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桂清扬新诗十五首

2019-09-04 22:13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桂清扬
摘要: 桂清扬新诗十五首 怎样的生命属于你 文 / 桂清扬 生命,不只是呼吸,而是体验; 生命,未必要绚烂,但要真实。 体验过的生命,才真正属于你, 真实过的生命,才真正属于你。 秋歌 文 / 桂清扬 春夏秋冬 我对秋情有独钟 写秋诗,不能缺席瓦尔登湖秋色 索罗在

桂清扬新诗十五首

 

怎样的生命属于你

 

/桂清扬

 

生命,不只是呼吸,而是体验;

生命,未必要绚烂,但要真实。

体验过的生命,才真正属于你,

真实过的生命,才真正属于你。

 

秋歌

/桂清扬

 

春夏秋冬

我对秋情有独钟

写秋诗,不能缺席瓦尔登湖秋色

索罗在某一秋日

离开了他的“神之水滴”

 

我走进秋日,惊落几枚诗的红叶

品味秋水诗刊,咀嚼生命的得与失

谁说无菊不成秋,无蟹不成秋

有金果,即是秋日

有生命的轮回,即是秋日

 

愁,心上的秋

不是秋天也有愁

——当北极熊将成为传说

顺流逆流,都在秋色里

幸福辛苦,都在秋光里

 

春让我心动一时,秋让我心动一世

复制不了父辈的诗心

却可以呼吸他们吞吐过的春夏秋冬

我匍匐在诗的金库

唯有桂花香暗自涌动

 

女博士的自白

/桂清扬

 

把博士帽抛向天空,并非轻盈

坠落大地,有几分沉重

据说世界构成的三元素是:

男人,女人,女博士

我们被称为第三类人

不禁想起鲁迅笔下的第三种人

尽管我已生疏第三种人的含义

 

我的博士帽越戴越高

因为它要装更多的帽子——

对象、工作、房子、职称、孩子

我严重晚婚,高龄产妇

后来还主动要求怀二胎

坚信:小棉袄抵不过小水枪

我的求学历程和求职体验

让我彻底明白什么叫第三类人

 

是的,我的博士帽越戴越高

可它装不下我日益突出的腰椎间盘

装不下我读博期间买的一套房子

(老公净身入户,房产加上他的名字)

更装不下我早生华发的忧郁的心

 

能征服我的不是圣斗士

是女博士帽

 

八月的威猛与温柔

 

/桂清扬

 

八月

躁动你的是台风声

平复你的是桂花香

 

八月的台风威风霸气

凶如孟加拉的旋风

猛如澳大利亚的威力

飙如美国的飓风

它们原本是同一个风暴写手

在不同区域用了不同的笔名

 

农历八月桂花遍地开

有金桂,有银桂

有丹桂,有月桂

还有子桂

我钟情八月,不只因为

桂子飘香,与我无关

不只因为桂花是杭州市花

八月是杭州最香甜的季节

 

偶查星座

八月前半期是狮子座

八月后半期是处女座

哦,威猛之后是温柔

看台风过后

桂即开,清且扬

 

诗的七夕雨

/桂清扬

 

七夕

沐浴七夕雨

无论它是七姐的眼泪

还是王母娘娘的眼泪

我愿把鹊桥变成诗的凯旋门

把思念变成诗篇

把苟且活成热血

活成诗和远方

 

我的诗也许有着

普希金决斗的剑光

我的诗也许有着

惠特曼田园诗的清新

我的诗也许有着

钱塘江弄潮的律动

但还需要志摩情天

需要几滴七夕雨

 

2019七夕主题

“今年七夕不赴约

要约就约老同学

我无意做情歌王子

只愿用千万颗诗心

铺成通往远方的路

 

 

没有终结的七夕

/桂清扬

 

挤进地铁

驶向人生的终点

 

一瓣笑脸

让她含羞草般靠近

 

悄悄用手机

自拍下紧挨着的花瓣

 

地铁小颠簸

她一个踉跄后坠梦乡

 

缓缓回头歉然一笑

他还以醉人的笑靥

 

不想下地铁

也无需一站到底

 

也许终结不了花季忧郁

却终结了一个预谋

 

天哪

小学老师的笑脸

 

蝉的选择

/桂清扬

 

