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2020-02-28 23:01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贾浅浅
摘要: 对于诗人贾浅浅来说,不管如何去叙写这个时代,千万条河流都汇成一个主题:那就是爱。从身体到存在,从存在到精神,从精神到宇宙,这都是不断精进与超越的漫漫旅程。自《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后,贾浅浅第三本结集出版的诗集,体现了她个人独特的生命体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椰子里的内陆湖》
作者:贾浅浅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对于诗人贾浅浅来说,不管如何去叙写这个时代,千万条河流都汇成一个主题:那就是爱。从身体到存在,从存在到精神,从精神到宇宙,这都是不断精进与超越的漫漫旅程。自《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后,贾浅浅第三本结集出版的诗集,体现了她个人独特的生命体验和诗艺探索。



作者简介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贾浅浅,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鲁迅文学院第32届高研班学员,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第八次全国青创会代表,荣获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

新书推荐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浅浅显然已经为成为一个诗人做了充分准备,她熟悉那些外国诗人——现代诗的神祗们,她熟悉中国古典诗歌传统——她的口音里有本能的古意;同时,对中国诗歌当下通行的抒情风格和修辞调性,浅浅真是烂熟于心啊,有时我甚至觉得,浅浅是怀着一种儿童般的得意证明,那风格和调性对她而言是多么轻易、轻而易举。

——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评论家李敬泽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诗人从生活细节入手,有着朝圣者般的细腻与真诚,在古典美学与现代生活的夹缝中,她找到某种黠慧的表达方式,这是她的生命体验,区别于他者的地方。值得称道的是,她成功地避开了“女性主义”或“女人主义”的诸种窠臼,没有重蹈那些易于过剩的老套——不论是传统的柔弱、还是现代的放纵,而是以自然和平等的审度,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新境界,一种“自然和健康的爱欲观”。

——《当代》杂志主编、本书责编孔令燕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那年,那月,那书


连翘花开过的春天
我背着双肩包在城里晃悠
那个时候头发齐肩
并且刚刚吃完
一顿西葫芦馅的饺子
 
西安的寺庙很多,卧龙禅寺的
午后虚空着
大悲殿前的台阶上
光芒乍长乍短
我躲在屋檐下
翻看包里随身携带着的一本书
 
那是一本我最初无法打开的书
从第一个字,第一句话,第一页
往日的生活就和书中的故事
纠缠在了一起
 
我是一个多么特殊的读者啊
像是绛珠仙草只能用眼泪来报答
现实与小说中的裂缝
在我脚下越变越大
大到了我还来不及仓皇而逃
就滚落在无底深渊
 
那些灰色的记忆依托这本小说
在我体内重新复活
蒲公英脱去绒毛的时候
我的四肢依然冰冷
画符烧水对我是管用的
城里的每一座寺庙我都去拜过
和佛说过我眼泪的颜色
 
“不要对佛说你的风暴有多大
而要对风暴说你的佛有多大”
 
也许,揭去五行山上法帖的
还是当初那只猴子
 
正字是要一笔一笔地写
再去卧龙禅寺的时候
我已经能做到在台阶上
安心打开书来读
 
恰巧这时,一个蓝眼睛的老外
背着和我一样的双肩包
他停顿了一下,和我并肩而坐
 
云朵忽聚忽散
和穿过寺院的脚步一样
 
他忽然清清嗓子对我说
嗨,我叫迈克,是来西安的留学生
你看的什么书
 
《废都》。我答道,并且努力把窝着的书角展了展
 
废都?那是什么意思呢
那个老外耸耸肩
 
就是要拆的一座城
 
他点点头,然后我们一同
起身走出了禅寺
时间停留在2008年
 
2018.7.19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我去过秋天

在黄昏落地。我带着两瓶赤珠霞和一个

愿望,赶来见你

 

一周前,我特地去剪发

友人们都遇见年轻了五岁的我

他们追问我的喜悦,而我笑得明朗

 

是的,我带着我的故事来

要一页页翻给你——

像难以稀释的尘土之美,漂浮不落

 

院子里,我嗅到八月的气息

你说过桂花盛开的时节,我们会紧紧拥抱

如今你却兀自开在树梢,不来醉酒

 

青海湖的盐可用来煮茶,你言喻的“花儿”

可用来下酒。下次相见

会孕育什么样难以觉察的心绪

但头发会长,会又老了五岁——

 

那时,“花儿”又会绽放,

桂花可否酿酒?

