静的融化
连被踩上一脚的幸运都没有
这就是我奔波了一生的坎坷
 
没有留下任何雪泥
我已经不在乎此生的归宿
我真正在乎的今夜的狗叫
无法猜测它是旷野的野狗
还是贵妇权少的名犬
狗与犬的命运有着天壤之别
朦朦胧胧中我以为自己听到
咆哮尖叫肆无忌惮
 
早已听惯不知何属的声音
不是天籁不是地籁与人籁
我不属于这个天地这群人
我时刻耳向远方回归故里
不羡慕亿万富有太空扬撒
油腻半空的报纸莫名飞舞
彩色的塑料袋在枯枝上
干涸的池塘边过市招摇
 
长时间的留在视野唯恐闪逝
这是一项真正的全民纪录
全明星的头像有这么大的蛊惑力
飞驰的列车旁真正的接力赛
在犄角旮旯恶臭的城郊沟渠
在想得到想不到的地方生根
每时每刻大量地制造垃圾
不到把自己掩埋决不停止
 
这就是他们狂欢的纪录
不停的奔跑找不到歇脚的地方
我的同伴早已在途中被贪婪蚕食
被剥下皮毛在霓虹灯下展示妖姿
濒危的信号  时时处处在萦绕
可是濒危物种的命运鲜有改善
他们已经把我们的栖息地占据
无限的开垦各种消费的场地
 
在酒足饭饱之后游览观光
不把自己不把世界折腾个够
空前掠夺无法恢复的占有角斗
没有最后的赢家豪强也不例外
不会很久远沿途有很多征兆
这些彻底的消费的种子
欲壑难平的转基因货色
时刻等待下一刻的突变
 
 
小  雪
 
这最后的誓言也是最后的抗争
在抗衡与誓言之后是无尽的路
生命传奇不再演绎
我会守候在田野中
穿别人破旧的衣衫
摇别人破旧的羽扇
戴别人破旧的草帽
守候着季节的丰收
 
一刻也没有停止地梦想
小河混浊与清晰交替变迁
时间沉淀在沿途舶来的泥沙
河边的倒影会在远方
不知名的村庄的上空海市蜃楼
习惯了地下一切的自然以为
那些都是虚妄被人嘲笑的对象
正是嘲笑证实了幻想的力量
 
不凭借向往的天梯
谁就无法走到在梦想之外
正像生命之外是新生
没有梦想的生命是恐惧的死亡
我们是为可能而活着的一群野狼
远方的那片青草地
是我们生命的开始
也是我们梦想的终结
 
解不开的情结代代延续传递
那是我们的宿命
我们已经走出了风沙的大漠
不会停留 找到青草之前不会
即使留恋周围的景色
嗜血的狼族扇动美的翅膀
可惜已丧失了飞翔的冲动
我们在地上匍匐的太久
以为这就是我们的天堂
 
大  雪
 
是风的翅膀
是雨的忧伤
时晴的快雪引领
我只有一个祈求
静静地让雪融化
和着脉动呼吸
 
我们即将步入神圣的诗情的殿堂
我将为你披上华文织就的婚纱
成为我诗歌世界的小小新娘
我将携你到三生石畔
见证木石前盟
静静地倾听
鬓如霜
发如
 
冬  至
 
我的爱像海洋浩瀚绵远深沉
像冰山的一角
你是喜马拉雅山圣洁高贵的雪
念之可亲  见之忘俗
我用心的电波抵达你心的脉动
能和你在不同的时空
传递相同的思念
今生无悔  前尘无憾
 
如果希望不再花开
如果真情能够掩埋
如果四季不再轮回
如果黄昏不再来临
挚爱的你还会不会翘首期待
期待我的诗意从霞光归来
 
小  寒
 
你是我情感世界的玫瑰花蕾
我期待有一天你能在云端绽放
和着徐徐微风伴着蒙蒙细雨
你从另一个世界到来
让爱的芬芳洒满金色的阳光
生命的种子绽放出迷人的花蕾
 
花房已经搭建在玉龙雪山
溪水洗过你的玉体
花房敞开臂膀
暮色降临最美妙的时光
渴饮清溪水
饥餐杜鹃花
 
 
大  寒
 
希望在花中飞
希望在雪中舞
感谢上苍在我们的世界
有花的芬芳艳丽
有雪的洁白晶莹
花是四季的轮回
雪是冬季的花蕾
花中的蝴蝶仙子
雪是四季中最单纯的花
是情感世界的玫瑰情人
我们曾在雪中飞在花中舞
即使此刻从花丛雪地消失
依然会在雪地种下玫瑰的种子
等待再一次发芽
为蝴蝶仙子营造玫瑰世界
 
雪是冬天的山
在寂静中陈述执著
蝶是花中的水
在舞动中展示生命的真谛
让喧嚣的世界无言以对
唯有蝶的灵魂
在花的世界绽放
我曾祈求的现在已经拥有
现在拥有的将来还会祈求
祈求在寒冷而温情的冬季飘雪
祈求在芬芳的爱情的季节化蝶
 
 

编辑:华文作家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