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现代诗九首

2019-10-14 17:40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宝蘭
摘要: 现代诗九首 宝蘭 不再仰望什么 你的声音就像一部切割机 天被切成碎片 一地的破嗓子 没有标点符号的人生 已容不下一颗说真话的头颅 狼族变种的后裔 开出不忍直视的恶之花 我期待一场暴风雪 雪要厚到不让悲伤冒出来 风要足够大 大到可以吹走身上的寒冷 过去只


 

现代诗九首

宝蘭

 

 

不再仰望什么

 

你的声音就像一部切割机

天被切成碎片

一地的破嗓子

没有标点符号的人生

已容不下一颗说真话的头颅

 

狼族变种的后裔

开出不忍直视的恶之花

我期待一场暴风雪

雪要厚到不让悲伤冒出来

风要足够大

大到可以吹走身上的寒冷

 

过去只抬头看天色

而冷落所有的路

有色的眼睛 弯曲的肩颈

伸长的脖子和萎缩的舌头

唯独遗忘了手中还有离开的船票

 

不做看客

此生许忠良 不必相送

让我安心排毒

天上那点事

掉下来的不外乎尘土

还有几根贱骨头

 

 

不做人间的俑

 

又见汉俑

一个女人在博物馆橱窗前

为另一个跪着的女人哭

那是忍了两千年的泪和心疼

那些遥远的悲壮和惊心

再次得到证实

两个重叠的灵魂

是大地上同一个心跳

 

告诉我 你的姓氏 你是谁

本该是一个转身入闺房的女子

是谁用一根绳索捆绑你入了后宫

又是谁把你发配边疆

被豢养 被贩卖 被奴役 被禁锢 被扼杀

是谁在指指点点

一个小女子生前的死和死后的生

 

我或许不该在这丢人现眼地哭

对于沉重的你 眼泪是多么的轻佻

我是谁 我又是谁的谁 我终究无法拯救你

我甚至无法安抚自己的哭

我随人潮又回到了从前

依旧做个人世的旁观者 不再为谁申述

 

千年前的盛宴 早已曲终人散

你还苦守什么?

这个世界上有谁禁得起一个母亲的跪

起来吧 挺起脊梁

女人也可以血气方刚地活

不做人间的俑

 

 

我想做一条周庄的河

 

赶不上春之锦辰 错过了花期

我是一条北方的河流

没有去过周庄

不是每一条河流都能抵达江南

 

可我知道的周庄别人不知道 不想解释

古镇不会轻易让你看见

那是一座沒有时间的房子

说不出对主人的思念

这里迂回往复的水系就是大地的年轮

也从不诉说沧桑

如果你来 一些那样的人和一些那样的事

在你心中来来往往 进进出出

却再无痛感

 

周庄又像一株前人栽在水边的树

为一代又一代后人乘凉和疗伤

她至今还留存着母系氏族的体温

透过客栈的窗户

你可能看见夕阳下一个前朝的小脚女人

拿着鸡毛掸子

正在追赶一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小人类

而另一方向走来的是

几个拿着手机 书本的年轻人踏着晨曦

在这里学会用脚丈量爱的深远

把时间从车水马龙中救出

安静放回放下的片刻

两条河流默契的沟通 拥抱

 

如果可以 余生就做一条周庄的河

水是我全部的语言

以此用来表达我对春天的谢意

在每一个月夜

静静地守候那个为人间洗衣的女子

并和她建立起披头散发的关系

 

有女人的地方就有停不下来的双手

泪痕 河流 汗水 欢笑

它们都是大地的血脉

也是我仅仅能流动的部分

 

 

诗人小镇

 

有人告诉我

一座山从不暴露的野心

它竟敢囚禁月亮

并与其私定终身 一起做山大王

只眷顾这一方水土和这一方人

 

有人告诉我

这个小镇以诗为姓

那里的河流 经年失眠 日日夜夜的

化虹 化雾 化倒影 将稻谷的低吟

缠绵入梦

 

最美的花朵就开在这里

如果你站在一壶客栈的三楼

一不留神 入了谁的镜头 谁的画卷 谁的心

诗在等你 我在等你

 

不知千年后还有没有后生 在拐角处喊出

田禾 小洛 蓉儿 宝蘭的名字

知不知道那些曾以当代诗人为是的古人

在这讨要过一碗吴刚的桂花酒

还写了一些自我陶醉的诗

 

 

流言

 

两片叶子搅得狂风大作

黄沙漫天 深不见底

扩建的血管

失守的呼吸道

越狱而来 颠倒黑白

 

那些神经上行走的妖孽

让一方水土违建

转基因的种

在大街小巷见风起意

万物长出是非

 

阴谋在此修成了正果

一朵朵无根的豆芽

飘荡在夜空

伪装成了音符

 

从此

一个又一个失血的货架上

堆积着如山的B

廉价的耳朵

正在排队为它们买单

 

 

致小梅

 

你及腰的长发是八百里水泊梁山

却永远盘旋着大隐于市

就像你满腹经纶而甘于沉默

你是一颗种子

宁愿花开在暗室

而不去攀附天雨和太阳

 

你的一生有很多意外

比如结婚 写诗 画画

做纪录片主讲人

把女儿培养得如此优秀

比如熬夜陪伴那个不能回家的人

遇见我 为我缝补衣衫

我问你今生最大的意外是什么

你说“现在还不知道”

