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2019-06-25 11:19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陈英英
摘要: 灯 陈英英 一 在古旧的时空里它们崭新如初 坐在城市的上空它们冷若冰霜 挤在乡村的巢里又假装亲热 其实 它们什么也不相信 二 它们把天地拆得七零八落 然后织女般缝补到天明 所以每一个夜晚过后 世间便多多少少有些不同 它们扇动翅膀和灰烬 赶走孩子们的呓语

陈英英


 

在古旧的时空里它们崭新如初

坐在城市的上空它们冷若冰霜

挤在乡村的巢里又假装亲热

其实   它们什么也不相信

 

     

 

它们把天地拆得七零八落

然后织女般缝补到天明

所以每一个夜晚过后

世间便多多少少有些不同

 

它们扇动翅膀和灰烬

赶走孩子们的呓语

或者干脆掠走人们熟睡的面孔

威逼一次进攻  引诱一次逃亡

 

它们会跳上牛背奔驰而去

尾随蝙蝠  飞入梦中

毫无道理地让牛疲惫

让蝙蝠失魂落魄一场

 

寂寞时  它们也会身着盛装

宛若一位羞涩的少女

同守夜人一起私奔

让身后的黑夜格外漫长  歌声经久嘹亮

 

在房屋之外  死亡之外

它们打开另一扇窗或另一道门

随呼吸起起伏伏

把吻印满阳光下曾经汗水盘踞的肌肤

把手臂伸给在岁月深处跌跌撞撞的老人

把丧心病狂的背叛和欺骗

留给失眠的人

 

     

 

一个人要穿过多少朝代和地域

才能找到一盏属于自己的灯

并且安坐其下   坚守一定的温度

创造或重复几次耕耘

 

握住一把灯光你就握紧了自己

收割几处光明你就充实了人生

不信你去抱抱灯

灯的腹部柔软  嘴角硬挺

灯比历史更长久地投影

不信你去问问灯

尤其是那些在寒冷中熬过日子的灯

 

诗之子

 

某个命定的时刻他选择降临

他奔跑着欢呼,受伤后

抱着皮球站在路边

倔强地别过疼痛的小脸

 

他的母亲友爱和善

他的父亲必定威严

他曾玩耍过的水边

太阳把砂石晒得很暖

 

他的朋友不多,话说得很少

快乐时骑着木马飘洋过海

这样的男孩当他长大

爱上一位善变的姑娘

 

为她写满奇怪的句子

在纸张尽头不断发问

那因此而燃起的熊熊大火

多少爱她的女子悬泪自焚

 

多少可耻的魂灵四处游荡,无法安宁

这样的男子来到人间

使万物瞬间苍老

而他荒凉的额头对着世界,永远年轻

 

      陈英英,女,1979年生。山东师范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鲁东大学文学院现代文学与写作教研室讲师。讲授《大学写作》、《阅读与写作》等课程。研究方向:中国新诗方向。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