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王峰:一束光指给我看(组诗)

2021-03-03 21:05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王峰
摘要: 王峰:一束光指给我看(组诗) 王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航空北京分公司总经理。曾服役中国空军,现为波音客机资深机长。出版诗集《三万英尺》《睡在溪边的鱼》《天际线》。诗作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福建文学》《中国汉诗》《诗歌月刊》《光明日

王峰:一束光指给我看(组诗)

王峰:一束光指给我看(组诗)

王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航空北京分公司总经理。曾服役中国空军,现为波音客机资深机长。出版诗集《三万英尺》《睡在溪边的鱼》《天际线》。诗作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福建文学》《中国汉诗》《诗歌月刊》《光明日报》《解放军报》《华西都市报》《齐鲁晚报》等刊物以及各大文学网站。


在王峰的诗中,作为飞行员的生命体验和作为诗人的语言历险混而不分。与其说他据此消解了天空和大地的界限,不如说他融合了二者自成其独特的气象和格局。他的诗呈现出某种高危的质朴和明快风格,其语言态势罕见巡航式的平稳延展,而更多或跃升,或俯冲,或横滚的变幻不定;由此自由转换的视角和高度发散的审美维度相互拥济,令即便是最日常的语词也充满微妙的生成活力,并凝聚成一组组非他莫属的天上人间奇境。——唐晓渡


高处的感悟、飞翔的心境,是中国古已有之的诗歌母题,但是在诗人王峰出现之前,当代诗歌尚未找到一个诗人,能如此密集而广阔地梳理、呈现此一重大的诗歌母题。中国古人写登山登顶,总是伴随某种心灵的觉悟,而写到飞翔,古人因为没飞机可乘,所以只得托身飞鸟。王峰是个开过战斗机的飞行诗人,他一半的生命在天上。我想,他诗歌文本中的飞翔元素,很难说是升华、提炼的结果呢,还是他的日常生活本就如此。总之,在这些诗作中,经验与超验、渐变与顿悟,琐碎感与总括力,交织混生,构成了独具一格的诗意与心境。——欧阳江河


飞行员出身的诗人,我本以为他会像圣爱克苏佩里一样写作,但他不是圣爱克苏佩里。王峰的诗歌有很好的形式感,用词讲究,这显示出他干净的内心适合被清风吹拂。他试图将诗歌的主题推向深入,便深入到了痴忆、抽搐和死亡。——西川


王峰:一束光指给我看(组诗)


 

一束光指给我看(组诗)

诗|王峰Wang Feng  


途中


这是崭新的一天

昨天的我们已经彻底走远了


天空茫然地望着天空

仿若也不认识自己一样


昨天你可能喝了酒,骂了人

或许还迷离了一段春梦


但这些声音与视线——

都统统罩蔽在子夜的黑门之外


昨天的我们退逝无痕。而在

途中挺着脖子的你依然豪迈


像冷风中一棵被烧焦的刺槐



黑黑的小手


哦  葡萄   

你黑黑的小手


紧紧扒住二楼的窗棂

像被岁月锈住的牵挂


我在远方  

想到了你


你扒在窗口  

照看着我的妈妈


哦  葡萄    

你黑黑的小手



风说


风里有些小道消息

没有誓言

有时候会跳下悬崖

打劫一只无辜的鸟


空中我也经常会被

推来搡去

搜遍全身

风当然是一无所获


风能够上天入地

盗引灵霄宝殿的锣音

沉入井底荡起

一圈圈美妙的细纹


我更喜欢风说的苍茫

在碑石处处的旷野中

富人不富 

穷人不穷



云上的夜晚


有些时候

我的夜晚是在云上度过的


寂静  深邃

像坐在一眼井里


井口有群星闪烁

井底有灯火隐约


而我不喜欢怅惘


只希望和井水一样

能够自我澄清一下



云很淡


云很淡,不是云一样

像老者的一缕胡须


也好似微风中一朵

回头的浪花


我也很淡

慢慢压着坡度盘旋


让均匀的下滑弧线


在干净的跑道上

落下最轻盈的一笔



一束光指给我看


没有一朵云的净空。阳光正好

我凭窗独饮蔚蓝


一束来自天外的光,身着透明夹克

穿过我深色的银镜片


它喜欢被攫住。它折叠,它弯曲

像腻在妈妈怀里的皮孩子


蓦然:恍若走进某世纪的一个梦境

这束光指给我看——


远山连着远山,没有一户炊烟



败走的海水


败走的海水,撕碎

自己复印的遗言


吞咽咆哮。浑厚,低沉

顺次的海湾像滚动的车轮


不怕!无畏的海水

你掌控着全世界的盐


无论你在哪里流浪

都能体味到故土的咸涩



生活


天这么冷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

还要出门


无意间

我抬头看到一只鸟

它土色瘦小

用力在风中拍翅膀


它每拍一下

我就觉着脖子里

钻进

一股冰凉的风


哦  小鸟


你另有别事

我无所事事


可是生活

让你我一样压力重重



石头


每一块石头在山里

都有它的位置


它们之间没有话题

它们沉默


它们不屑暴雨的激辩

也不附庸轻佻的小风


它们有自己的黑暗

也有自己的明亮


它们无心

不会被一朵桃花搬动



没有被写出的


我确实知道:在云隙间

或者亡草之下


还有很多没有被写出的


譬如未来得及落下的雨

倒春寒中早夭的花


它们错过了流淌

它们错过了盛放


就像我们也曾经错过的

再无办法偿还的爱——


一层层黄沙,一辈辈的人

他们深埋泥土而浩若繁星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