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2020-01-08 13:32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刘雅阁
摘要: 1月4日晚,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名诗人,编辑和朗读者,陆续来到了黑龙江省肇东市同心田酒店二楼会议室。室外冰天雪地,寒气袭人。室内却欢声笑语,暖意融融。 座谈会正式开始之前,主持人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副秘书长、肇东市作家协会主席陈泰


 

         1月4日晚,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名诗人,编辑和朗读者,陆续来到了黑龙江省肇东市同心田酒店二楼会议室。室外冰天雪地,寒气袭人。室内却欢声笑语,暖意融融。

         座谈会正式开始之前,主持人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副秘书长、肇东市作家协会主席陈泰灸为大家分发了北塔的新书《巨蟒紧抱街衢》。这本书装帧精美考究,质感非常好,让人爱不释手。让与会者更加体会到这本书比读电子版的沉重,北塔耐心细致地为大家的书籍签名,亲切地和大家交谈并合影留念。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8点30分座谈会正式开始,主持人陈泰灸主席率先发言,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并对与会嘉宾做了简短介绍。他的语言轻松诙谐,引来阵阵笑声和掌声。他说,北塔新近由黑龙江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是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诗学视野中的中国第一部都市题材个人诗集,希望大家对这部书的方方面面展开真诚的讨论。

        首先,肇东的四位朗诵者深情诵读了北塔的四首诗,子祺、谢鸿雁、张玉贤和曾煜华分别朗诵了《七夕解构》《花园正在离我们远去》《面具下的生活》和《市场的黄昏》。大家侧耳倾听,沉浸在诗人美妙生动、富有感染力的文字中。空气里流淌着忧伤,氤氲着甜蜜。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接下来,出版家、黑龙江北方文艺出版社原社长宋玉成先生介绍了这本诗集并非一帆风顺的出版过程。他的语言实实在在,情怀满满,让人为之动容。他说,这是他在长达10年的社长总编辑任上指导出版的唯一一部本版个人诗集。他说,北塔的诗的内涵指向是多元的、丰富的,可以做多向度阐释;因此,有些作品可能会被误读。

        从一开始就参与本书制作的北方文艺出版社骨干编辑赵晓丹女士说,北塔老师的诗的基调是忧郁,因此本书的法文名字的含义是《北京的忧郁》,也因此封面采用了蓝色为主色调。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北塔老师为大家讲述了这本书的写作过程及心路历程。书中所有诗都是写北京的,从作者在25年时间里所写的数百首诗作中精选而成。书中有作者对城市文明深刻的反思,有对生活的种种深入的感悟。北塔还生动介绍了书名的深刻含义和现代主义都会诗的特点。他的发言可谓字字珠玑,熠熠生辉。

      其他学者、教授和评论家、剧作家、编辑等也一一作了精彩的发言。他们的发言或豪放或婉约,或质朴或华美,都闪烁着智慧的火花、文化的光芒和个性的光彩。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来自哈尔滨的诗人桑克先生说,北塔是《米沃什词典》的主要译者,这使他的视野比较开阔; 而对学术研究的倾心又使他在处理诗歌问题的时候,既注重感性,又能把理性凸显出来,比如他说的“悖论”,既强调对悖论的认识,也强调悖论是一种诗歌方法,再比如他说的“冒犯”,让我想起诗人不仅是命名者,也是立法者,那么诗歌对某些“成法”的冒犯也就是应有之义。他这本诗集中的《市场的黄昏》,前面写了一些蔬菜,具象而蕴深意,只是后面发生了变化,变得狠了起来,和前面不一样了。期待北塔下一部诗集的出现。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来自石家庄的诗人、《诗选刊》编辑部主任胡茗茗说,首先祝贺北塔的倾心之作出版。北塔是个善于思考的人,也是善于发现的人,更是一个会起书名的人,从他的前一本诗集《滚石有苔》到这部《巨蟒紧抱街衢》,名字都很生动,有意蕴。准确、尖锐的发现力是一个优秀诗人必须具备的特质之一。米沃什对诗歌有一个定义是,对真实的热情追求。这种真实可以看作是现实主义的,但是现实主义往往又是一个无所不包的词汇,如果不对现实做各种主观的限定,所谓现实主义就不是一种清晰的写作风格。北塔是清晰的,清醒的,自信的,也是有大忧伤的。他用大量的象征主义手法将自己对北京这个国际大都会的爱恨情仇呈现笔端,将都会意识、都市文学这个符号用诗的方式得以强调,拓展,引人深思和反思。题材的明确度决定了北塔创作的自由度。当然,我们只能写自己能写出来的东西,而无法写出自己想写的东西。在想写的主题与能写的主题之间,是各种艰难的沉思,长时间的静默,甚至绝望到把自己交出去,具体一首诗歌来说,更复杂的意义在于,我们对历史和现实的态度不但决定了我们写出什么样的文字,还决定了我们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祝愿北塔的诗歌巨蟒不但抱紧北京的街衢,也抱紧全国的乃至世界的都市与原乡。

