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去寻找一个有灵魂的人(组诗)

2019-03-29 09:31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方健荣
摘要: 去寻找一个有灵魂的人(组诗) 方健荣 偶 见 从宾馆里出来 见五、六个红袍僧人 从街上走过去 灿烂的阳光倾刻泻下 我有些恍惚,以为不远处 有一座光亮的圣殿 粗粗壮壮健康的僧人 亦步亦趋、从容安祥 好像没有任何烦恼 阳光也把他们紧紧跟上 我听到平静心跳 缓

去寻找一个有灵魂的人(组诗)

    方健荣  

  

   

 

从宾馆里出来

见五、六个红袍僧人

从街上走过去

灿烂的阳光倾刻泻下

我有些恍惚,以为不远处

有一座光亮的圣殿

 

粗粗壮壮健康的僧人

亦步亦趋、从容安祥

好像没有任何烦恼

阳光也把他们紧紧跟上

我听到平静心跳

缓慢呼吸

而他们在街市,也似乎

在尘世小走了一趟

 

仅仅几分钟

他们穿过了红绿灯

拐了个弯,消失在高楼之中

我还呆呆站着

似乎目送几朵意外的祥云

来自甘南,或西宁

又云游到了

内心的另一个远方

 

 

   致愚蠢的人

 

 那不停盖楼房的人

何其愚蠢

你干什么玩真的呢

干什么要把房子

修到田野

修到山里和湖水里

一直修到天上

还想,一直修到月亮上去

 

 

你真笨呵,我三岁的女儿说

你画在画儿里呀

想拆了,轻轻一擦

 

可现在楼房长满了世界

你看看,楼房成风景了

风景又到哪儿去了

再也找不到了

一个满当当的世界

拥挤在几十层高的楼群里

人,比蚂蚁可怜

看不见蓝天,看不见太阳

还要吸脏脏灰灰的空气

要想拆掉一座楼了

可真头疼

 

那些修楼房的人,可真笨呵

何如我与三岁小女儿

快快乐乐画一座楼

画一匹马

画一朵花

想画春天就春天

想画西瓜就西瓜

 

不想画了,轻轻一擦

哈哈,嘿嘿

明天再画――

一块蓝天

一颗好太阳

一条可以让梦想

常常沿着散步的河流

 

 

 

  

 

子孙们在先人坟前

谈笑风生

当祭奠之后

天空辽阔,阳光明媚

 

我的叔叔们喝酒

仿佛回到父母身边

找到了

许久以来难得的安慰

 

巨大墓地

一年一度

儿孙们如约回来

没有一点忧伤

溢满,清亮欢乐

 

频频干杯的人

是家族中的子子孙孙

先人们

似乎,真的

过了一个美好节日

 

 

   元夕夜小记

 

当红酒斟好,莲花绽开

这是一个月圆的夜晚

 

剥两颗花生,听炮声鸣响

远远近近,那追着欢乐的人群

把一座小小的城

闹腾出春天的气象

 

打过的牛,腾起的龙

还有一盏盏红灯

如此贴近,在仰望的高处

在内心深处

耕耘 ,点燃,感动

老人和孩子们,真难得

沾上了喜庆的点点红色

欢声笑语,透亮地

溅向一棵棵火树银花

 

而离月亮最近最亮的那一盏灯

只能是

人间最洁净最寂静的莲花灯

我杯中的酒

只能是热血般滚烫的

唯一一颗欲醉末醉的

小小灵魂

 

 

大地唯一的疼痛

 

天空有没有疼痛

黎明时也流过一次鲜血

这样大的母亲

可以搂住一切

 

而大地是疼痛的

当向日葵的头颅被砍下

那秋天倒了一地的尸体

只有大地搂着

 

大地紧紧搂抱着的

其实,只有人类

唯一在历史荒野上迷途的人类

时时抬头膜拜着天空

在最后时刻垂下饱满的头颅

 

这会思想会逃跑的向日葵

也是大地,唯一的疼痛

 

 

   在夜晚读诗

 

在兰州,一家宾馆

翻看一本诗集

 

