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投稿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张枚枚诗歌

2020-01-13 16:19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张枚枚
摘要: 《四月是个腐烂的季节》 橘子由圆状黑点处结疤腐败 橘肉絮化 红薯在窑洞里生发白霉、腐烂 惹来蚊蝇 我深信凡腐烂之物皆有好生之德—— 它们造就新生命 我让它们堆积在钵坛里 用四月潮湿油黑的泥土覆盖其上: 泥土掩盖了一切腐败和腐败的根源 ——讨厌的蚊蝇

《四月是个腐烂的季节》

 

橘子由圆状黑点处结疤腐败

橘肉絮化

红薯在窑洞里生发白霉、腐烂

惹来蚊蝇

我深信凡腐烂之物皆有好生之德——

它们造就新生命

我让它们堆积在钵坛里

用四月潮湿油黑的泥土覆盖其上:

泥土掩盖了一切腐败和腐败的根源

——讨厌的蚊蝇没有了

这埋葬了腐烂之物的泥土和

粘泥烧制的器物——

如此肥沃、湿润和洁净

以致于剪枝的玫瑰插于其中:

竟然开出早晨的花来。

 

 

《四月的桐油花无处可坠矣》

 

1.

四顾之内皆虚空,四月的桐油花无处可坠矣。

 

2.

一只船湾进港口。"此句隐喻良多呵。

然则为何芸芸众生,却是视若无睹呢!

"此皆因俗人不懂其妙也。

 

3.

古井在古井里泛波,水桶自苔绿的井岩缓缓沉落。"

此句大有深意呵!你当永葆这远古的激情。

然则普天之大,为何无一人击掌赞叹?

此皆因世人多庸碌,不知此中之趣也。

 

4.

器官在镜子里腾跃,语言在语言里欢畅。

不对!器官在器官里呻吟,语言在语言里嘶鸣。

不对!器官在器官里衰败,语言在语言里终结!

此言大有妙趣啊!

然则天下之大,为何无人喝彩耳?

此皆因世人多盲目聋耳也!

 

5.

我见过你的器官呵,它沁凉如月黑暗如地狱灼灼如阳啊。

我见过你的器官呵,它沁凉似水黑暗如地狱灼灼如地狱之火啊。

然则为何世界之大,人皆不得见也?

此皆因世人多瞽目聋耳也。

 

6.

我夜的镜子里保有你的器官啊它自光的针尖上吐咽水与火。

我夜的器官里保有你的镜子啊它自光的针尖上吐咽火与水。

那是你的器官呵我的镜子。

那是我的镜子呵你的器官。

千年不朽你的黑的发白的发。

千年不朽你的发的白发的黑。

然则为何世界之大无人同情呢。

此皆因世人皆瞽目聋耳耳。

 

7.

灵的抛物线肉的抛物线始于何时终于何处百思不得其解啊。

抛物线的肉抛物线的灵始于何处终于何时百思不得其解啊。

因此我语言的蜜语在黑暗里沉寂了。

因此我语言的蜜语在沉寂中黑暗了。

然则你我妙绝如此,为何终至失语呢。

此皆因为你我终究只为我你啊。

 

8.

噫!四顾之内皆虚空,四月的桐油花无处可坠矣。

噫!寰宇之内皆空虚,昴星的桐油花无处可射矣。

 

 

《四月的祷告》

 

主啊!(主啊,我不信教。但是我的教堂在哪?)

主啊!(主啊,我的告解室在哪?)

主啊!(主啊,我的秘密我的罪你听见了吗?)

主啊!(主啊,我教堂的身子巳在时空里凋残,贪婪的人类残忍地摧毁我又愚蠢地修缮我。)

主啊!(主啊,我不信教。)

主啊!(主啊,我如剑如罗盘的塔尖在冲天的火焰中断折了,我墓碑似的屋顶在海啸般的浓烟里坍塌成黑洞,我教堂的身子倾颓如坟墓。)

主啊!(主啊,废墟里铜钟的嗡嗡鸣响摄了我的魂:是谁在火烬里敲打尘世的爱欲?)

主啊!(主啊,我不信教。)

主啊!( 主啊,圣徒和传道者的塑像在火灾前巳被吊离,玫瑰的玻璃在嫣红的火海里炸裂成飞花坠落,青铜的巨钟嗡鸣不止,我的爱欲在灰烬里敲响。)

主啊!(主啊,巴黎圣母院的石林里神秘的阴影摇荡:克洛德还坐在告解室的浓萌下,卡西莫多还在敲响巨钟,艾丝美拉达还在广场上跳舞,菲比斯还在黑夜的房间里幽会。)

主啊!(主啊,我的身子已经朽残,我身子的教堂在哪?)

主啊!(主啊,我不信教,我的身子里总有青铜的巨钟在火烬里嗡嗡作响。)

主啊!(主啊,格林尼治标准时间:415日下午550分,巴黎圣母院起火了;416日,巴黎圣母院几近毁坏。)

主啊!(主啊,活着的信徒在烈火冲天的巴黎圣母院脚下跪着祷告:我的教堂去了哪儿?我教堂的塔尖去了哪儿?我塔尖的剑和罗盘指针去了哪儿?)

 

 

《无题》

 

一日不见

舌头之后还有小舌头

扁桃体炎令牠肿胀

我已在油黑的桃枝下摆好春馔

堵塞呼吸,食物也难以下咽

筷子尖点盐点痛处三下是治疗的秘方

你的病好了没有?