 

你不过是一个孱弱的女子

行武的父母生下军营最娇艳的花

却陷入看不见敌人的重围

母亲总担心养不活你

其实你一直骄傲的活着

甚至敢于决绝地去死

 

每一缕青丝 你都爱了一辈子

你却亲手剪下送我

斩不断的血脉带着原始的汹涌

永远回响在那个下午

我牵着你的手  像两个采蘑菇的小姑娘

这是我们多出来的一天

 

你这一生

江湖上有很多传说

真正的你 没有几个人见过

你舞动的青丝就像飞奔的骏马

清风两袖 江河滔滔

永远没有枯竭的时候

 

 

水乡女人

 

经过雨季

阳光不请自来

昨夜的雨还趴在玻璃上

我惊异于一夜的雷

怎么突然换了一个笑脸

 

我不敢确定

今天是不是一个好日子

但我此刻必须起来

摇筏送娃上学

再去干下辈子也干不完的活

然后再想想晚餐的事

 

突然出现的光

不知是一种经历

还是另一种试探

我在想如果今夜来得迟一点

我和我的娃可以在天黑之前

——回家

 

 

途中的根

 

心中有个春天

根习惯把自己埋在土里

懂得爱在低处 才能开出花来

 

那一年,我把自己连根拔起

背负着一个庞大的帝国

穿过西大山陡峭的山路

头顶的天只有眼晴大

落花飘花都会留下,

那是我的花朵我的芽

 

这之后,我把打翻的四季

捡起来,不让它出口伤人

从不轻薄寒冬,不是它的含辛茹苦

哪有这样一棵挪不死的树

和来年的满树繁花

 

路上每一个行人

都是风吹散的种子

和这个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们都是一棵棵裸露的树

不知归处

 

 

花好月圆

 

请你在空中点一盏比满月还亮的灯

让我看见千里之外的家乡

那些花是否还开在母亲的庭院

 

梅花 兰花 枣花   栀子花

在我家乡都是女人的名字

这一生无论花期多么短暂 寒冬多么漫长

她们还是给自己女儿取名

小芳 小红 小莲 小枝

她们是二十四节气里的花信

她们有着自然界一样悠长的呼吸

她们把男人和孩子搂在怀里

就像大地让花儿开在自己的身上

 

这些女人是我的母亲和姐妹

她们会把一盆去年水仙

供在朝阳的窗下

会把一盆捡来的菊花

放在取暖的炉旁

她们知道你也许开不出花来

但是她们只要有一碗饭吃 会留给你一半

 

我的家乡也是月光的故乡

因满山的映山红  桃花  梨花 杏花 油菜花

和遍地无名的野花而春色娇艳

因一朵莲花

整个夏天都新鲜水嫩

八月的桂花

香飘十里 清可绝尘 浓可致远

在我的家乡 以花命名的女人

都不懂什么是折桂攀蟾

无论初一还是十五

无论你两手空空 还是烽火狼烟

只要推开家门就见花好月圆

 

新装

 

幽林石子

 

 

繁星为天空的布匹

缝缝补补

一件又一件新装

闪闪烁烁

月亮穿上身

在苍茫的T

扭一扭,圆了

再扭一扭,又缺了

夜鸟叽叽叽

羡慕嫉妒恨

嘟哝着飞走了

 

 

大月亮

 

黎周谷穗

 

 

你在黑暗里

翻找

弓箭,马的蹄印

天空,唯一的一片圆树叶

桔色的光

摇曳着

她站在小河边

微微抬头

更像一枚大月亮

 

 

重阳

 

穆高举

 

 

它的对面,词语破碎、沉默

灰色帽子以及被遗忘的

灯芯,收容半块月

像我的仪仗,没有高处

碑石沿床铺前行,与蓝色草地上的

马匹,与无形的我

从挣扎着的光焰里路过

 

 

你的眼神

 

薛军

 

 

你打我身边走过

眼睛如辽远的城

如深邃的海

冰凌般冷漠 犀利

存着五千年的文字

崛起的刚然逼开了我的眼神

好像我第一次不去或者不敢对视

第一次做了眼神对垒的逃兵

可笑的是我见过你几次

竟还认不出你来

我有一种幻灭了的沮丧和坚执

开始有了批判意识

肯定我错了,包括满世界找你

我知道,就算你站在我面前

我依然认不出你

只清楚地记得你的眼神

依旧不去对视

把自己陷入黑暗

然后

蒙冤——

 

 

寒露

 

空也静

 

 

石榴裂嘴一笑

枫叶便羞红了半面山坡

秋风一口一口吃掉

枝头的鸟鸣

寒露眨着眼睛

窥视着

薄雾在阳光试探下

露馅

 

 

退潮

 

何方

 

 

退潮

退让部分沙滩

看海的人

向前走进几步

偶尔

反扑的潮水

抓住鞋子不放

它要吐出几口苦水

 现代诗九首

宝蘭 ,女,原名孙文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受邀参加《诗刊》社第10届“青春回眸”宁德诗会。荣获2018·第二届“中国十佳当代诗人”;第四届中国长诗奖 ;第二届“周庄杯”记住乡愁全球华语大赛二等奖。作品入选《2018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多个选本。现任丝绸之路国际诗人联合会秘书长、世界华人文化研究会荣誉主席。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