先生的照片――

微扬着头,眼睛明亮

思想的额头明亮

想他,曾相对坐的那早年夜晚

他谆谆教我写诗秘诀

 

在兰州,我还可能去纸中城邦

消磨一个早上

或在黄河边散步

让流水哗哗,也像一页诗书

 

而此刻,我看到这样一句

――想看到自己睡着的样子

这个人,有点陌生,有点熟悉

 

是不是在兰州,这个夜晚

在黄河边上

我看到黄色封面的书皮

――《晚安》*

我很听话的合上书页

闭上眼,却又止不住想起先生

 

 

 

    

 

自你的昨日 伤口

一束玫瑰花的尖刺里

取出

 

不免心惊  不免悲凉

这火焰里的血液

这心底沉淀的盐

这漫漫丝绸之路上

走过的僧人、侠客、少女

这漫天的乌云压城  城欲摧

这彩霞铺开的一场大梦

然而,闪电开花

大河绝堤

 

这掠走灵魂的马匹

这英雄失路的黄昏

这一声呜咽

这一阵风吹

 

来吧,来吧,干一杯酒

天下路远,天下空旷

天下其实,也无故人

相逢很近,  却在天边

一生一次,皆自内心

抱头痛哭,挥手已别

 

自你的血肉  眼眶

自这一骨头般凛然之诗

自这个下雨的早晨

取出

 

一大颗泪水

其实,是一场

滂沱大雨

自泪汪汪的万千枝头

素洁花朵

染红背影  打疼人世

 

               

 

这是值得相遇的地方

也是自古伤离别的地方

 

 

马匹总是向西

飞鸟向东

苜蓿花开到长城脚下

开进火烧云的黄昏

静谧的星辰依次摆开

不知下棋的人

走没有走远

天下已匆匆

更替了

好几个朝代

 

这是自古伤离别的地方

劝君更进一杯酒

泪水溢满了酒杯

一句话说不出来

喝吧

这是今天相遇的地方

可我们相遇

是因为

自古

就有的伤离别

 

 

在黄河边上行走,偶记

 

 

它是那么低,虚怀若谷的低

让低于人世的枝枝叶叶

低于清澈,低于激越

此刻,它低于我行走的脚

 

它低,它低低流

从上游到下游

它绕过许多圈子,绕过许多大山

许多优美的曲线绕出的绕口令

真像,五千年的汉字和书法

渗出笔端的一句句诗

可它是那么低,那么远

一个哲人一直站在那里

只能站在那里

因为它就在那里

一直往低处流

 

那么低,有一刻

脚碰到一颗石头,溅起水花

我相信它流到我心里来了

因为我的心也是那么低

是这人世间的一片凹地

我相信它泥沙俱下的苦水

一定会流进我的内心

 

那一刻,我不得不弯下腰

把头垂得更低,把双手摊开

伸进一片血液般混浊的水里

一下子摸到

它流动着的骨头和血肉了

一下摸到

它下游的下游

那一片动荡不息的大海了

 

那一片大海那么蔚蓝

浮起了一整座大陆

那一刻,大海却更低更低

像一个不安的孩子

 

 在时光之上

 

阳关以西,大道

在夕阳风沙里湮没了

 

我的脚,踩在一些碎片上

感觉唐朝,亦或更早的汉朝

就在不远,那马匹或

尘土的味道

碰到鼻子

一阵冷硬的西风

扑满脸颊

 

月亮

如停在空中的灰色石头

这高处的夜晚亮了

 

拖泥带水的生活

依然具有泥沙俱下的惯性

古丝路的一些遗址

漂浮在时光之上

 

大野苍茫

远方的火车

夜夜背着书籍和消息

一路狂奔

 

自由记

 

应该喜欢空,和空白

这不用说,像没有说出的话

你不知道,那深深意味

似乎有陌生之感,脚步末达

那种空空荡荡的空旷

那种无痕无际

那种不可说的美

 

那种沙尘暴带来的消息

那春天――

没有一片叶子

没有一朵花

什么也没有的啊,这春天

多么迷人

 

