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2020的爱情组诗

2020-07-19 23:14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宝蘭
摘要: 向阳寨的小院 我决定在向阳寨建一个小院 因为你要来 只为自己留一条进去的路 所有的平方归你 从现在开始种花,开始等你 我要把这漫山遍野的花籽采回来 我要借她们的美,借她们的时间 我要让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覆盖幸福 我开始学习阳光是如何和花相处 不能太


向阳寨的小院

我决定在向阳寨建一个小院
因为你要来
只为自己留一条进去的路
所有的平方归你
从现在开始种花,开始等你
我要把这漫山遍野的花籽采回来
我要借她们的美,借她们的时间
我要让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覆盖幸福

我开始学习阳光是如何和花相处
不能太过热烈,不能让你寒冷,不能让你知道
我等待太久已经忘记了想要的答案
我每天对着满园的花说,不要开 ,不要开
你不能为了完美就只活这一天
 
而我是你摘下的那朵花
我没有给自己留退出的路
只想让灵魂在与你的亲近中净化
最近不断有人传来闲话
说我的小院装不下你,装下你需要一个时代

半坡小花

一起的人都散了
我们为对方留下,夜慢下来
半坡村的草越长越深
人间一个滚
月亮就从四面八方冒出来
 
男耕女织的日子
你把种子洒满半坡
来年春季 ,小花漫山遍野
每一个花萼都吐着相思
而你,没有再来
 
难道有人比我更需要你
你走后的一切我一无所知
所有的伤都养好了吧
过冬的棉布我又买了些
狗娃们不再冲来冲去,不知几时学会了等待
 
昨夜下了一场透雨
早起去看,花儿有些沮丧
依然活着,似乎不会哭
既然被人生养在这里,再苦也是故乡
 
你或许不再关心这些
我中了花毒
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医治
昨夜,梦见一个跛脚郎中
丢下几剂草药
宣布我,早已病入膏肓


三月小语

我的爱意和忧伤
每分每秒都在疯长,这份磅礴
把我拽回那个用清水洗脸的年代
 
很久以前
我曾是海里一尾横冲直撞的鱼
不停地翻着跟斗
阳光总是从四面八方照过来
后遇一人,惦起脚尖也看不到的尽头
 
我成了一个被解放的人
在打扫战场时,
一地虚拟的荣誉和真实的伤痛
 
我受益于孤独
懂得天气不好,忍忍就过去了
变的心,不要去寻解药
人在福祸之间,静观
深浅远近,金子沙粒,忠诚良相,奸佞和小人
 
如今,不这么想了
关山飞渡不避巫峡云雨
大不了,我把一棵树倒着栽
 
我准备好了,我在等你
一起去寻找那个不在日历中的春天


人间四月

天色青,我等你
祖母绿绣花鞋抖落的花瓣
恰似繁星坠落民间
经树下,醉了来人

你浅笑嫣然
犹如那轮安静贤淑的远月
我们放下手中的尘世,与一人
泼墨天地,独醉清辉

凡间的日子
我们把剩饭一点点从桌上拿开
一碗白粥,吃出水乡江南
我们习惯用方言来一场偷渡
把白天说不出的话,不过的关
在夜里,安然放行


红烛

燃烧着,素衣拈香
不肯去的小家伙
愣头愣脑地探寻着山谷底部,在深处
结集上等资粮
夜,越来越深,越来越厚

排山倒海之势,子弹出鞘
一步一步,有计划力拨山兮向前抵进
不要停下来
跌宕起伏之中,用尽全部力气
一扇自在的门后
瓜熟蒂落,小院春风

一个圣婴将在黎明后诞生
原来,所有坚硬的存在,都将柔软地失去……

我要紧紧地抱着你
——就像抱着我们所剩无几的青春



2020的爱情

我不能去看你
我们的城市没有了门
哪怕一声叹息,也会被空气污染
万物皆生活在另一种状态
没有人在乎我们正经历着什么
一座又一座城市被深埋
里面的人,用默哀显示独特的存在

爱情和病毒一样
总是在不经意间闯进来
占据上风
并不需要你刻意拥抱张开双臂或用力推开

雪下在我们的土地上
找不到一条人走的路
也许,下一秒我们会被什么扼住咽喉
那又如何
拐角处,我看到半扇虚掩的门
我知道,那是你用仅有微弱的能量
挡住一千零一夜的叩问和试探
巨大的爱我


多年以后

那些不请自来的风
经过极夜的寒冷,跋山涉水
终不敢老去
她相信那个远行的人
仍旧会从山间小路走来
她在等,总会归还一个春天

杏花开了又谢,柿子绿了又黄
南方的红棉从高处散落
如果你终究不慕春色
我又何必在意褪去身上透彻心扉的红

依稀记得离别的下午
我是一条让开的路,我的孤独是岸,是那株单瓣的兰
是流水之上漂浮的一堆词语
因过多考虑水的感受
以至于忘记裸露的胸膛,正被一点点掏空

不敢想,多年后还将失去什么
如果你是一道彩虹
注定会出现在我哭过的地方


2020的爱情组诗



宝蘭大别山人,居深圳。参加诗刊社第10青春回眸诗会,荣获“2018·中国十佳当代诗人奖、2019·第四届中国长诗奖、2019·第二届博鳌国际诗歌奖年度诗人奖、首届美丽中国世界华文诗歌大赛金奖得主。作品刊发于《诗刊》《星星》《作品》《延河诗刊》《特区文学》《解放军报》等各大报刊及多种年选选本。现任《鸭绿江·华夏诗歌》执行主编。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