 

《无题》

 

春雨长空呵一声孤单鸟鸣轧轧碾过

我悲伤我喊不出它的名字

 

 

《欲醉瓶》

 

所罗门封存魔鬼沉在海底之瓶

阿部定勒亡与之欲仙欲死时吉藏割下并随身裹藏爱之罂粟花咬合的性器

索多玛120天老妓女魔法下主教、总统、银行家、法官言笑宴宴的粪便饕餮杀戮

最完美的屁股瓣儿

潘金莲撑窗不早一分不晚一分不偏一厘不倚一厘失手打在西门庆头上的叉杆西门庆酒桌下握住的

金莲三寸小金莲胭脂嘴吞咽的西门庆之热尿半昼半夜

 

后花园葡萄紫的秋千悬挂着荡呀荡

微微喘息紧紧幽闭的双腿间通达生也通达死之黑洞

轮回的鬼魂

 

嘴嘴上翘的乳房硬硬涨胀的阳具

嫩滑细肉质的活人葬人之瓷瓶

虚幻之地的虚幻之花

 

人丑陋陋粘乎乎生

人美艳艳粘乎乎死

 

灵蛇舌儿吻倒欲醉之瓶:死亡勾引着死亡

夜莺嘴儿啄弄欲醉之瓶:虚幻擦拭着虚幻

 

注:我看到的欲醉瓶"这三个字来自廖伟棠文《致欲望》,他在文中说是在《藏汉大辞典》中看到这个美丽的词。

 

 

《九歌》

 

1

说是美好如湘妃,

我独爱山上小狐狸和她的腋窝。

 

2

说是有一双水之眸,

沸水腾腾江面上冒重重热烟儿,

小狐狸头上插十色野花发辫儿打腰腰上系香草野径上儃徊会低头会轻笑。

 

3

你不必写繁茂的信问候一只狐狸,

她长着雪白的毛皮在雪中,雪覆盖她如覆盖一张无人空椅。

 

4

我喜欢狐狸腋窝下埋伏的闪电,

喜欢电击下光波一圈圈儿颤栗模样。

 

5

一日不写字人犹如没有颜色的活尸,

小狐狸有腋窝有狐臊味儿,有难以腐烂的皮毛,

她有葱茏的颜色足够日日衰败。

 

6

人的身体里有涌泉,

日日自古井里渗无色之水月月自黑暗邃道里绽开血色桃花。

 

7

人口中有怨怼心中有戚戚喉里有哽咽生活着磋磨不知肉身里有水水底藏火种只是忙忙什么呢忘了何时何处废弃了点火的火柴,

还没点燃还没燃火肉身子就腐朽了。

 

8

你应该给狐狸写繁茂的信,如果你的灵魂懂得你的肉身有古井古井里突突吐出火焰。

 

9

人不知何处来何处去

犁头咀三面环水,

北边一座荒山正对大桥地段上下各一支孤坟,

中间那块空地,是你依山取水良辰时睡去的好穴。

 

《早晨来信》

 

祝贺你的语辞盛装到来

印在羊皮纸上

呵你的声音真美丽

像苏杭的丝绸在春朝的闪光

说吧

说你在磁力线中的心跳

种马的齁齁声踩着地平线奔袭而来

请你念出

镜子里展颜即逝的鬼魂一一

她的唇语

她来过

她唤醒

无名树站在台风袭击过的街上

它的伤口愈合如阴蒂之形

这赤裸的汁液

留下燃烧后的疤痕

勾引你

让你羞惭不已

 

《霜降以后》

 

有人问起我对事物的看法

我说霜降已至

我不知道菊花在谁家院子开放

那红心花瓣上是否已爬满霰的梯子

人间的我如此愚蠢

每说完一句话

就会为自己羞惭不已

而早逝的那人

他总是坐在宴席的最右边角落

低头如寂寞的气候

 

《神的吩咐》

 

你不可沉浸于爱

如橘汁酸甜囚笼于蝉翼的薄膜

 

唉那么当她想起她爱

她将从她唇的哪个方向呼唤他名?

 

溺水者如游泳

坠在水中她张开双臂拥抱

 

赤裸的神在白房子走动

赤裸的神在黑房子走动

 

他的名在她胸腔内白鸽似地盘旋

而她忍住蓝穹里的鸽哨滴落他耳

 

 

《远游》

 

积雪落上屋顶

琉璃瓦挑出檐的碧

千年名树

一半枯朽一半刺出天的空虚

人修了房子

人毁了房子

葺缮

远古的石头堆积如雪

古人和来者

偷窃

我的铜镜、春瓶、陶罐

祭祀

面具、长衫

神冠、神鞭、神鼓与敲响的鼓槌

玻璃框里展览

仅限一人的独木棺

墓碑端严

莲花托着十字架

活人住屋子如住棺椁

我的火焰骨灰

青白釉魂

石枕

和乐舞砖雕

在雪地里埋葬

沙雪中轻轻浮出

张枚枚诗歌

作者简介:

张枚枚,原名张清华,湖南省溆浦县人,高中语文老师。从少年时代就开始写诗,发表20多首,被称为湘西最美女诗人。2012年入围北京文艺网首届国际华文诗歌奖,2018年应邀参加深圳第十二届诗歌人间朗诵会。诗词观是“诗是有颜色的,足以倾城,足以倾国。”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