一首诗也应该这样吧

空空荡荡的,可以跑马

或可以让想像跑马

让眼睛、鼻子和耳朵

无拘无束的

都自由起来

 

 

 

 

幸福从来不会在远方

当内心沉醉,也许冬天

一杯红茶一缕阳光

就将重重严寒抹去

在图书馆里

一本书自然翻开

而一个倾心的人

也偎依在身旁

 

幸福从来不会在远方

当两岁半的女儿

舔一颗小巧克力棒

哈哈哈发出笑声

在你头颅里的乌云

和挥不去的烦恼

已经不知不觉

在瞬间杳无踪影

始终在同一轨道上

 

          

很小很小的生活

 

每天向太阳问好,沿着水渠

到它的上游

方圆不过三四公里

这一年,我没有走出即定的界限

 

从家里出发,常常穿过一片树林

在那图书馆里,一呆一天

你知道我话少

可我说了那么多

谁又能听到

与我对话者,散落在地球上

每一个小角落

有些已经死了

可比活着的人,更加可靠

 

所以,我很小的生活

穿越了时间和天空

也真没几人知道

我说带着两座金矿

他们听了,以为遇到了病人

一个劲的傻笑

 

不知谁是真正的傻瓜

我的身体和灵魂里

藏着那么多奇珍异宝

想来,也真没几个人知道

 

因为,我只拥有很小很小的生活

在一个贫穷的小地方

我本来,也只是一个贫穷的人

      

 

立冬那天早上

 

立冬那天早上

一只小小昆虫

趴进我的房间

 

在一小块阳光里

它停下来

久久地一动不动

它对光洁的地板砖

有些陌生

 

它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走

也不知道该到哪儿去

 

 

在这个冬天

它迷失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唯一的一块阳光

很快从它小小的身体上

移了过去

 

 

 我要去寻找有灵魂的人

 

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

我要走出门去

 

把心情梳理得平平顺顺

把心意怀抱得恭恭敬敬

我要去见人去

 

在人群中我还是自己

还是一样孤独

可我知道我的渺小

是干净的

我的无语

是恭敬的

 

在君子与小丑混淆了的人间

我有过自卑,无助

亦可能泪水滂沱,行迹可疑

可我从不愿只背着名字的躯壳

而把饱满疼痛的灵魂丢弃

 

我是有灵魂的人哪

我要去寻找有灵魂的人

 

 

  把一粒沙放回在沙漠

 

沙漠干净,安静

远离尘世喧嚣

适合将身和心

一并放下,放下

 

当把自己作一粒沙

当把自己放入

时光波纹一样的沙漠

自己渺小、真实

 

无边的荒凉沙漠

可比海,可比人生

可比一个婆娑世界

宇宙间,细细沙落

 

    

 

穿过

一场火焰

穿过

风中飘洒的尘灰

狂奔一路

咚咚心跳

 

一列火车

眨眼间

把风景分成南北两半

把桃花

流水

带向雪域高原

 

当然

要到你心里去

当然

想一直在你心里

 

春天,这么远

穿过人群

和村庄

贫穷

似翻过一页旧书

正悄然变换容颜          

 

杯中之物

 

这原本是别人的,也是我的

谁会愤怒?满满的

可不过都是泪

 

几十年的光阴,几度秋凉

哪怕泡得如血

可还有人走,茶凉

 

什么也找不到了,美好

最终一败涂地,变垃圾

 

杯子,最终是空的

不,我分明看到了无数移动的星辰

易碎的,心

天底下没有比这更痛的一块肉了

 

只有这如血浓稠的照耀

亦淋漓吹拂如晨曦的长风

这天空,大地的杯子

不在你,也不在我的手中

 

 

有一种甜蜜

 

冬日中午,我和妻子

坐公交车去城北的岳母家去

女儿尚小,我们去看

 

也常常留下来吃饭

我们两个,都忙

而父母都七十多了

他们在乡下

 

有时一个念头

都能扯出心里的血来

 

