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分享到:

燕宁的诗

2021-08-15 23:32 来源:华文作家网 作者:刘燕宁
摘要: 等你来时 等你来时 我听到 空气流动的响音 花无声地绽放 瓣大朵大朵地缓缓打开 等你来时 心正漫步在 古木参天的海边 辽远的密林深处 有青鸟的鸣声 你来了 伴着阳光金色的芒 照出幽深的小径 两边长着不知名的奇异花草 四季都在飘香的花园 那里叶语虫鸣 彩虹栖

等你来时

 

等你来时

我听到

空气流动的响音

花无声地绽放

瓣大朵大朵地缓缓打开

 

等你来时

心正漫步在

古木参天的海边

辽远的密林深处

有青鸟的鸣声

 

你来了

伴着阳光金色的芒

照出幽深的小径

两边长着不知名的奇异花草

四季都在飘香的花园

那里叶语虫鸣

彩虹栖息

 

这蒙尘的世间

 

在这蒙尘的世间

成为一个越来越纯净的人并不简单 

去做这样一个人

“不是因为这很简单

而是因为这很困难”

即使善良正直的人

在这蒙尘的世间

谁又敢说ta从来不给纯净或多或少地蒙尘?!

然而选择在这蒙尘的世间

心灵变得越来越纯净

甚至比婴孩还纯净

是可以努力达到的目标

成年生命的每一天

向纯净迈开一小步

在某个时刻

会突然发现

成为心灵越来越纯净的人并不太难

我们会越来越喜欢那个更加纯净的自己

 

我在鲁冰花暮秋的枯竭中寻找初春的繁盛

 

暮秋的南极边缘小镇,

鲁冰花谢了,徒留一片枯竭的花田

我在鲁冰花暮秋的枯竭中寻找初春的繁盛

 

用一个乐观者的心绪

极力去想象它们盛开时的繁华:

七色彩虹的花

一望无际,开在蓝绿闪烁的湖畔

微风吹过,花丛中起舞着蝴蝶蜜蜂

 

如果你愿意去了解

一定会知道鲁冰花貌似枯竭的体内蕴藏了许多生机

只待春风吹起

定会再次开出七彩的鲁冰花

 

恰似那些被疫情阻隔的亲朋好友

因为分离而沧桑的心里,

汩汩流淌着对重逢的希冀

面颊上挂着因为思念而缓缓下落的泪滴和无数次梦境中的相逢

 

我在鲁冰花暮秋的枯竭中寻找初春的繁盛

画就水墨的蜘蛛

 

细观你

在安静的夜里。

 

一步一步,

用你的婉约与修长。

 

室内飘过乳白的玫瑰花香,

飘渺 缭绕于八角蜘蛛与我之间。

 

你知或许不知我的凝目,

你的轻盈足迹为我画出淡雅水墨。

 

睡着了的房屋

 

见到你时是夜里的10点,

你睡眼朦胧着

渐渐地 灯光熄灭

你也沉沉入睡……

 

深夜的晚上房屋睡着了,

可ta不曾知道

一位牵着狗的夜行者曾经过

在漆黑里听着秋虫呢哝,

默默膜拜着夜色中房屋熟睡的安详…

 

深夜的晚上睡着的还有街道,

睡觉的街道,

ta可曾知道,

曾有许多的浪漫在街道伫立?

 

深夜的晚上睡觉的还有ta

ta睡觉了的时候灯火阑珊,

ta可曾知道,

幽暗美丽的萤火曾飞过,

在ta床前踯躅,

说ta的心灵独特可爱?

说ta的歌声悠扬动听?

说世上只有才华扛得住岁月?

 

睡觉了的房屋和睡着了的我们

不知曾错过许多?

这许多的幽暗美丽的萤火般的神奇?

 

不顺应季节开花的树

 

(一)

山下的树开花了,

繁盛堆砌出

花山花海的粉色白色。

 

山上的树只刚刚含苞,

遥望山下的灿烂,

禁不住左右思忖,

为什么自己不是顺应季节开花的树?

(二)

假如将生命比喻为一条河流,

河的源头水流湍急,

生命的阀门打开,

众生都急急赶路,

生怕被他人落后,

定要在某时某刻抵达某地某目标;

走着走着却发现,

在某时某刻到达某目的地某目标时,

却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情景

……

 

生命只有一次,

为何要遵循世俗为大众设立的藩篱?

生命的长短不齐 ,

精力的旺盛与否不同。

征途上遵循自己的节奏,

听从内心的向往 ,不随波逐流,

是不是会轻松愉悦有效率一些?

 

燕宁的诗

 

刘燕宁
诗人
中英文电影制片人
在奥克兰开一家会计师事务所
国内外报刊发表过多部文学作品
著有作家出版社出的诗集《燕宁的诗》

编辑:华文作家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