 

2018.8.30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江南

六月,长乐未央

团扇邀玉兰来此纳凉


梅子酒酸过了去年的

软语糯词


漏窗里的光线

打湿了,茶盏里冉冉升起的霓裳

舞姿


原来春心无处不下悬*


(*汤显祖《牡丹亭—懒画眉》)


2018.6.25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贾湖骨笛

在灰河和泥河之间

有一片蓝色的湖泊*

 

那里常常飞来仙鹤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

它后来也叫

丹顶鹤

 

一些年长的人们总是随身佩戴着

龟甲甲板,默不作声地注视着

旷野和更远的地方,或是

眯着眼睛

企图把太阳的图案画在

盛水的陶罐上

 

在电闪雷鸣的夜里,我常常把耳朵

贴在地面上

能听到和母亲纺轮里一样的

窃窃私语声,它们像种子破土发芽

钻进我的心脏

 

我会像鹿一样跳起,在灶台旁

用树枝画一个圈,堵住

黑暗里的眼睛

那些长着獠牙和犄角的野兽

经常前腿屈膝,肚子贴着地面

如地里冒出的影子跟在种稻米的身后

 

被埋葬的人们和我的牙齿一样

排列整齐

 

我曾经偷偷地在婶婶左腿旁

放了一枚她最喜欢的骨针

那一定能帮她

织一个很大的席,像活着的时候

围着我们跳舞

 

我忽然很想做一只鹤或是

一只鹰

永远落不在悲哀之上

 

我开始站在石头上往下飞

嗓子里发出咕咕的鸣叫声

但依然落在绝望之中

 

旷野里,风翻动所有动物的皮毛

包括那截狍子的腿骨

呜呜…...呜呜…...

像整个上午

阿婆采来后山上的山楂和蜂蜜

用稻米给我们酿酒时

脚下的节拍和桑树上布谷鸟的叫声

 

我捡起它,翻来覆去地吹

像河里的鱼噘着嘴一呼一吸

 

等稻米酿得又酸又甜的时候

我已经用仙鹤的尺骨做出了

可以吹响的管子

 

我甚至听从了眉骨上长痣

那个叫秋的女孩的建议——

用食指和中指的距离在管子上凿孔

开始是三孔,吹起来像蝉趴在树上

抖动翅膀

五孔,像麋在雾霭中低头饮水

七孔的声音是老鹰在天空盘旋

百灵在树间雀跃以及狩猎时人们的呐喊声

 

那些在星空下

我分不清自己是谁的时刻

惧怕洪水淹没稻田的时刻

阿妈阿婆永远闭上眼睛的时刻

渴望变成水牛和老鹰的时刻

喝上一杯甜酒的时刻

我忽然就随着这些声音滑入

没有倒影的湖底

 

八千年后,从我的左腿骨外侧

人们小心翼翼地挪走一长一短

两根相似的骨笛,据测音研究

他们是一雌一雄

 

(*8000年前,新石器时代贾湖文化出土了仙鹤尺骨做的笛子,是人类从蒙昧跨入文明的一大步)

 

2018.8.14



贾浅浅新书:椰子里的内陆湖

致遥远的你

1

这里的黄蝉和朱樱花代替了北方

睡意正浓的腊梅


芭蕉叶每晚都抱来星星

世界着手为他们设置陷阱


听说猫山王榴莲可以击退残留的睡意

灯光制造出一个虚假的白昼

楼下有人吹奏《月光下的凤尾竹》


2

一觉醒来,阳光染红了羊蹄甲树梢

透过纱帘的缝隙系在我的脚踝

是拂晓时的丹霞地貌

也如幽潭里落入一片树叶

那是你的呓语吗


3

抚仙湖上有海鸥,全是白色的信纸

风很大,吹得湖对面三层小旅馆的凉台上晾晒的白色床单上下飞舞

整个白天人们不知所踪

橡子从橡树上一颗颗蹦落


我们努力登船,船还是和浪平行

随波逐流的危险就是会翻船

好处也许我们会沉入湖底神秘的古王国


一个浪打来,它试探我接受袭击的反应

我在想象湿漉漉的裤兜蹦跳出许多——

抗浪鱼,它们翻着眼珠

说出我底裤的颜色


4

彝族山寨里一位头戴花环的阿诗玛

紧挨着另一位阿诗玛而坐

是两条潺潺流动的溪水清澈见底

她们没有像二月的山茶花,如此热烈地

大笑或是交谈

只是安静地坐在粗布单子的条纹上

一个在翻看手机中的视频

一个在拿着小镜子描眉

两双如此专注的眼睛,多么像山谷里

跌跌撞撞的回音

她们需要感知世界的边缘如同正在遨游的两只海豚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