    诗人、黑龙江《诗林》杂志副主编安海茵女士说,这部诗集拿在手里,给人一种庄重感,是本年度中国诗歌有分量的收获。北塔以成熟的诗艺将世事的练达加以提纯,其诗作的精神质地和美感历久弥新。他这本诗集中的诗作时间跨度大,自觉地纳入了时代的叠痕与印记,冷静的思考与深度的拷问无不充满着现代思辨色彩以及深沉的赤子情怀。他的诗结实而大气,以个人的遭际窥得都市的样貌,以幽微之笔观照开阔之心。

    诗人、哈尔滨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爱中先生说,北塔的思索是现实的,也是超前的,具有预见性和超越性。他的诗在技术上是高度现代化的。这部诗集不仅实现了北塔作为一个思想者的理想,可能也实现了宋社长作为一个出版家的理想。假以时日,它将成为一部经典性的书籍。

    武汉的诗人程红梅女士说,诗人北塔以他独特的视角,用超现实的手法写出了他对生活多年的城市一一北京的热爱。他把这种热爱根植于对日常人、事、物的忧患意识中,用至简有力的文字直面社会,观照现实,在场感极强。他的笔触大胆犀利,写出了很多人不敢写的东西,体现了当下诗人的责任、使命与担当,让读者不禁辨思体味。他的诗为新时代都市诗歌书写提供了一个范本。

小说家,武汉市新洲区作协主席周娴女士说,北塔老师为学者型诗人,一位关于钢筋水泥的思考者。他的诗歌理性而有张力,读后让人有无限想象的空间。以现实着笔,为未来抒写,正如他的笔名,无论城市如何变迁,他就是那座塔,守候着真诚与善良,守候着负累前行的人们!

来自成都的诗人苦力说,北塔是个对社会有良心、有责任的诗人。他用诗歌的匕首,扒下社会虚伪的外衣,触及人性灵魂的丑陋,刀刀见骨,滴滴见血!他看问题的眼光不是停留在表面,而是深入后的第三层,他在给社会问题诊断了病情后,又提出如何治疗的方法,让读者清楚地看到明天更好的社会,更好的生活。这是诗人用诗歌這种独特的语言艺术,在作品的字里行间留给我们的醒悟。

来自北京的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中国诗歌网事业发展部总监祝雪侠说,北塔是有大情怀的诗人,他的诗有画面感,能打动人心;有独特的视角,给人的印象是相当深刻。

    来自兰州的学者、敦煌研究院研究员王志鹏说,刚才北塔老师谈到自己诗歌集中于现代城市文明与乡村文明的巨大反差,特别说明自己的诗歌主要是针对自己在北京生活达26年之久的都市生活感受,运用现代主义的表现手法,表达自己对现代城市文明的独特思考和认识。这体现出诗歌创作中一种极为清醒的“问题意识”。说实话,尽管我们对城市文明对乡村文明的冲击感同身受,并看到了种种不和谐的现象,但往往并未提升到理论上的反省。这表现出北塔老师具有一种敏锐独特的眼光,体现出了一个正直的诗人应有的担当和责任,并为此二十多年如一日,一直坚持创作这类诗歌,这种理论的先觉和在创作上的持久努力的精神深为我所敬佩。我对出版社负责人坚守理想信念,认真严谨、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要表达我由衷的敬意。