知了,知了,知了,这聒燥

人类听了是不是好烦躁

并非我无聊,七月流火

万籁俱寂,我不歌唱谁歌唱

我的生命只有五六年

可见到光明的日子少至个把月

南美洲表哥的生命虽长达二三十载

可见到光明的日子也只有一两年

 

谁不惧怕地底下漫长的黑暗和伤害

谁不惧怕地底下漫长的阴冷和孤独

我们在黑暗中煎熬和等待

只为生命中瞬间的光明

我们在黑暗中积聚能量和清气

只为有朝一日在光明中歌唱

唱出生命的赞歌和夏日的清凉

 

美好的瞬间即是永恒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人类的诗句多么精辟啊

可又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它的涵义

 

天使的微笑

/桂清扬

 

这辈子走南闯北,天上人间,

自然见识过许许多多的笑脸。

但有一种微笑,虽时过数年,

依然盈盈地绽放在我的眼前。

 

那次长龙航班经历剧烈颠簸,

机身颤抖不已乘客大闹惊魂。

舱内忙碌着的空姐纷纷下蹲,

微笑中处之泰然,有为有位。

 

有一位空姐——杭州女伢儿,

她下蹲的微笑那样吸引了我,

颠簸中给我镇定又给我慰藉,

她真实的微笑里有我的呼吸。

 

长龙呈祥灿烂着天使的微笑,

微笑缩短距离微笑暖人心窝。

我的行囊里盛满微笑的种子,

因为微笑是人间最美的花朵。

 

运河情

/桂清扬

 

一次走运,他们俩偶然相遇、相识了,

相识在“新年祈福走运大会”漫漫人流里。

一个翻译女神,行走于多语言多文化之间,

一个哲学王子,思考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从此断桥不断,只因他们无间无隙的脚印,

从此孤山不孤,只因他们相许相印的心灵。

 

运河人啊,把血脉喷涌成中国南北的血脉,

大运河啊,又如一条玉带蜿蜒于华夏大地。

两位年轻人要把运河每一道绸缎般的波纹

美成巧克力的形状,揉进甜情,揉进蜜意。

两人相约,毕业前,必须每周走一次运河,

毕业后,至少每年走一次运河,年年走运。

 

时光似运河之水流逝,转眼他们大学毕业,

无问西东,男孩留在杭州,女孩去往北京。

男孩说:我送你,从武林门码头或乾隆舫,

直至京杭大运河的终点,直至那地老天荒。

女孩说:我带着大运河前行,守望一辈子,

因为在运河两端两岸生息的不仅有我和你……

 

少女的眼神

   /桂清扬

 

我们就这么相遇

相遇的是我们的眼神

 

是山鹰衔来了你的吟眸

温润的,带着巧克力味

忧郁的,带着些许野性

独行的心被它深深牵引

 

海风飘来你忧郁的眼神

潮潮的,甚至有点咸

从此告别心的孤寂

有我在你的眼波中踏行

 

我们就这样相遇

相遇的是我们的眼神

我们一起听飞鹰的翼声

或者一起踏响海的足音

 

何日春再来

/桂清扬

 

十六岁始,大人管她叫春姑,

六个儿子更丰满了她的春蚕梦。

如今,八十六岁的她,

和儿子生活在同一个城市。

孩子他爸过世早,

她独守春闺三十载。

孩子们早早约定:

每家每年探视老人一次。

春姑多年腿瘸,无法独自出门,

她最最受不了每个春晨

邻家小狗汪汪叫着欢快出门时,

对,她必须服上一粒救心丸!

年老体衰,春又奈何哉?

隔窗问天,何日春再来?

宁可春不来!!!

谁说世上只有妈妈好?

谁说世上只有妈妈会老?

春姑有时恨不得天塌下来,

兴许能邂逅一缕蓝,

融入心怡的大自然!

