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黄亚洲:行吟婺城(中)

2019-07-19 13:50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 黄亚洲
摘要: 【名家新作】黄亚洲:行吟婺城(中) 行吟婺城(中) 黄亚洲[浙江杭州] 金华博物馆, 我看见了鸡毛飞上天的早期形态 我看见了高高兴兴的摇着拨浪鼓的早期“鸡毛换糖”人。那时候,鸡毛还没有飞上天。那时候的鸡毛,还在飞翔的练习阶段。 这些义乌汉子,头上

【名家新作】黄亚洲:行吟婺城(中)

 


行吟婺城(中)


黄亚洲[浙江杭州]

 

金华博物馆,

我看见了鸡毛飞上天的早期形态


我看见了高高兴兴的摇着拨浪鼓的早期“鸡毛换糖”人。那时候,鸡毛还没有飞上天。那时候的鸡毛,还在飞翔的练习阶段。

这些义乌汉子,头上盘着长辫,串街走巷,用糖饼,用鸡毛掸子,每天换取大清朝的一地鸡毛。

那时候大清朝还没有死绝,但他们已经幻想鸡毛可以飞起来了,起码他们妻儿老少一家吃饱的崇高理想,可以离地三尺了。

清代的窦镇写《兰溪竹枝词》,流泪说:“义乌老少尽堪怜,个个撑篙齐用肩,百货往来须纳税,巡丁高喝还停船。

在义乌有高铁有机场的今天,我们不要忘记早期的鸡毛換糖人。他们的鸡毛四百年没有飞起来,但他们一直在笑,因为他们的底色是没日没夜的勤劳,他们始终相信凤凰是鸡变的。

只有在博物馆里,我才能相信,制度与政策的伟大。


八咏楼之夜


来八咏楼,你会不会跟着咏诗,哪怕是晚上来?

来这里咏不咏诗,这是一种立场,一种做人的标准。

南朝的沈约连着来了八咏,后来,唐代的严维也来咏了;宋代的李清照也来咏了,元代的赵孟頫也来咏了;站在武义江、东阳江、婺江的三江汇流之处,每一阵风都是花粉与爱情,谁敢婉拒诗歌?

江流浩大,山色空蒙,中国一片好颜色。浙中腹地就代表了江南,江南就代表了中国——今天你不大声吟咏,还好意思拾级而上?

你走四级,就是七绝;你走八级,就是七律。须知江山就是为了吟哦才铺陈在这里的,诗歌就是为了爱情才凝聚成楼的。

就为这片好山好水,太守沈约才垒诗成楼,你到了这里,怎么还敢婉拒祖国?

登此楼,没说的,只要是人,就是诗人!哪怕公鸡嗓子,哪怕是在夜里,也能唤出黎明——与祖国,楼台会!


夜访侍王府


仔细搜索1862、1864,乃至1866年。今夜,历史一寸接一寸晃动,我感谢守护人一支好客的手电。

今夜,我承担西医的角色。我说,啊,啊,1862、1864,乃至1866年。都说,啊,啊,侍王府一直大张黑色喉管。

喉管深处,果然就发现了曾国藩布入的毒刺,一次致命的针灸,叫历史翻篇。

不能不注意到漳州这个地名。天国崩溃,唯侍王不予承认,在此苦撑两年。于是,命运就像逻辑一样自然:活不好,就反;反不成,就败;败也败不得时,便无妨来个碗疤,结在颈子边!

历史的疤,通常都叫纪念馆。至今纠结,这长毛造反的事情,究竟怎么纪念:是伟大的农民运动,还是从人到猿?

侍王活了三十年,侍王姓李,广西乡下户口。侍王进城谋生的故事有点儿励志,而且精巧,值得在今夜装进一支手电。

他碗大的疤,是我今夜的光圈。

我今夜的光圈,是中国近代史一次伟大的溃烂。


寺平古村


首先要从砖雕出发抚摸寺平。我惊异,普通的砖头会在艺术里陷得那么深。鲤鱼跳龙门的那几条鲤鱼,都伴着活泼的水声。水花会从门楣上溅下,你进门要快。

还可以从“七星伴月”的建筑格局来抚摸寺平。据说,是牛郎从织女手里结过七星伴月之簪,一时没握紧斗柄,致使跌落人间:坏事变成好事,人间有了寺平古村。我看见寺平的男女村民,至今身上都闪耀星光。

当然,还可以从这口“娘娘井”来抚摸寺平。喝下这口井的水,女孩就出落得特别漂亮。那位姓戴的女孩就是被选中入宫的,成了明宪宗的妃子。不过,不到民主时代,女孩还是别喝此井为好。

最后,我要通过当代旅游的3A标志,来抚摸寺平。我在古色古香的“立本堂”看见了“十岁成长礼”的现场,游客是多么喜欢这种文化体验。

现在,我的手心都是寺平。每一条弯曲的掌纹,都是古村的流水。我一鼓掌,村路上那些整齐的卵石,就啪啪作响。

那就让我,如此捧着寺平古村回城吧。

说到底,城市感觉的本质,就是乡村感觉。


【作者简介】

黄亚洲,1949年生。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影视委员会副主任、《诗刊》编委。曾任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共十六大代表、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兼主席。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诗集等文学专著30余部。作品曾获国家图书奖、鲁迅文学奖、屈原诗歌奖、金鸡奖、金鹰奖、华表奖、飞天奖、百合奖,曾五次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先后被授予“首届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全国优秀电视剧编剧”称号。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