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叶藏与江河诗歌欣赏

2021-02-22 15:19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叶藏与江河
摘要: 祀 叶藏与江河 云朵将海洋 遣返大地 黄土拥紧她的孩子 还给天空 黄色灰烬中绽出 黑白之花 姓名被时间没收 散落成雪花 旧的语言 被雏鸟唤回 是谁在高歌 一只风筝的轮回 生者向下 死者向上 在途中 碰撞 在此 纪念所有逝去的语言 我们也都将成为 “曾经涌现”


云朵将海洋

遣返大地

黄土拥紧她的孩子

还给天空


黄色灰烬中绽出

黑白之花

姓名被时间没收

散落成雪花


旧的语言

被雏鸟唤回

是谁在高歌

一只风筝的轮回


生者向下

死者向上

在途中

碰撞


在此

纪念所有逝去的语言

我们也都将成为

“曾经涌现”


無月


神明被厂房放逐

我被返回

语言

重新凝为一体

一切光明欠下的债

由星辰来补偿

每座温柔又邪恶的山

死在冲击声怀中

几千年前的光

哭喊

与所有刀枪

挤压成隐约的承诺

是针

是线

是世界之隙

是默默无闻的汹涌传说


造 镜


朔月初现  诸星隐退

鳟鱼告别第一个完整的女人

溯回镜中产子

 

三枚钉子

杀死了旅人的貘  杀死了会言说的狐狸

也一同,将地下的猩红镇压

在尘土之下  凛冬已至

 

柴火让老牛们的耳朵流脓

在暖汤中精心熬入虻虫与萤火虫

诱惑他们痛饮取暖 

哪怕舌根溃烂  肠胃刺穿

直到,一横一竖交汇出了朝暾与残阳

 

双性者从旧镜中被恶魔拉拽出

坍塌成第三个圆,碾碎枷锁

口嚼钻石与石墨 

血泪交融成江

冲向殷红的初生海洋

那个隐居的女人一同倒下

在看不到时间边缘的氤氲之中

  

鳟鱼回到森林

用孔雀肺呼吸着稀薄月光

尾巴拍动厚实大地  翻着身往前

不知道这条道的何处

才是那被蛇诱骗——

缺失了一根肋骨的女人所撒下的

镜中海洋


熄灭


我记得三出雨

 

懦弱伫于前

耳中全是温柔至尽

眼前满是血肉飞溅

这一出杂糅进美与宗教的红雨——

他死了

但他也真的活过来了

 

浓烈黑色背景之下的式微光点

妄图抓紧迸发情感的神明

血色成为地底的背景

冲击着的不再是人类的明天

而是两个孤独灵魂只能拥紧一次的曾经

 

 

我记得三出雨

 

裹着小脚冲向天地

留着辫子的西服

被同样是最后之人桎梏

满身污秽却向死而在的人儿啊——

乱世中最猛烈的倾盆

愿能浇注尽妳的全部默默无闻

 

曾是耀眼星群中的第二颗

本逃不过沦为奇艺夸克团的宿命

选择熄灭走向宏大宇宙

历史终究不会留下汝之名

后来者永世解读不出这份跨越一切价值的放弃

 

 

 

我记得三出雨

 

 

最后一出是——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呼唤

 

 

(一)

 

宇宙被语言绑架

钉死在肉色之墙上

鬣狗们在笑

凤凰死于冰窖

 

巨大沉默的孤独

任由秃鹫啄食

电灯照亮蜡烛

死海文书没入红流


 

(二)

 

我在追问什么?

花被风拔起

亦或

果实被尘埃诱惑?

 

愿我能够通向你

流离失所中觅得的

坟墓或乳房

审判着一张张网

 

(三)

 

你在翻译什么?

大地的真实呼喊

亦或

太阳悠远的召唤?