岳父戴着帽子,怕冷

我们女儿 

还有妻弟的儿子

两个四岁的孩子

玩得不亦乐乎

 

在正午的阳光里

我们沉浸  微笑

而此种幸福

在这几年来的冬天里

实实在在

让我内心

注满暖暖的甜蜜

 

午后,发生的意外事件

     

午后,在房间

随手翻一本诗集

心不在焉,若有所失

 

丢下诗集

一不小心,打翻了茶杯子

这一地的玻璃、浓绿的茶叶

让我颤栗,若有所失

 

我用手指捡这些碎片

我捡着什么,若有所失

看见光里有一个影子

他在重复我一系列动作

 

我看见书合上

杯子掉下去

那个影子急急慌慌

他有没有一颗欲跳出胸口的心脏

――若有所失

这午后突然的事件

提醒50岁的我

生活,在一瞬间

重复了一个无法言说的真理

――那个杯子

其实,永远也捡拾不起了

有好多事情,若有所失

在突然之间

就永远也不存在了……

 

敦煌的流沙

 

我想在一句诗里,这样写:

敦煌的流沙…

 

可每一次都失败了

它是那么的多,即使一粒

掉我眼里,也会疼的

那么多,小小的心

怎么装得下,承受得了

知道翻越一道沙梁

到远方去是吃力的

我注定要一次次陷入

尔后自拔,陷入

尔后自拔,精疲力尽的我

在这小小的沙粒里

有些茫然,有些无措

怀着天空般空荡的恐惧

 

疲惫中吮吸自己

我似乎就是如此

陷进了你的一生 我的一生

碎屑的沙粒   每天都流进我的生活

无孔不入  无休无止

我的脸,灵魂,思念

都混淆在沙粒的包围之中

一个失败的突围者

在千年流沙中学习游弋

 

口干舌燥时

很想这样写:敦煌的莲花

甚至写下:一束光

或者:闪电唤醒的早晨

 

可最后却写下:敦煌的流沙……

是的,仅此而已

已经很累了,写这样一句

当然是困难的,双脚陷进无边的流沙

在一粒沙与一粒沙之间

拔出,陷入,再陷入,陷入

这是爱的挽留吗

 

去问一条丝绸之路吗

去问玄奘或几个僧人吗

 

沙漠无语,唯有风声

敦煌的流沙,一粒不增

一粒不减

包含着亘古如斯的一种寂静

包含着所有时间……

或者:大海

 

在敦煌的无边里

蓝着,灰着,白着,也黑着……

 

      

 

疲倦了的午后,与孩子

在五楼房间,彼此对峙

 

想起往事,诸多记忆

都似镌刻着金边的银器

尘埃,还有光泽

让时间有了厚度

 

陷于沙发的软,孩子咳嗽

高烧后还红着小脸

她手持玩具,像武器

我又一次举起手

在她眼泪滚过小脸之前

在她哭泣之前

很听话的   投降了

 

在时间与孩子面前

我将,是十足的失败者

 

你可以写诗

 

你可以写诗,但要远离诗坛

这诗其实是写给自己的

不要,站在广场上朗诵

 

你可以写诗,热血滚滚

可手指在裸露的风中

已经冰冰

 

这也就够了

你可以写诗,也许

有人会懂,有人根本不懂(有一些混迹其中,不懂反而装懂)

都没有关系

 

重要的是

你写给了自己,这一刻

你只属于自己

不属于别人

更可以

不在乎任何人

 

 

作者简介及近照

 

方健荣,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诗探索》、《中国诗人》、《诗潮》、《葡萄园诗刊》(台湾)、《飞天》、《西部》、《朔方》、《黄河文学》、《雪莲》等30余家期刊发表作品。部分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中国年度精短美文》、《中国散文大系》等50余个选本。曾获得首届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奖、天津市鲁藜诗歌奖、甘肃黄河文学奖、首届敦煌文化奖等奖项。主编《大美敦煌》、《敦煌印象》、《敦煌的诗》等十余种文化(文学)图书,著有《天边的敦煌》、《一个人的敦煌》等诗歌、散文集4部。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