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被找回的记忆

2019-04-09 17:55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凌寒
摘要: 被找回的记忆 ——凌寒 收到祝雪同学的新书——她的评论集,翻开目录,亲切感油然而生,里面点评的很多人物,都是曾经的记忆。我和祝雪是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高研班的同学,一别已经六年了,其中只匆匆见过一次,这次收到她的新书,仿佛又见面了一般的感觉。

                              被找回的记忆

                                               ——凌寒

收到祝雪同学的新书——她的评论集,翻开目录,亲切感油然而生,里面点评的很多人物,都是曾经的记忆。我和祝雪是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高研班的同学,一别已经六年了,其中只匆匆见过一次,这次收到她的新书,仿佛又见面了一般的感觉。

评论集的第一篇是写中国作协主席铁凝的,一下子又把我拉到了六年前,我们与铁主席合影、谈话的情形历历在目。

而第二篇是写莫言和库切的,却让我忍俊不住了。那个时候,我和祝雪拿着莫言的书,穿过重重人墙,让莫言给签名,因为人太多,书都给撕坏了,我们拿着签好名的书,哈哈大笑,开心极了。而库切这个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我们也与他零距离接触,虽然语言不通,但留下的合影同样珍贵。

重读那篇《我们的李一鸣院长》,开头的漫天黄沙和雾霾没有阻挡我们的脚步,再次将北京春天独特的天气呈现在我面前。而李院长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超人的记忆力,那么多的学员,他竟然能在短时间里记住每个人的名字,还有他充满生命力出口成章的诗篇,总有激荡人心的魅力。

她为张雅文老师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作品写的点评文章就是一曲生命的呐喊。我认识张雅文,是在天津的国际文学营上,那是一个至真至情的人,正因为如此,70岁的年龄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祝雪一定也有这种感觉,才能把雅文老师写得那样鲜活,那一生的传奇,那带着病体执着握紧笔杆的忠贞,是每个写作者都应该去学习和仰视的。

还有她为我的长篇小说《生活就是这样》写的《女人心灵深处的风景》,她说为了写这篇评论,她把我的书看了两遍,就是这样做事认真的态度,才是祝雪最真实的表现。

接下去看到她为鲁院同学王国伟和史映红写的诗评,往事再次浮现眼帘。王国伟总爱端着相机为我和祝雪拍照,说些戏话,像个开心果一样;而淳朴的西藏诗人史映红是最有亲和力的一个人,高雪的风霜染红了他的双颊,也让他的一颗炽热红心跳得愈加活跃,将友情传递给每个同学。

写作是清苦的,尤其是在贫富差距拉大,物欲横流的社会,能坚持写作的人都是了不起的。吃的是草,挤出的是血,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那时同学邹彩琴说,祝雪公关能力很强,写作实在是大材小用了。当时我对这句话表示赞同,我以为毕业后她不会再写作了,没想到六年来她一直没有放弃写作,还出了一本又一本的新书。只有内心真正有文学情结的人,才会不管何时何地,都把写作放在第一位。

我们曾经是坐在同一所教室的同学,文学将我们联系在一起。我希望,也肯定,将来我们会一直互相勉励、抱团取暖。艰难的文学之路,因为有了同学的相互扶持,才会在崎岖路上依然步伐坚定,勇敢向前。

 

                           

凌寒,女,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签约作家,普陀区作家协会理事,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

出版长篇小说《红唇游戏》、《一个人跳舞》、《大王莲》、《伴游夫人》、《独自狂欢》、《生活就是这样》和《我们在虚拟世界里真实》;散文集《邻家妖女》;长篇人物传记《悲情杨派暖人间》;中短篇小说、诗歌散见于《作家》、《钟山》、《青年文学》、《上海文学》、《小说界》、《西湖》、《山花》、《红岩》、《黄河文学》、《中国铁路文艺》、《广州文艺》、《北方文学》等文学杂志;长篇小说多次被《新民晚报》等报刊连载,中篇小说多次被各杂志、丛书转载。

作品曾获上海市文化基金会重点项目、上海市五一文化奖(优秀作品创作奖)、上海市第八届短篇故事创作二等奖、新都市小说原创奖、全国青年报刊好新闻好作品奖、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优秀作品奖等。

共计创作发表各类文字约一千万字。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