 

愿你能够通向我

翻译途中所迷失的

钟与秤

阻隔着游戏抵达命名

 

(四)

 

“一受命运

加冕及垂顾

一被命运之轮

碾得粉身碎骨”

 

梦与沉沦

是你对我的呼唤

孤独与死亡

才是我对自己的唤回


Von


北风与梦浇筑起城墙

屹立在生死之间

世界赤身裸体地

献给冰晶

 

余温肆虐时

吹来的风——

冲碎镜子

风暴中央已一无所有

 

母语游戏

结束了

我与我的魂

一起重建了太阳

 

请别再说话

请停下交换

看生命冲向地心

看死亡喷向太空

 

熊猫的心

艺伎的手

无花果的花

难以奢求的最后求爱

 

 

杂感:

Von乃冰岛语之希望

希望是信仰的一个分支,人依赖信仰同样也依赖希望。我到现在为止非常明确一件事,那就是死亡——只有祂才是确切可以为我所将来化的。以死亡的基点进行审视,将死亡通过自我的界域浸染后,会绽出无数片刻信念及希望,反作用于支撑生活,这也正是属于我自身的现在所在的世界的支柱。

“母语游戏”,那是我曾如此坚信的世界,但我亲眼见证了我曾经的世界的崩塌。是的,“风暴中央已一无所有”,这之后便是在真空中的流离失所。直到我透过死亡,“重建了太阳”,我才重新接纳了自己。

我们应该常驻于墓前,而非全身心筹划着如何贩卖自身——

生命是单向的衰减过程,死亡隐藏于生命进程之后,随线性时间流动而越发显现。无所谓生则死无处可觅,有所谓死而生才有所可往。

死亡,是让我迈入更加宏大空间的临界点,厚重的时间性无时无刻遭受着生命与死亡的挤压,在尽头之处,时间性凝为一点——如同掉入黑洞凝聚在了视界中;如同里尔克所言“谁此刻孤独,便永远孤独”——优雅且热忱地直面死亡,将生命作品式地升腾,时间性终究会迈过时间,生命终究会跨越存在,自我终究会完成自身。


失乡人


所有人都是异乡人

所有故乡都杳无人迹

                    ——里尔克

 

 

 

故乡,总是在不断迷离失所,被神隐、被涌现、被瓦解在我们归乡的追问途中。

然而,我们越发想要通向故乡,我们就越发成为闯入故乡的外来者,祂不断地驱逐着一个个打扰祂的陌生之人,哪怕这些陌生人是渴求回归其怀抱的孩子。于是我们黯然折返,转身之时又意识到被抛状态的无处可为家,便只能愤然投身那一场宏大的游戏。或许许久后,家乡那被缺失了意义的呐喊及呼唤,传入我们的耳中,便又一次次地涌现出梦寐却依旧寻不得归途的故乡。

我们在离开时才产生故乡,而离开后皆为失乡人。

 

 

朔风越过国境

空气盛开

清醒梦

行囊中,一尾鱼

 

蜗牛离开灯塔

指针被海岸线啃食

尸骨上的白罂粟

烈阳下呓语

 

脊背上绽放秋日

盈满腹腔

玫瑰失宠

失魂者于母语中游荡

 

石头开花

吞吐星河

隐没

将时间拒之门外

  

沙漠中的海洋

永存的故乡

 

时间,纯粹的在,突如其来的充盈着个人感、神圣感的指引,往往都溺死在自信且自大的众说纷纭中,期盼、醒悟、乞求、挣扎、反抗、无以挣脱,而后这世上便又多了一个蒙昧且如邪教徒般疯狂教唆他者应如何“归『乡』”的行尸走肉。成为失『乡』人——就是为了弥补他自己“人生中”的『故乡』从未出现也再不会显现之憾。

 

在这里,有两个故乡。


叶藏与江河诗歌欣赏

作者简介:张开,男,汉族,籍贯浙江省金华市浦江县,生于1996104日,2019年大学毕业,大学时期学的是国际贸易和经济管理,却偏偏喜爱哲学和文学。目前在浦江县地方志编撰工作室担任编辑。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