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王峰诗组赏析

2021-07-28 23:19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王峰
摘要: 满溢 黄昏,飞机在一座小城上空 压坡度转弯 让我看到一条环绕着它的河 几乎是一条河的全貌 蜿蜒有力 像看到了一条爬过矮墙的蛇 我不知道这条河 为什么有宽有窄 为什么曲折无尽 更不知道它为什么名字叫河 但是 当月亮升起来 当笛声吹过去 当层层叠叠的房舍静

满溢

 

黄昏,飞机在一座小城上空

压坡度转弯

让我看到一条环绕着它的河

几乎是一条河的全貌

蜿蜒有力

像看到了一条爬过矮墙的蛇

我不知道这条河

为什么有宽有窄

为什么曲折无尽

更不知道它为什么名字叫河

但是

当月亮升起来

当笛声吹过去

当层层叠叠的房舍静若窟穴

有这些风物的存依

河水对生命呈现出的幸福感

是多么的满溢

 

乡下

 

很明显,飞机到了高空

爬升也很吃力

像一头挺着脖子的耕牛

有艳阳,有宽阔

有自己日日重建的广场

但它不像城市的中心

没有红眼睛的鹰

没有白肚皮的鱼

没有山火或者大海的荒弃

这些黎明和傍晚都有

它们是乡下

“乡下”成就了天空

是乡下人建造了城市

乡下,有一筐一筐的好词

 

钥匙圈

 

钥匙圈   生活里常用的

小工具

 

方便   但很容易失去

一整串家门的钥匙

 

天空  疏云环泻

开启 天空的一串银钥匙

 

水库  夕阳漫撒

打开  山门的一串金钥匙

 

故乡 圆圆的一堆黄土

围挂几条寂静的小路

是你我人生的钥匙圈

 

光阴开  即开

光阴闭  即闭

 

燃烧的磁铁

 

风暴,善于攻心

随便在江头一坐

树欲静

而风不止

 

人过中年

我也经常会把自己坐进黑夜

繁星的岩洞

看每一块磁铁都在燃烧

 

呵,那茫然,灰烬,无觅处

多像我内心的风暴

 

失语的浮冰

 

飞机即将飞越济南

一阵颠簸袭来

 

俯瞰 查询

原来是黄河在搬运

 

把壶口瀑布的喧嚣

正以浮冰的形式

 

送往广阔的大海

就像人世间的你和我

 

哭喊着闯进生活

终会又被哭喊着搬运 离开

 

静若一块块失语的浮冰

 

无名之辈

 

一只早春的鸟。透过

机场防鸟网巨硕的宽瞳

被我远远地看见

 

它细细的小腿悬垂,似乎

彻底放弃了

它细细的脖颈

 

它没有完成最后一次飞翔

但是它完成了

生命中最后一次穿越

 

它是一个勇敢的孩子

或者一位年轻的妈妈

它是抓痛我心尖的

无名之辈

 

没有任何一朵云欲求名满天下

 

无数个平常的日子,于天空

我飞来飞去

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云

有白色的云

也有黑色的云

它们有的像一片袈裟

 

有的像一座空城

有的飘着飘着就没了

有的倾尽一场豪雨后

悄然自动褪尽

它们也都和我一样

 

上不挨天

下不接地

每一天都匆匆了断生灭

没有任何一朵云

久居天空,而欲求名满天下

 

但我却是

不停在虚无和现实之间轮转

一会儿飘飘欲仙

一会儿又被充满

 

日落就是你人间的事情

 

我坐在天空看“向晚”

很宏大,很寂寥

没有远山

没有近海

没有微风拂过沙滩

 

小鬼一样的几朵云

阴着酱色的脸

一看就是六亲不认

或者万念俱灰

仿佛日落就是你人间的事情

 

只有“坐井观天”的蛙

独独

看到了大事物的归临

 

立在人间

振臂高呼

 

像是在欢迎

也像是嘲讽

 

起野蜂悬停于一朵嗡嗡的小花

 

多好的五月啊

夕阳稳定

生长稳定

鸟鸣倦怠

 

很容易就按住我一颗

坐在树下的心

 

再没有那

看不尽的繁乱了

 

野蜂悬停于路边

一朵嗡嗡小花

 

大海依然毫无新意

 

眼前一片海奔赴而来

森若蝮蛇赶潮

 

扭动它们滑腻的腹鳞

摔打

回头

像分行而节制的诗歌

 

它就是一片中年的海

宏大

浩渺

你虽用尽了各种比喻

 

它依然毫无新意

 

我喜欢它腌渍的平淡

胜过一代盐主的本身


王峰诗组赏析

王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航空北京分公司总经理。现为波音客机资深机长。出版诗集《三万英尺》《睡在溪边的鱼》《天际线》。诗作发表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特区文学》《钟山》《芳草》《扬子江》《福建文学》《中国汉诗》《诗歌月刊》《中华辞赋》《海燕》《光明日报》《解放军报》《华西都市报》《作家报》《齐鲁晚报》等刊物以及各大文学网站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