来自苏州的诗人金玉锦女士深情地对北塔说“您是我们苏州人的骄傲。阅读了您的诗,心灵震撼,回味无穷。您是真正的诗人,正义的诗人,走心的诗人。因为爱,才忧国忧民。爱国才痛心,爱民才在乎。诗人,不仅要赞美生养自己的祖国和人民,也要敏感祖国与人民的问题。发现了,感受了,用笔墨写出来了。我们一起反省,一起改变,一起更新。”

    参加研讨会的还有诗人、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王利国、云南省楚雄州诗人卞启忠、甘肃省档案馆研究员、诗人佟丽娟,国际汉语诗歌协会理事、诗人阿B,四川省乐山作协理事、诗人罗国英,北京地下通道诗人七月友小虎(李源), 黑龙江日报社编辑、诗人杨 铭,绥化市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绥化日报》副刊部主编刘福申,肇东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李光照等等。

    诗人、文学评论家赵福治(《国家诗、“以城市诗歌地理为题的诗集是不多见的,它的承载决定了诗集的创作难度及思想向度。写浅了无关紧要,写深了现实会压弯了笔尖。读北塔《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这部诗集,我有一种深深的压抑感,这种压抑感首先来自大城市高楼林立、汽车遍布的城市属性。城市一方面是文明的标志与集合部,一方面又是文明病态的滋生处,迫使人性扭曲的所在。在快餐文化泛滥的时下,我一直认为写诗和读诗都是极其奢侈的事情了。在这种景况下,我喜欢阅读的是带有自我麻醉功能的唯美小我题材;还有一类诗歌文本我是最不喜欢阅读,但又是最令我沉迷其间的,这类诗歌语言内敛、晦涩,不细读品不出其中三味,北塔兄的诗歌大概就是属于此类作品。这类作品没有‘小我的意淫’和阅读的快感;读后,只有沉重压在胸怀引发人们的深思。有人说,城市里没有乡愁,只有现实,不无道理。北塔的这部诗集,明显跳出了这个范畴,他在城市里生活,在城市里写作,渴望‘不可再生的灵魂’拥有‘阳光和土地’,这应该是属于城市‘新乡愁’的主题属性,他说‘可在灯光熄灭之前,却不能当众把面具摘掉’,他说‘今夜,有多少马由于劳累而睡去,又有多少马企图逃离而一夜无眠’,他更说道‘在整个城市、整个院子,被称为花园的时候,花园正在离我们而去’。北塔先生这样的文本可视作当下以城市诗歌地理新乡愁为题的第一部诗集,而诗集由此引发人们关于城市的思考,无疑有着积极的探索意义。城市很多了,但一些不可或缺的精神与文化传承却‘或缺’了。城市作为文明的标志,也是一座围城,围住了许多,文明却正在离我们而去。也许,诗歌是跨越病态文明的最后一个物语,这或许也是北塔先生创作这部诗集的意义所在吧。”

    10:30多研讨会圆满结束。大家合影留念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会场。这场文化盛宴,让肇东这座小城焕发出全新的光彩和魅力。

(撰稿:谢鸿雁等)

北塔简介:

 北塔,诗人、学者、翻译家,中国现代文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系世界诗人大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外国文学研究会莎士比亚研究分会秘书长、河北师范大学等高校客座教授,曾受邀赴美国、荷兰、蒙古等20余国参加各类文学、学术活动,曾率中国诗歌代表团前往墨西哥、匈牙利、以色列等10余国访问交流并参加诗会。已出版诗集《滚石有苔》、《巨蟒紧抱街忂——北京诗选》,学术专著《照亮自身的深渊——北塔诗学文选》和译著《八堂课》(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库切的长篇小说)等各类著译约30种,有作品曾被译成英文、德文、蒙古文等10余种外文。曾在国内外多次获奖。诗作手稿被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库收藏。有“石头诗人”之誉。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北塔诗集《巨蟒紧抱街衢——北京诗选》 研讨会在黑龙江举行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