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作家网_作家报移动版

首页 > 青年方阵 >

父亲


父亲

 祝永会

父亲九岁时,我爷爷就去世了,是奶奶支撑着把父亲拉扯大的。

父亲一天学没能上,十二三岁就走街串巷,把奶奶通宵达旦织的布在集市出售,换些生活必须品,养家糊口。

为了生计,父亲十六岁时,和我姑夫去南山拉牲口。回来时,2个人赶了三头牲口;一匹马,两头牛。过黑河时,两头牛较顺当的过去了 ,那匹马却死活不肯下水。后来,姑父和 父亲一个 前边拉,一个后边赶,马总算下了水,就要上岸了,不知怎的,那匹马却挣脱了缰绳,跑了。父亲让姑父看住牛,自己就去追马 。

这样,马在前边跑,人在后边追,马跑多快,人就得跑多快。傍晚时分,马跑进一个村子,在村人的拦截下,拉住了马。当时马跑的全身是汗,身上的鬃毛都粘在一起。父亲跑的多累,可想而知。这次回来,父亲病到了,大口大口的吐血,一个多月病情不见好转,人连炕都不能下。后来多亏一位姓乔的大夫,把父亲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

解放后,农业生产队上,父亲田里田外干活都是一把好手,梨地扬场样样难不倒他,再加上他勤快,干活买力,别人一天难以做完的活,他不半天就能完成。这样父亲被选为生产队长,很快,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父亲显得更操劳了,村子里无论那家遇上大事小事,都能看见他忙碌的身影。

如今,父亲84岁了,身体大不如前了,头发白了,背驮了,耳朵也不好使了,不大声地喊,他是听不见的。父亲依就保持早起的习惯,每天,天不亮就到地里溜一圈,回来时告诉你那片地有了草,那片地该浇水了……碰上雨天,出不了门,他就把屋子从前扫到后。

今年四月的一天,快吃饭了,还不见父亲回来,我正要去找,有两个小学生急急忙忙跑出来说父亲晕倒在楼板厂的小路上。我吓了一跳,跑去一看,父亲怀里抱着一把草倒在地上。我连忙把父亲送到医院。事后,医生说幸亏及时,再迟半个钟头,人就没救了。

父亲出院后,亲戚,朋友,村人都来看望,劝说父亲不要去地里了,在家享享清福。可父亲就是闲不住,这不,刚搬回家的玉米他又动手拴了起来。



我的学生

 

  近来,想写我的学生的念头愈来愈强烈。这个念头的出现并不突兀。学生们灿烂的笑容,天真的声音,矫健的身影不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且愈来愈清晰。想想自己这段时间消沉的情绪,何不写写他们,充实自己空虚的生活。

 

陈蚁宅

    “蚁宅。”“到。”站起来的是一位略显廋弱的女孩。头发扎成束垂于后背,额前的刘海快要遮住眼睛。她用手把头发往两边捋一捋,羞涩的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注意到她的眼睛清澈明亮。“蚁宅,这个名字有意思,你一定是个有爱心的女孩。”我笑着说。同学们也笑了。轻松愉悦的气氛里,我认识了我的学生蚁宅。

 

    几天的上课,批阅作业,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孩让我刮目相看。课堂上她总是端正笔直的坐着,不曾见有丝毫的小动作。时而皱眉沉思,时而会心微笑……每天的作业她都写的认认真真,工工整整。她的字娟秀有力,比起我们一些老师的字毫不逊色。开学初的班干部民主选评,她被选为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兼数学科代表。这样,我和她接触的机会更多了。

 

    接下来的学区抽考,期中考试,期末考试,蚁宅的成绩在班上都是第一。我在班上也经常表扬她。尤其让我忘不了的是那次的家长会。

 

    为了六年级同学在毕业升学考试中取得好成绩,让家长配合老师抓紧孩子的学习,学校决定召开六年级家长会。这次家长会学校比较重视,校领导要亲自参加。我安排了两个学生代表发言。会前,我把蚁宅和班里另一个同学叫到办公室。给她们布置了发言任务。第二天清早,我刚一进校门,就看到蚁宅在我的办公室门前。我走过去,“老师,您好。这是我昨晚写的发言稿,想让您修改一下。”我打开办公室门,和她一起来走进办公室,接过她递过来的稿子。稿子拿到手里,我震惊了∶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孩子发言稿写了整整三页,而且写的整整齐齐。发言稿我很仔细地看完了。再一次被震惊了∶整篇文章没有空话,大话,都是围绕自己的亲身经历,亲自体验写的,很有说服力,感染力。“这会是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写的吗?”我不禁在心里问。不出所料,家长会上,蚁宅的发言让参会的老师投来赞许的目光;让参会的家长露出羡慕惊叹的神情;让同学报以热烈的掌声。

 

    不知不觉,一学年就要结束了。一天,蚁宅来到我的办公室。让我给她的毕业纪念册写赠言。写什么呢?我想了想。拿起笔,写了四句话∶汤汤渭水侧畔过,朗朗书声响校园。同学蚁宅多勤奋,北大清华任尔行。

(责任编辑:华文作家网)