 

老港清音泪

/桂清扬

 

老港 翟家 清音班

1962 沙头角 逃港

1972 侨居 旧金山

年近古稀的翟先生

常常忆起人生过往

 

8岁进入父亲清音班

八儿童中他年纪最小

不到两年即成了主唱

通常父亲一袭长花衣

他也是帅帅的短花衣

穿梭于各类婚丧喜庆

唱天官赐福上寿送子

还有春江花月夜——

 

不知月亮背面有何物

不知漫漫人生何处去

1961年母亲死于饥荒

一年之后父亲也去世

死在逃港的海上——

只为留下清音班种子

 

那夜父子俩借着月黑风高

把一打染成深色的安全套

吹足气串连成两个救生圈

唯一的西瓜掏空做了头盔

最终直升机放过海面西瓜

从此老港清音泪流遍香江

流遍金门海峡流遍太平洋

 

如今白发苍苍的翟昙先生

决意叶落归根传奇的老港

带着后人带着他的清音班

数十年的清音泪汇入老港

数十年的清音梦唱响家乡

 

现在,谁睡着了?

 

/桂清扬

 

烈日 斑马线 一只小鸟痉挛昏阙

绿灯 忽见瘸腿流浪狗冲入视线

左叼右叼 叼不成  便趴在地上护小鸟

喇叭一浪高过一浪 狗吠 鸟惊

的哥阿亮下车  捧起受伤的小鸟

将它放在路边的灌木丛里

 

当天阿亮多次想起生性怕狗的女儿

五岁时穿着漂亮裙子出门玩耍

不料小路冒出一只大黑狗前来

她惊吓坐在地上  大哭……

大黑狗意料外撤退路边小桥

摆摆脑袋示意姑娘过去  她惊讶

狗趴在桥板上  打起呼噜

姑娘离开  村里出现一片犬吠声

她惊恐的目光回头瞅了大黑狗

它站着 正用温情深邃的眼神望着她

只听它汪汪汪几声  众狗狗乖乖退去

 

阿亮说:唯有犬性能唤醒沉睡的人性

 

函馆夜景

 

/桂清扬

 

世界三大夜景

在那不勒斯

在香港

在函馆

而函馆山夜景

观景体验的独特

源于地理形状的独特

双曲弧线造型的半岛

像一尾鱼骨

孤悬于海上——

有人说

只看一眼,不虚此生

也有人说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是啊,

我终于踏上函馆的芳草地

宫崎骏画笔下的西洋小镇

我终于登上函馆山

无数日剧中出现的经典

——

然而,那一天

台风来袭,风雨飘摇

我看见的只是

层层雾霭中若隐若现的

却不见传说中春夏秋冬

各领风骚的“百万夜景”

然而,在我的心中

沿着八幡坡展望

灯火依然一点一点亮起

整个函馆被梦幻般点燃

从起初的扇形渐渐变成心形

这登山的意义啊

正如80岁高龄金大侠读剑桥博士

图的不是一纸学位的荣耀

而是多一点人生体验

少一点人生遗憾

 

此生逢此境,身外更何求?

 

 

/桂清扬

 

我年幼时

你是我的向日葵

(梵高笔下的向日葵)

给我阳光

给我希望

给我方向

我而立时

你是我眼中

素雅高洁的菊花

(我本应更钟情桂花的)

我喜欢诗界誉你

“人淡如菊”

我喜欢称你“诗人老爸”

这张脸

这张人世间最可爱的脸

有着鲁迅的剑眉

有着鲁迅的眼神

顶部甚至竖着鲁迅的平头发型

现着儒气

映着侠骨

溢着柔情

那皱纹

也是花的纹理

这是人世间最干净的脸

从不涂脂

从不抹粉

但有一天,你被画了妆

淡淡的

柔柔的

美美的

这是你生平第一次化妆

也是给世界留下的最后色彩

我把最深情的吻

印在了上面,永远的——

而你的脸

成了我后半生的后视镜

【简介】桂清扬,香港岭南大学翻译哲学博士,浙江外国语学院英语教授,浙江省作家协会外国文学委员会委员。有作品入选《中国当代散文精选》、《2018世界诗选》等。荣获首届“左龙右虎杯”国际诗歌大赛荣誉诗人金奖。主要译著:《呼啸山庄》(世界文学名著典藏版,2016年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桂向明短诗选》(中外现代诗名家集萃,中英对照,2016年香港银河出版社出版),《黄元元短诗选》(中外现代诗名家集萃,中英对照,2019年香港银河出版社出版),《诗的対话:翠の三重奏》(Trio of Jade,主译,日本Junpa Books出版社)等。应出版社之邀为叶君健全译本《安徒生童话》珍藏版撰写“名家导读”。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